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DRRR][正帝]13卷剧透后妄想

一时鸡血的产物,一个正臣视角一个帝人视角,不用联系在一起看。


       正臣视角 13卷情节捏造


       ※剧透严重

       ※捏造严重

       ※对话是个人臆想

       ※给苦逼值爆表的纪田正臣


       大腿上的疼痛还在叫嚣。

       在住院的日子里正臣经常盯着自己伤口上的绷带入神,还被沙树取笑说“正臣难道是住院体质还爱上自己的伤口了吗”,他不置可否。

       帝人就在他隔壁,意识还没有恢复,不过在没有生命危险的前提下他还是庆幸目前的情况。杏里几乎每天都会来看望他们,沙树更是直接住在医院,而且两位女孩子似乎在他未察觉的时候关系变得相当的好。

       不担心伤势,两年来他大小伤经历了不少,所以他以乐观的心态静静地等待着康复。只是他需要时间整理自己的想法和隔壁昏迷不醒的人的,这让他感觉像陷入一团乱麻。

       那晚东急前街道上少年的样子烙印在他的记忆中,无论如何挥之不去。

       虽然后来的自杀行为被无头骑士以“犯下的错误就活着来承担”的理由制止,但两个人另一方面的鸿沟却是完全没有解决。

       ——真羡慕啊,正臣一往无前的样子。

       ——我一直一直都,憧憬着这样的正臣。

       ——但是,为了战胜正臣,我就必须要证明正臣是错的才可以哦。

       冰冷。帝人的话语就像挣扎在崩溃边缘,马上就要把自己否决掉一般。

       真是笨蛋啊,我。

       怎么会没发现帝人这样的想法呢?

       可是,帝人也不知道吧。我也是憧憬着他的日常,同时也痛恨着自己无法摆脱过去的弱小的啊。

       决定了。等帝人醒过来一定要好好谈一谈。

       绝对不会再逃了。



       错位


       ※剧透严重

       ※捏造严重

       ※思维混乱

       ※大概是友情向

       ※我才不信来良组这么容易HE

       ※沙树是个好孩子啊


       龙之峰帝人醒来了。

       在昏迷了几乎一个月之后,醒来了。

       按理说被刀砍伤的人,经抢救挽回一条命后,不久就会随着伤口的愈合而苏醒,但帝人不是。

       听杏里说虽然苏醒的时间比预计晚了一些,但似乎因为是努力与罪歌对抗所以向着更好的情况发展了。

       对了,关于罪歌。帝人以前或多或少地了解过一些,而罪歌与杏里的关系他也隐约察觉到了。

       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这一点对方也一样。

       罪歌是不能在内心没有迷惘和畏惧的人体内繁殖的,少女一如往常的平静语调中带着点喜悦。她说,龙之峰君,真的很坚强呢。

       帝人笑了一下。

       怎么可能呢。我可是怕得不行,也迷茫得不行呢。

       要不然怎么会无法面对誓言要拯救自己的挚友呢。

 

       帝人醒来的那一天,看到病床边两张熟悉的面孔。

       正臣和杏里,两个人带着微笑,向自己大声说出“欢迎回来”。

       少年的心发生了动摇。

       因为他还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即将重返的日常。

 

       ——呐,正臣。我们可以先不要见面吗?

       少年淡淡地说。

       自己还真是狡猾呢,不是跟之前说了一样的话吗。

 

       对方惊愕了一下,然后迅速很理解的样子地同意了。

       ——可以哟。等你冷静下来再说吧,不过这回不会让你跑掉了啊。

 

       正臣真的成长了很多呢。而我好像只是在原地踏步的说?

       唔,似乎稍微理解当初正臣离开的原因了。

       呐。

       毁掉一切的我还能找回过去吗?

