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奏薰】 DEEP DIVING

※国服pvp故事Till the Dawn衍生

※没头没尾没剧情

※不会说话

 


羽风薰希望海洋生物部的四壁隔音效果好一点,至少不要因为自己刚刚一声惨叫让路过的人以为这里是命案现场。

至少,室内的阴暗气氛是符合的。

他捂住嘴偏开头,虽然他其实更想捂住眼睛。

“奏汰君,这个可以拿开了吗?”

“为什么?薰,不喜欢吗……”

“也不能说不喜欢……视觉上冲击感比较厉害。”薰打哈哈,“是说以前有这么小的鱼缸吗,养深海鱼的。”

“呼呼……是薰太久没参加「部活」,这种便携式的已经用很久了,我的班级教室里……也放了一个……♪”

“啊哈哈,是吗,我并不想知道多余的情报……还有啊,把鮟鱇放回放回原处我们再说好吗。”

“也对,向薰问好之后该吃饭了~”

压迫感随着深海奏汰端着的鱼缸离自己远去而成正比减弱,薰余光瞄了一眼门的方向,思考趁机溜走的可能性。

回想起转校生向自己微笑招手的画面,他认命地找个地方坐下。

——算了,改天再约转校生喝茶吧,还可以夸耀自己的确好好参加过社团活动。

薰撑起手。奏汰真的开始喂鱼,喂完刚才那只长相不敢恭维的鮟鱇之后又接着去照顾他其他“大海的同伴”,把自己晾到一边,看起来也没有需要他这个幽灵部员做的事。

“喂,奏汰君,我可以走吗?”他依旧不死心。

“不可以哦,「部活」的时间还没有结束。”奏汰在跟鱼类对话的空档朝他这里看了一眼,然后果断拒绝。

为什么突然强硬起来了,不要跟你的队长学啊,奏汰君!薰嘴角抽了一下:“那我能做什么?最好是轻松一点的,我怕麻烦。”

“那,就拜托薰也来喂食吧,跟「大海的同伴」交流是很重要的内容……♪如果不喜欢还请就在一边好好看着没关系,观摩也是活动的一部分。”

该说自己的部长认真还是随意呢,薰不好判断,不过个性如他还是倾向比较省力气的选项:“这样的话我看着就好了吧,辛苦了~”

“噗咔噗咔……♪”

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上椅背,掏出手机寻找可以今天约出来的联系人——强制部活是会占用他不少时间,但计划一次简短的约会还是可行的,而且短暂的相处还可以保持神秘感,时而有必要采取这样的策略。

奏汰在离他几步远处对着鱼缸在说些什么,或许是太远又或许那根本不是人类的语言,总之声波传到薰这里已经化为缓缓的低喃,配合水流和供氧器的震动,合成有着催人入睡效果的背景音,这对平日睡眠不足的他来说就像海魔刻意的蛊惑。

此时此景仿佛回到一年前,他们这个奇奇怪怪的社团还是同好会的时候。

薰抬眼,部长正眯眼望着一坨肉——好吧,学名叫什么鳝,他不认为那是他认知中鱼类该有的形态——甚至心情很好地哼起了歌。因为很久没在部室里呆超过30分钟,他觉得这样的场景也有些罕见。

就算经历过巨大的变动心态也有了巨大反转,深海奏汰对海和海里的生物的专注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始终如一,对此对男孩子的事情不感一毛兴趣的薰也无法忽视。

短暂的相处可以保持神秘感。

正在给中意的女孩子敲邮件的手突然停下,他叹了一口气,在想什么啊。

“薰。”

熟悉的三音节呼唤适时传来,薰一抬头就看到奏汰凑近盯着他。

如果不是这张脸长得还算可爱,这真的很像什么惊悚片的展开。

“怎么了?”他故作平静收起手机。

“薰,”奏汰又叫了他一次,“想在海底飞行吗。”

两人之间的空气凝固了几秒,这是薰用来组织语言的时间,但很可惜他失败了。奏汰抛给他的电波问题不少,这次的却一点常识的边都摸不到。

“奏汰君,”他想总之还是先问问看,“我为什么要在海底飞?”

