逆光时刻

【奏薰】 にげるばしょ


※含返礼2捏他

※他俩之间奇妙的气氛我写不来

※胡说八道我流OOC




羽风薰打开门。这是他高中毕业半年以来第一次见到深海奏汰,全身湿透,包括眼神。如果今晚没有这一突然到访,他也许会猜测他这位友人是不是真的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消失在了挚爱的大海里。

暴雨天跑出家里淋成落汤鸡的样子敲开自己家门,这仿佛是少女漫画里的套路展开,如果对方不是自己认识几年的高中同学的话。深秋季节少有的暴雨带来的寒意通过大敞的门袭向房间的主人,羽风薰打了个寒颤把同样状况不太乐观的深海奏汰拉进屋迅速关上门。

他扔给深海奏汰一条毛巾,抱着手审视对方慢腾腾的动作片刻,走上前帮他擦干湿乎乎的头发。

“虽然我说你随时可以逃到我这里,但这种自杀行为可是禁止的哦?”

“出门的时候还没有下雨……”

“记得看天气预报……就算这么说了奏汰君也不会记得的吧,算了。”羽风薰加重手上的力度,惹得深海奏汰不满。

“薰,力气太大,脑袋都乱七八糟了——”

“好了暂且忍着吧,”羽风薰对深海奏汰头发的蹂躏告一段落,催促他起身,“去洗个澡免得感冒,热水也要忍着。”

他看到深海奏汰的不满更加露骨,无奈凑上去轻轻拉扯他的双颊逼他笑一笑:“淋雨以后再洗冷水澡要是感冒就不能噗咔噗咔了哦?”

简单的劝说对于嗜水如命的青年来说却称得上威胁,深海奏汰乖乖听从走进浴室,关上门的瞬间再次留给羽风薰一个安静的空间。

他收拾掉地板上的水渍,随便准备了一点夜宵,然后打开电视制造出声音。他租的公寓隔音很好,窗外似乎还在噼里啪啦可惜几乎听不到,电视里晚间新闻主持人无起伏的声调有些催人入睡,快要进入贤者状态时深海奏汰没精打采地走了出来。

果然还是这么讨厌热水。羽风薰打量着对方的表情把笑忍住,招呼他坐到身边。

“要不要吃点东西?晚饭正好剩了点。”

“让薰费心了,谢谢。”

“只是剩饭而已啦。”

深海奏汰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眯起的双眼是高中时候熟悉的样子。羽风薰还在悄悄感慨,头上就传来更加熟悉的触感。

这次深海奏汰没有说“好孩子好孩子”,而是把脸凑近羽风薰的,从浴室带出的水汽扑面而来让他一时恍惚,他们在这时交换了彼此口中的空气。

羽风薰眨巴一下眼,等深海奏汰说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

“薰的脸红红的,”深海奏汰一本正经解释,“需要急救。”

深海式嘴对嘴急救法。羽风薰毕业前听过几次,但从未跟本人实践过。

“奏汰君,前因后果搞反了吧……”他偏偏头,脸上温度不降反升,顾不上思考两个男人之间这样的行为是不是普通。

深海奏汰像什么得逞的样子心情愉快地吃起金枪鱼寿司,不理会在一旁独自平复心情的受害人。

羽风薰对待人接物得心应手,但唯独应付不了这个人的各式突如其来,半年时间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自认为练就一副铁壁,到头来还是一不经意就被突破防线。深海奏汰总是能做到。

而这样的“奇人”今天出现在他眼前时的样子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在意却不能问,也没必要问。

“薰是不是又在想这想那了,”深海奏汰已经解决了羽风薰准备的夜宵,随意换着电视频道,“一直以来的‘坏毛病’呢。”

“抱歉。”他下意识道歉,然后申辩,“可是我在改哦,是说奏汰君不会真的会读心术吧,也太魔幻了。”

“呼呼,是不是呢。”

“奏汰君也是,一直以来的‘坏毛病’哦。”

“没什么不好嘛。”

“也是啊。”

没头没脑的对话把羽风薰从沉思中捞出来,他想这是深海奏汰一贯的做法,不去深究,人在眼前才是最重要的。

“薰很努力,我在电视和杂志上看过你和零哦。”频道最终定在一档综艺节目,出演的嘉宾是他们两人都熟知的梦之咲的毕业生。

“谢啦。说实在的演艺圈实在不好混,我受了朔间桑很多帮助呢,”羽风薰跟着看屏幕上活跃的同班同学的身影,“不过总算是没出什么大问题地走到现在了。”

“因为薰和零是‘组合’嘛,还有快要毕业的那两个孩子。”深海奏汰似乎打开了叙旧的话茬,歪头问道,“飒马怎么样了?”

羽风薰露出没想到或是果然如此的神情:“看来你真的没回去过啊……不用担心,虽然很辛苦,那孩子可是干劲满满地努力着呢。”

“是呢……什么时候去看看飒马吧,还有鱼先生们。”深海奏汰慢悠悠计划着,“千秋和流星队的孩子们也都在加油,想去看看他们。”

“嗯嗯,想去就去吧。”羽风薰附和。

他们相视一笑,就像从前很多次做的那样。眼前这位意外来客说不定在他离开的空档就要失踪,他也从未知晓对方对未来的计划如何,但他有百分之一万的把握一定能再见到,或许深海奏汰会像现在一样“逃”到自己这里,跟他并肩而坐,再次说起彼此的后辈和旧友。

大概羽风薰和深海奏汰两个个体太过相似了,导致他有这样过分膨胀的自信心。

“今晚住下来吗?我去收拾一下客房。”

“……麻烦你了。”深海奏汰也许意识到给房间主人添了不少麻烦,犹豫了一下才回答。

就连这一点两个人也过于相像。

“奏汰君。”他听到自己说。

“这里一直欢迎你,无论什么时候。”半年前后台告别的话语他特意再次强调,“还记得我以前说的吗?”

深海奏汰的身体肉眼可见动摇了一下:“当然,不会忘掉的。不过薰也真的不需要勉强哦。”

羽风薰笑了一下,然后凑上去,这一次由他主动完成了他们今天第二次接吻。不是什么急救方法,也不是两个男人普通情况下会做的事。

“刚才的我就当成约定,约好了哦。虽然我们谁都抓不住你的行踪……但实在受不了想要消失的想法冒出来之前,先逃到我这里来吧。”

“……薰很狡猾呢。”深海奏汰的神色终于恢复到羽风薰想要看到的样子,平静得像大海最深处,只有毅力足够的游鱼才能激起水波。

“彼此彼此啦。”

综艺节目高昂的谈话不知什么时候消失,羽风薰罕见地听到了屋外咆哮而传进耳中变成低吟的雨声,深海奏汰似乎同样,开始小声抱怨如果雨再小一点就可以出门沉浸在水的世界里。他不紧不慢制止了对方的想法,理由是不管雨大还是小淋雨都是引发感冒的高危行为。

这可能是羽风薰感觉最放松的时刻,毕竟不论明天会怎样,他现在都有充足的时间,可以跟深海奏汰聊一些有意义的或没意义的话题,或者赶着眼皮已经开始打架的人去卧室好好睡一觉。

 

 

 

END

 

 

 


 
评论(2)
热度(38)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