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奏薰奏】 时间限制

※生日池出货的还愿

※奏薰奏,朋友以上

※对话流白开水



“薰君,再这样心不在焉等到舞台上对台下的小姑娘们很失礼哦。转校生小姑娘也担心你呢。”

被傍晚逐渐焕发活力的队长好心提醒,羽风薰以往常的语调回应:“没事没事~我可是很擅长转换状态的,让女孩子失望的人可不叫羽风薰呐。小杏也放心,我很好~”

演出开始前十分钟。薰晃晃脑袋让自己集中精力,然后在心里复习了一遍动作和歌词。他是有些明显的心不在焉,不过舞台上可坚决不允许。

旁边的大神晃牙拨弄着吉他也插了一嘴:“哼,最好是这样!要是因为羽风……前辈一个人演出搞砸我可饶不了你。”

“小狗还是一如既往地严厉啊~放心我不会拖后腿啦。”

手表上指针伸展成扭曲的180度,薰第三次看的时候朔间零的声音再次传过来。

“校门是七点关,应该来得及。”零看着他说。

“啊?……哦,是吧。我是在担心别的事……”

“喂老头子们,啰啰嗦嗦烦死了!难得工作了一天最后一场可要拼尽全力上!”晃牙迫不及待想要跳上台马上被阿多尼斯拽回去,薰心里感叹不愧是小狗,唱歌跳舞一天还能如此精力旺盛。

不过自己等会儿也要坐电车奔波大老远真说不好谁比较精力旺盛呢,看起来。

 

*

 

赶回学校的时候路灯已经亮起来了。

大门还没关,否则他可能需要考虑不顾形象翻墙进去再翻出来。设想了一下这种情形,他感到庆幸地踏进校园。

十一月的风早已夹着一丝寒气,经过门廊时一阵过堂风让他偏头挡了一下,正好看到偶像科宣传栏上各组合的近期活动展览。流星队和红月上个月的联合活动似乎大获成功因此被放到了显眼的位置,薰看了一眼五颜六色的合照最后定焦在后方挂着一脸能感染别人的笑容的人身上。

啊,时间时间。但愿那个家伙还没有随便跑掉。

 

*

 

虽然觉得现在这种气温这个时间还泡在喷水池里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太能理解的行为,但正因为本人看起来做出什么都不奇怪所以他一头朝着校园中央的目的地走去。

然而与想象不同,喷水池空无一人,只有水静静流淌着,他扑了个空。

“奇怪……是去喂鱼了吗?”

深海奏汰能去的,而且羽风薰知道的地方只有几个,首选是这里,其次是海洋生物部的活动室,再次是几乎没可能的3-B教室,这是校内;校外的话薰希望能排除掉这个选项。

“这可麻烦了,总之先去活动室看看……”

话没说完,一股异样感让他猛地回头,突然出现的人影带起的水花溅了几滴到身上。

“薰,「生日」快乐~”

惊喜与惊吓并存的情况下薰先“哇”了一下表达感想,接着劈头甩出疑问。

“奏汰君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呼呼……当然是「水」里~听到薰的声音,就藏起来了~”

“憋气了?”

“「憋气」了~”

“还记得你那次憋气憋到脸变色也不抬头的惨案吗。”

“因为,「水」里——”

“下次不可以了知道吗。”

“知道了……”

啊我到底在说什么。看着奏汰的发旋微微垂下去薰有点泄气,今天的第一次见面他开场竟然是抱怨。

“知、知道就好,这样很危险所以才不可以。”担心气氛僵掉他赶紧转移话题,“太好了,奏汰君真的在,我还担心这个时间会找不到你。”

“不会哦,因为,薰是好孩子。”不知道在回答哪一句或者干脆答非所问,奏汰笑起来,“而且,这里不能呆的话,还可以去「海边」散步~”

薰捂住脑袋:“啊啊就是这个,路上我就在想「要是奏汰君去海边了怎么办啊」这样。”

“薰,不喜欢「海边」吗?”奏汰歪头。

“不是这样,”薰不知道什么表情比较合适,“十一月的晚上全身湿透去海边吹风想想就很可怕好吗!”

“不会「感冒」的。”

“你上次发烧前也这么说。”

“……薰,很过分。”

“哎?”薰一愣,他可没想过奏汰会突然这样说。

“我喜欢「大海」,想要靠近「大海」,就算是薰也不能阻止。”

“我知道我知道,”总感觉话题走向有点不可收拾,薰觉得自己本来不太清醒的大脑更混乱了,“所以我才叫奏汰君弄干身子再去海边的吧?怎么可能会阻止啦。”

好像是最近养成的习惯,放学时薰在的话会特意盯住奏汰叫他回活动室擦干身体,不在就没办法了。

奏汰思考片刻,笑着点头:“是呢,薰一直是我的「好朋友」。”

“奏汰君,”薰问,“没有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

“呼……”

“怎么了?”

