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段子]算是比较混乱的脑洞集?

大家可以看粗我的口味有多杂啦。

有些脑洞是想写成完整的一篇文章的,但是现在能力有限orz

如果对某些段子感兴趣的话欢迎提出也许我会更有动力一点(在说什么啦。


多数是正帝和骸纲段子,弹丸的零碎段子有,光花有,降赤有,希地有,还有三个小段子。


#DuRaRaRa!!##正帝#


接吻这种事两人偷偷尝试过,是在小孩子时候,长大后当然不会再干了。

有一天正臣提议说帝人我们来接吻吧,帝人回答说不要啦,接吻不是大人才做的事吗,正臣反驳就因为是大人做的事才要尝试啊,反正早晚要变成大人的。帝人也说不上当时的自己是什么心态,总之糊里糊涂就这么给说服了。

不过小孩子的模仿只停留在表面,正臣的嘴唇贴上来后只维持了几秒就分开了,然后两个人似乎都因为一次小小的冒险而感到兴奋。

而现在感觉却完全不同了。


#DuRaRaRa!!##正帝#

“对不起。如果你没有像这样蠢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我也不会揍你的。是不是下手有点重了,抱歉,很痛吧?”

“你还真是……那么就稍微被我绑架一下吧。”


#DuRaRaRa!!##正帝#


不求新开始但求不结束:我们还是朋友吧?那就放下那部手机(那把枪)怎么样?不过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会逼你放下的——因为我们是朋友嘛。


#DuRaRaRa!!##正帝#


帝人是单箭头关系维持不能长久的人。

如果是帝人→某人的话,也许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感到挫败,从而单方面终止与这个人的关系吧?不过是出于自卑和逃避哦?

但是反过来,是某人→帝人的场合,关系的结束就更简单了,因为帝人的视线根本不会停留在那个人身上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龙之峰帝人君在家乡可是很受女孩子欢迎的哦,虽然都是异形所以不知道该不该称之为女孩子呀。

哎呀,说多了,我是想说帝人与这些单箭头的女孩子也是完·全没有关系呢。

那么双箭头呢,会怎样?

比如巴裘拉君……

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那么这位客官,这次与您的交谈是否能让您满意呢?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很高兴了。

希望能有下一次的交谈哦?如果您能再找到我的话。

——摘自《池袋传说·九十九屋真一的会话记录》


#DuRaRaRa!!##正帝#


如果纪田君在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眼镜少女有些落寞地笑着说。

少年直视着少女。

那个……不是妄想吗。

那不是妄想吗。

他总是不忌讳说真话。


#Reborn##骸纲#


“彭格列历任首领跟雾守关系都不好,”家庭教师把目光放在对面墙的首领像上,“据说他们之间意见很不合,雾守对家族总是若即若离,这些人也成为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唯一的例外是八代目的雾之守护者。”

“他们相处融洽吗?”

“他是八代目的爱人。八代目亲手杀了他。”

“Reborn你……”

“我还没说完。那之后八代目用一年时间打点好所有事,在她雾守的忌日里吞枪自杀。”


#Reborn##骸纲#


看着垂死挣扎的信仰追求者D·斯佩多,泽田纲吉总恍惚觉得他看到了六道骸的未来。

要是能有所不同就好了。


#Reborn##骸纲#


六道骸选择的重点从来都对自己不痛不痒,这让泽田纲吉十分气恼。比如有一次泽田纲吉跟铃木艾黛尔海德聊起两家族那场误会酝酿的纷争,提起在复仇者监狱度过的短暂时间,铃木表示她至今记忆犹新。身体被完全束缚,光和声音完全传达不到,大脑思维也被迫中断,整个人简直只在维持最低限度的生命。她最后还感叹,真不知道你们那个六道骸是怎么能忍受这么久的。

是啊,铃木不知道。他泽田纲吉也不知道。那个让人发恨的家伙从未提过监狱的一丝一毫。


#Reborn##骸纲#


这不是爱。泽田纲吉和六道骸这样的关系,就像两只刺猬想要抱在一起取暖,然而距离一近两边都遍体鳞伤。泽田纲吉还自带自虐属性,他的刺有一半是朝里的,刺伤别人的同时自己也忍受疮痍。


#Reborn##骸纲#


“欢迎回来,泽田纲吉。这一觉睡得舒服吗?”