 

       *

 

       错位了。

       错位了错位了错位了。

       帝人脑中出现的是这样不断重复的话语。

       他开始回想一个月前与正臣对峙的那个晚上,虽然这种硬是把想掩藏的回忆拽到台前的行为让他有点痛苦。

       其实那晚上他记不清了,只记得挚友一瘸一拐地出现在自己面前,然后谈话,说了什么他也没办法百分之百复述。他终于告诉正臣,他羡慕他,一直都羡慕着他。行动力也是,勇气也是毫无顾虑的善良也是,总之正臣是他从小到大憧憬的对象这是没有错的。

       憧憬之后就想战胜。于是他开了三枪,前两枪毁了他一手建立的DOLLARS,第三枪打入了自己挚友的大腿里。

       想证明对方是错的。证明对方想挽救自己的决定是错的。

       而找回头的赛尔提阻止了自己的行动。

 

       ——如果真的觉得是自己的错,就活着来赎罪吧。

 

       赛尔提小姐说的没错呢,自己这段时间的做法可以说是大错特错吧?

       但是,不可否认的,这些全都是出自帝人的本心。

       创造正臣和园原同学的归处。

       清理DOLLARS。

       成为蓝色平方的首领。

       与青叶君相互利用。

       排除黄巾贼。

       到最后,把这一切都毁掉。

       可是,就连对正臣的憧憬也是错的吗?

 

       帝人意识到,自己自杀的念头虽然被遏止了,但有部分心里并不认同这一事实。

       他想,这件事还需要他跟正臣当面解决才行。

       错位的轨道,要尽快扳回原位啊。

 

       *

 

       病房的门被敲开了。

       来人有点出乎帝人的意料。

       是位女孩子。

       不是杏里。是杏里的话在这个房间里还蛮常出现,在她自己看来也许是想填补一下正臣不在的空白吧。

       “那个,是三岛桑……吧?”帝人不确定地询问道。

       三岛沙树。帝人之前通过自己的情报网得知的,正臣的恋人。

       “是哦,龙之峰同学。”沙树掩上门走到了床边,“这算不算是第一次见面呢……虽然之前你还昏迷的时候我有来看望过你,嘛就算是第一次吧。”

       接着她露出微笑。是那种,看起来有点僵硬的,像人偶一般的微笑。

       “初次见面,我是三岛沙树,请多指教。”

       “嗯……你好,我是龙之峰帝人,请多指教了。”

       “我知道哟,龙之峰君你。”

       “诶?”

       “想想也是嘛,因为正臣经常说起你啊。”

       “是吗……”

       “当然还有小杏里了,不过因为我之前有跟她谈过所以现在完全把她当成自己人了。”

       哪里不对。

       “三岛桑的意思是说……还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吗?”

       “不不不,请不要擅自理解啦,我没有那个意思哦。听正臣说龙之峰君终于醒来了,就想着什么时候来拜访一下的。”

       “啊,谢谢,麻烦你费心了。”

       “没有哦。因为是正臣的朋友,我也会当成朋友来真心对待。”

       “嗯,那个,谢谢……”

       “正臣在你眼中是怎样的存在呢?”

       “……?”

       “不用担心啦,我是想确认一下而已。这个问题我也问过小杏里哦。”

       “这样啊……”

       一连串的对话下来帝人有点被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吓到,不过为了理智地分析他还是让自己镇定下来。

       然后,他说出自己在心里已经重复过多次的结论。

       “我憧憬着正臣。”

       “……”沙树立在一边,等待着帝人的下文。

       “我从小开始就憧憬着正臣超棒的行动力,怎么说呢……就是那种,碰壁也不会放弃,而是帅       气地把墙壁砸穿然后毫无畏惧地继续前行的行动力吧。

       “所以……对不起,我其实想战胜他。因为想着,‘如果能战胜正臣,就能克服自己的弱小了吧’这样子。

       “那天晚上,我也说了‘为了战胜正臣,所以要证明正臣是错的’的话。

       “大概就是这样吧。”

       帝人抬起头看向沙树。

       “……哎呀,真是。”

       沙树无奈地歪了一下头。

       “原来龙之峰同学其实是跟小杏里一种类型的角色吗?”

       “是……这样吗?”