薰吐出一口气靠水池坐下,奏汰也随着他降低重心坐下来——在水里。

“总觉得……啊好麻烦,抱歉。”

为急忙赶回学校而绷紧的弦松掉以后一点风吹草动就容易变得在意,在听到奏汰的话之后又担心又有点气导致语气很差,可这都并未是他的本意。当然,把其中缘由说出来会很羞耻所以他选择沉默。

“没关系,没关系。”伴随缓慢语调的是抚上头顶的手,奏汰熟练地轻揉薰的头发,沾着水的手凉凉的意外舒服。

“今天是薰的生日,演出辛苦了。”

“谢谢,奏汰君。”薰笑出来,“总觉得说了多余的话呢,我。”

“不会哦。我知道,薰在关心我。”

“哇别说出来,”薰赶紧打断,“说起来奏汰君知道我打算今天回来吗,没收到回信很不安心。”

“UNDEAD今天在「外面」演出的事我知道的。不过总感觉薰会来呢。”

“手机呢?我发过邮件啊。”

“对不起,忘记「充电」……”

还好不是泡坏。薰替奏汰节省一笔开支而松一口气。

“这样啊……多亏奏汰君的直觉,否则我就要白跑一趟了。”

“我有好好的等薰回来哦。飒马也有祝薰「生日」快乐。”奏汰撑着头回忆,“「羽风殿下,祝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好好做人」,这么说的~”

“哎,真稀奇,不过很像飒马君的风格。倒是今天我家的两个后辈差点就把蛋糕扔到我脸上了。”

“大家,都是好孩子~”

“是呐~”

薰转了一下有点酸痛的脖子,继而感到后颈奏汰的手贴上来。

“薰看起来很累的样子。”

“毕竟忙了一天……一大早就开始排练了,难道UNDEAD不该是昼伏夜出的组合来的?”

“零不回来吗,每天我还能跟醒过来的零打「招呼」。”

“不回,他们好像打算在那边住一晚呢。”

“薰也明明可以不用来的?「生日」太累可不好哦。”

“还好啦……”薰一时语塞,伸手按了按奏汰头顶顽强翘起的呆毛,惹得奏汰眯起眼睛。

“奏汰君知道的吧,我好奇心特别旺盛嘛。很想知道生日礼物会是什么。”

“薰真是可爱~那,请猜一猜,我送给薰的「生日礼物」。”

去年是奏汰做的鮟鱇鱼布偶。以对方手作狂人的个性今年也许很大可能性还是布偶,但薰依旧充满期待。

还要对“可爱”这个形容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是奏汰君亲手做的吗?”

“是哦。”

“嗯……布偶?”

“哇。薰,好聪明——”

露出惊喜神色的奏汰让薰的笑意又加深了一点,他进一步:“今年是什么?比如水母之类的。”

“猜错了~”奏汰否决。

“那是什么,告诉我吧。”

“因为怕弄湿,所以放在活动室里。”奏汰站起来,“薰,一起去拿吧。然后,一起去「海边」~”

“哎,要保密到最后吗。”

“因为,是对我很「重要」的东西。”

“嗯~?还要记得把身体弄干才行哦。”

 

*

 

薰没说谎,对生日礼物的好奇是从小就有的习惯,虽然吊儿郎当但与他人的联系于他是宝贵又新奇的事物,频繁约会也是出于这点。未知的一面令人雀跃,跟人的交流让他感到充实,每一点新鲜的东西就像逐渐露出真面目的宝藏,他乐此不疲。

他盯着走在前面的深海奏汰。这个像大海的人对自己展现了很多一般人少见的样子,而他也很清楚这才是冰山一角。他很有兴趣继续探索深海,就像他一定要赶在“今天”结束之前见到生日礼物一样。

“薰,请先在门外等一下。”从兜里摸出钥匙开门前奏汰说,“我说可以的时候再进来。”

觉得自己的部长临到关头还要卖关子的举动实在称得上“非常可爱”(但他不会说),薰努力绷住脸避免自己笑出来:“嗯,奏汰君快一点哦。”

“好……♪”

门被轻声关上,另一边静静的猜不出在做什么。

薰有某种预感。

听到“可以了”的信号,他缓缓推门,期待着自己预感的成真。

仿佛浅水鱼露头窥探大海的全貌。

当看到奏汰一脸笑意捧着因为比例缩小而显得毫不过激背德的布偶小人时,他觉得这是他最棒的一次生日。

 

END

 

 

*有一点风云绘卷的捏他

*最后的布偶形象请参考丑娃(x


 
评论(1)
热度(37)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