“嗯。不被你干扰的梦境是很舒服。”

“真是令人失望的发言呢。”

“不过梦到了哦,过去的骸。”


#Reborn##骸纲#


下次别再装死了,一点也不好玩。


#Reborn##骸纲#


我觉得我们在观念上毫无共通之处,泽田纲吉。


#Reborn##骸纲#


超直感也是会失灵的,比如现在。泽田纲吉努力想感知六道骸的气息,但是没有。哪里都没有。明明那个人就在附近。

他突然意识到他对骸的超直感不过是对方给予自己的一点施舍罢了,幻术强大如六道骸怎么可能掩盖不住那一丝的气息。

是他太天真了。

那个人,现在想要将这唯一一点联系亲自切断吗?

卫星脱离了地球的控制。


#Reborn##骸纲#


六道骸全身都是悖论。


#Reborn##骸纲#


如果哪一天我死了,把我的右眼挖出来毁掉。啊,如果死无全尸就不用麻烦了。


#弹丸论破##十腐/十翔#


腐川冬子,从来不是个乐观的人。

之所以在这个密闭的希望之峰学园,幸存的几个人之间空气越来越微妙的现在,仍能够语调轻松而张扬地通过纸张与她交流,她想大概她的里人格其实一直处在绝望的临界点。


#弹丸论破##十腐/十翔#


第XXX天  白夜大人

命令我自杀。

如果是白夜大人的希望,我自杀一千次也心甘情愿。但是绝望的白夜大人还有希望吗?

决定权交给你了,另一个我。我不会自杀的。因为杀人鬼怎么会杀自己嘛。


#弹丸论破##十腐/十翔#


连你也开始绝望了?开什么玩笑,你的痛苦都被我承受了啊,连你都绝望的话这可怎么行。


#弹丸论破##舞园沙耶香#


倒计时:一切都准备好了。交换的房间,交换的名牌,邀请的纸条,被杀预定的桑田,还有替罪的苗木……但是,为什么,好可怕……啊咧?手好像……在发抖……?

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苗木君。

……我好害怕。

但是我不想死。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


#弹丸论破##狛枝凪斗#


谁也成不了希望哦?希望可是绝对的好的东西,怎么能用复杂的人类来象征呢?话虽如此,我对充满希望的苗木君还是很有好感的,只是预备学科的话就难说了呢。


#弹丸论破##苗骸#


“那个,战刃同学有恋爱的经历吗?”

“……苗木君为什么这么问?”

“没……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而已!”

“唔,那就没有呢。……苗木君呢?”

“当然您没有啦ww 经历zero呢,哈……”

“嗯……”

“……”


“说谎也能说得面无表情,真不愧是残念的姐姐呢,”江之岛盾子夸张地摇着头,“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故意说漏嘴然后dokidoki地观察暗恋对象的反应吗,啊不过想维护在苗木君眼中的形象我倒是可以理解,正因如此才是残念哦残念?”

“不,不对!苗木君不是什么暗恋对象……”

“我知道啦,姐姐你害羞的一面最近蛮常见的呢,是少女之心逐渐解冻了吗?补充一下少女心我可是一直都有哦!”

突然她像是厌倦了刚才的人格,眼神忧郁起来。“对了,说到少女之心呢。姐姐的初吻不是献给了我亲爱的前男友么。怎么,难道姐姐没有按照剧本演出吗?”

“不,我是完全按照盾子酱的安排表演的。”

“啊,这样,”盾子的脸悲伤得仿佛要破碎一般,“我最爱最爱的姐姐跟我最爱最爱的男朋友接吻了呢。”

“盾,盾子酱?!”

“太棒了呢。人家可是绝望得想死哦!”