“因为,鱼们在海底……飞的时候,很开心,噗咔噗咔的……想让薰也能开心……♪”

“嗯?可是我没有不开心?不如说如果你现在放我走的话我会很开心哦。”

“……只有这个不可以。”

“是,是,我知道了。”薰比个手势让他安心,“会好好陪你到部活时间结束啦。”

“谢谢。薰是好孩子~”

“奏汰君手好冰。”他稍微错开头挡了一下,“话说回来,要怎么才能在海底飞啊,就算是奏汰君也做不到吧~”

“可以哦。虽然不会游泳,但我可以在海里「漂」……薰也可以的♪海底很美,从「上面」俯视的话,有很多大海的同伴……”

奏汰摆动身体,好像真的在畅游海底的样子。

薰有时候觉得奏汰真的是来自深海彼端另一个世界的友人。也许是海洋生物部昏暗的光线太具有迷惑性了,导致他神志有些不清。

他喜欢冲浪喜欢大海,但他不清楚海底是什么样子,仅有的印象只存在于电视节目或者陪女孩子看的电影当中。奏汰比他清楚得多,他甚至相信他真的可以自由出入深海。

他提出了一个刁钻的问题,想借此看到对方困惑的样子:“但是啊,你说鱼在海底‘飞’很开心,但一般情况下是在捕食或者被捕食逃亡途中吧,如果是我可开心不起来。”

就是这么残酷的世界嘛。深海的法则和陆地上一样。

但深海奏汰的法则不同,也许。

“不会的。”奏汰瞪大眼慢悠悠地回应。

“「捕食」和被「捕食」,是天性……无论哪一个都是鱼们要完成的使命。”

“使命不会太沉重了吗……”更不会开心吧。

“那想象成任务,任务完成……会很有成就感吧……那种东西……♪”奏汰眼神飘到薰身后的玻璃壁后面,里面的鱼刚刚转身游走,“海底的同伴们,待在一起,噗咔噗咔……”

薰顺着对方回头看背后的鱼缸,跟某种不明深海鱼对上眼之后又默默转过头来。

“……也许奏汰君说的是对的。”他小声说。

“薰,终于知道深海的魅力了吗,好高兴♪”

眼看奏汰要抱上来他马上表示STOP:“一直想说,奏汰君会不会跟守沢君在一起太久了?”

“什么意思……?”

“哈……就是说,这个随便就跟人拥抱的习惯。”

“可是,并没有随便?我是很认真地想抱薰……”

他知道奏汰是在很耿直地向他陈述事实,他知道,但他不耿直所以有点无法直视他的部长。

“奏汰君……这话可不能对别人乱说,知道吗。”他觉得自己像给小孩子科普的家长——也许奏汰需要这样的常识提醒。

“虽然不明白,但就听薰的好了~”

奏汰收起动作在薰对面坐下,薰又猜不到他在打什么算盘——可能还是对想让自己在海底“飞行”这件事不死心,但对他来说难度实在是有点大。

“薰,”这次奏汰很快就找到了新话题,“能好好参加社团活动,我很高兴……”

“嗯嗯,那太好了。”虽然一开始其实是被逼迫的,他默默想。

“……♪”

奏汰顾自笑起来,薰一边觉得要是陪他一起笑会显得很傻一边觉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好。深海奏汰跟人说话有时候没头有时候没尾,常常话说到一半让人以为他要开始长谈的时候戛然而止,事实上薰并没有听他讲过太大段的话。而且,可以说他早已习惯了。

这个人观察别人也有些奇特。被盯着的一方,除非神经格外大条,都会感觉被这双微眯的眼睛看穿。薰一般会避免跟他直视,不过眼下不好躲开。

最重要的是,他无法在这样的视线下安然拿出手机继续他的约会计划。

内心挣扎了一瞬,他起身,惹得奏汰疑惑地歪头。

“鱼还没喂完吧?我也来帮忙。”

薰反应迅速按住部长的肩膀以免他再次扑上来:“冷静。就是,我改主意了。”

“?”

“飒马君来不了的时候我可以尽量来参加活动——我是说尽量哦,再多的不能保证了。”

“讨厌飒马……不可以哦?”

“不是的不是的,”他觉得解释起来有点麻烦,“你看,错开也是为了部室和谐什么的~”

“知道了。为了让薰和飒马成为「朋友」我会更努力……”

薰莫名一身冷汗:“普通的努力就好了,普通的。”

“知道了~薰,来这边,大海的伙伴们会很开心看到你……♪”

“希望这个伙伴能长得可爱一点……”

羽风薰的节奏总是被打乱。他跟玻璃对面生长很随意的生物大眼瞪小眼的时候这么想,一直想到奏汰放他回家之后走在路上。

证据是,他同时也在考虑从哪里选一部讲深海的纪录片之类的玩意看。

 

 

END

 

 

其实我是来推荐纪录片的

然后国服是我爸爸(比手指


 
评论(3)
热度(46)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