       “嗯,我是这么觉得哟,因为太单纯了嘛。还是说,真是因为太单纯所以才可怕呢。”

       “嗯……抱歉。”

       “我很喜欢你哦,龙之峰君。不过不是那种喜欢哦——我的爱是只给正臣一个人的——,但是,换句话说吧,我很欣赏你呢。”

       “谢谢你,三岛桑。”

       “怪不得正臣总是说起你和小杏里啊,你们两个真的是不得了的类型。”

       沙树好像心里深有感慨,把刚说过的结论又发表了一次。

       “而且正臣他真的很重视龙之峰君呢,我都要嫉妒了。”

       “怎么会呢,三岛桑。”帝人艰难地扯出一个笑脸。

       “哎呀我说的是事实啦,”沙树笑了一笑作为回应,“但是啊——”

 

       咔嚓。

 

       帝人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向不自然方向扭曲的手指。痛楚瞬间传来,他觉得冷汗快要流下来了。

       “龙之峰君用手枪射击正臣的时候是明确地怀有恶意的吧?这一点我可是怀恨在心哦。”

       “……没错,是这样。真是对不起。”

       只是一味地道歉。

       “正臣他啊,就算受伤那么严重,也完全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是真心实意地想要拉你回来啊。我知道的,那孩子狠不下心来的,即使龙之峰君对他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他也不忍心以牙还牙的。但是我忍心哦。

       “不过龙之峰君也是个好人,所以我会马上叫医生来的,告诉他‘想下床时不小心摔伤了’应该没问题吧?

       “只是骨折的话,休养一下就能痊愈了,也不会留下后遗症,只不多要稍微延长一下你的住院时间了。

       “而且……说带有恶意是有点牵强了,毕竟龙之峰君当时大概也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吧。那就当做是我的私心吧,但是我可不会道歉哦。

       “那么,我们的账就一笔勾销吧。虽然好像只是我单方面认为你欠我的呢。”

       帝人沉默着。从沙树扭断自己的手指起一直沉默着。

       “对不起,是我自说自话了。不过因为刚才的话闷在心里太久不小心全部说出来了,本来想一点一点告诉你的。”

       “没关系。这不是三岛桑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我的错。”帝人开口。

       没有一丝波澜的,平静的声音。

       “……龙之峰君这么说,我反而会觉得愧疚了呢。”

       “其实啊,我也在想,能有人给我一次狠狠的处罚就好了呢。”

       “接受处罚就能够不再愧疚,龙之峰君是这么认为的吗?”

       “不是哦。”帝人平静地回答。

 

       “因为为我对正臣做过的事接受处罚的话,我就可以把包括我在内的一切都毁掉了。”

 

       “你说什么?”

       “不,并不是三岛桑想象的那个意思啦。我是想说,这样我就可以找回过去了也说不定。”

       骨折带来的疼痛并不好受,但帝人强撑着笑了。

       “……过去是这样找回的吗?”

       “我不知道,”帝人的表情有些悲伤,“但是现在只有这个办法吧?我是很想让正臣亲自揍我一顿啦,但由三岛桑来做这件事也没差。”

       “龙之峰君,该说你异质呢……还是单纯呢,”沙树放弃一般地开口,“我败给你了。”

       “我只是很普通地厌恶着自己的弱小而已啊。”帝人向沙树抱以发自内心的明亮的笑容。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笑着。

 

       沙树直直地盯着眼前的少年。

       虽然已经感慨过很多次了,但龙之峰君真是不简单呢。

       还是说太简单了吗。

 

       “对了,三岛桑,”帝人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提出请求,“明天可以帮忙叫正臣过来这边吗?我身体还不太方便,而且骨折的地方也要先包扎一下。”

 

       *

 

       错位的轨道马上就能修复了。

       怀抱这样乐观的心情,帝人期待着明天的到来。

 

 

       END

 

       -小剧场-

       沙树:龙之峰君有点可怕呢。

       正臣:那家伙只是处在中二期啦。(并不



后记:

LOFTER是没有首行缩进选项吗orz

这方面有一点强迫症的我似乎……orzzzzzz

说正题吧。

当初本人信誓旦旦地下决心“这次一定不看剧透!”

结果忍耐了半个月还是全部看了。

静雄和临也那边争议比较大,我保持沉默好了(喜欢瓦罗娜的我

倒是来良组的发展……帝人竟然朝正臣开枪妈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

就这样最后还能HE(。

只看了剧透有点想象不能。

还有啊,

沙树啊,

那么喜欢正臣的女孩子,

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笑

我也希望帝人能有个好结局赶快醒过来,但是一点惩罚还是需要的吧?

三个月之后又是SH了呢。

最后祭奠苦逼了13卷的纪田正臣君。

 
评论(19)
热度(38)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