盾子像是当战刃不存在一样自顾自地陷入绝望带来的愉悦中。被无视掉的姐姐安静地站在一旁。

——啊,虽然很抱歉,但是让盾子酱感到绝望了呢。应该为此开心的吧。


#自凪之明日##光花#


“光君的光,我确实感受到了。”爱花抬头盯着光,他的身影逆着光线看不清而且有些刺眼,但她勇敢地直视着他,笑容让光觉得感动。

恍如昨日。然而已经过去五年了。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在他们停在原地的那些日子里,地面上的一切都在流动着,不曾停止。

光觉得还有爱花陪在自己身边,能够一起追赶他们落下的五年,是让他忍不住想要感谢神明的事情。

“……我说你啊。这算什么,是拒绝吗?”

“诶?不,不是!倒不如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啊……!那,那就是同意的意思!”

“同意跟我交往?”

“是的!我有认真考虑过了!现在给光君生小孩也可以!”

“……你你你说什么啊,笨蛋!”

“诶,那个,我是认真的!”

“唔,快给我住嘴啦!”

是认真的哟。以后走在雪地里再也不会迷路了,因为有光君在。


#黑子的篮球##降赤#


——已经不想再思考什么了。有可能被抓在手里的一点点希望,硬生生被自己放走了。机会……只有一次的吧?总以为这种事情需要的是契机,时候到了自然水到渠成,可原来契机也是需要人主动去抓的,否则只有后悔的余地。

“……我写不下去了啦。”

“怎么?”

“就算是赤司君要我写的「告白失败前提下的独白」,一想到那种可怕的情况就下不了笔嘛。”

“很可怕吗。”

“对呀。想到不能跟赤司君在一起的话。”


#黑子的篮球##降赤#


赤司征十郎无法理解。见面不过三次,话更是没说过几句,怎么今天就从东京跑到京都来告白了?他是应该评价这个人勇气可嘉还是鲁莽行事?这个人。降旗光树。赤司在心里默默念出这个名字。

“那个……赤司君?”降旗十分忐忑,准确地说他从踏上来这边的电车起就一直十分忐忑。

“……你是认真的么?”赤司停顿了一下,仿佛在斟酌用词,“能不能具体说说理由?”

是什么让你这样决定?


#Devil Survivor 2##希地#


大地曾经很喜欢可乐,酸甜的味道沿食道划入胃里让他产生由衷的幸福感。但是响希消失后他对这种饮料就失去了兴趣,反倒是尝试起咖啡。稀咖啡浓咖啡甜咖啡苦咖啡都试过,Espresso实在太苦他认输,最终选定了苦味降一等级的那不勒斯。

久世响希消失了。他当然知道他消失了。现在这个世界里久世响希仿佛从未存在,他的父母现在拥有一个同样优秀的男孩,他教室的位子上坐的是他的某一位同学。

所有的人都不记得久世响希,除了志岛大地。有时候大地觉得响希对他有些残酷,在这个没有响希的世界里他孤身一人。

他手握热腾腾的咖啡杯坐在曾经也本应是两个人坐过的转椅上,眼望着远方被云斩断的东京铁塔。

祝我生日快乐。

怎么可能快乐。


#Digimon#


我和你们不一样,因为我是人造的希望啊。人造的。只是工具而已啊。我必须比你们承担更多的责任才可以。自由?不,我一直是自由的,我的命是那个人的,我自愿为他效劳。……别说笑了。

我们还是不要做朋友吧。因为你会死的。


#Valvrave革命机##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生命中的两道光都消失了。莉泽露特微笑着分给他一半生命,而她逝去时又将这一半带走了;时缟晴人用糖分享了他咖啡的苦涩,但最后时刻那失去光泽的双眼把一切苦涩全部还了回来。

失去了光,就只剩黑暗了。

人没有光,会死的啊。


#Fate/Zero##帝韦伯#


没想到你还能记得十年前的事啊……本以为已经不会回头看过去了,这让我稍微有点不爽。作为补偿,让我留在这个鬼地方帮你和我那个蠢徒弟怎么样?

 
评论(3)
热度(28)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