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骸中心)自投罗网

 

※无害得不像六道骸的六道骸

※其实主要角色是一平

※大概隐藏骸纲

※流水账

 

 

“师父——”

今天之内第三次听到声调毫无起伏的呼唤,骸有了想把徒弟丢出黑曜的冲动。

“有什么事吗?”还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在那孩子的脑袋上开三个洞。

今天的幻术练习,期间弗兰第一次发现了植物园遗迹边上的蚂蚁窝,第二次翻出了M.M丢掉的化妆镜,每次都跑过来跟骸报告。

他觉得自己的耐性实在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不过这已经是极限了。

“有,有,很大的事——”

弗兰提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走进来。

“这是什么东西。”

“Me认为是个人。姑且。”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那“东西”似乎刚经历了什么巨大的冲击,晃悠两下才站稳。

长着圆溜溜的鸡蛋头还留着一条小辫子。

虽然辨认困难,但大概是个女孩。

而且似乎在哪里见过。骸稍微思考了一下,没想起来。

“哈啊……”鸡蛋头女孩发出叽里咕噜的莫名声响。骸耐下心来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是在苦恼什么吗?

但他可不像某个人遇见什么事都要帮一把。

“一平,迷路了……”

一平?骸眯起眼。

他想起来了,这耳熟的名字是从哪里听起过。

早就知道泽田纲吉家每天都鸡飞狗跳不得安宁,没想到住在相邻镇上还会受到波及。

 

虽然是不速之客,但对方对自己没有任何敌意而且还是小孩子,骸自然不会拿她怎样。

可热心把她送回家也不是他的风格。思考片刻,他决定把差事派发出去。

“弗兰,你——”

“Me不认识泽田家在哪里哎。”

“不认识就慢慢找,这是今天的练习之一。”

“这个圆圆的小姑娘被丢在哪里都没关系吗,师父。”

“最好把她丢回她来的地方。”

“师父——”

“还有什么问题?”

“Me认为还是师父亲自送回去比较好。”

“理由。”

“这个嘛……让我想想……”

“废话少说快点行动。”

“啊,对了。”弗兰拳头一敲,“师姐不是特意请你今天过去吗,正好正好。”

前一天晚上库洛姆特意打电话过来,鼓起勇气请求骸今天能不能去泽田家里一趟,还说如果可以的话想让黑曜的大家都过去。女孩的语气小心翼翼也十分诚恳。

但是。

“谁跟你说我要去了?”

“咦,师父不去吗?”

“不去哦。反正还是无聊的把戏罢了。”

“师父,这样师姐会伤心的。”

“库洛姆不会。”

“……真是冥顽不化呢,师父。”

“你说什么?”骸再次眯起双眼。

“切,什么都没有。”

“嗯……”

语义不明的哼声又开始了。师徒两人一同转过头,看到穿小号唐装的女孩一路退到角落的沙发边上,脸皱成一团。

“都怪师父太吓人了。”

“难道不是你的苹果头套太大了吗?”

礼节性回敬一句,骸觉得还是暂时不要管自己只会耍嘴皮子的徒弟比较好。

那么,这个泽田纲吉家的孩子,怎么办好呢。

 

一平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破败的地方,不敢轻举妄动,对于面前的两个怪人也尽可能地敬而远之。

——但是有一个怪人……很像小库洛姆……

高度近视的一平在知道自己身处陌生环境的情况下,对某个熟悉的形象产生了亲切感。当然,只能看到模糊的一团色块以及翘起的凤梨叶子而已。

注意到视线开始多数集中在自己身上,骸起身朝女孩走了几步蹲下身缩短距离。

女孩还是对自己有所提防,但没有跑开,也不说话。

一平,他有所耳闻。岚属性阿尔科巴雷诺·风的弟子,年纪尚轻但杀手潜力排行十分靠前。

外表上实在看不出来,真是人不可貌相。

就像泽田纲吉。

两个人就这样以近乎45度角互瞪了几秒,最终还是骸首先开口。

“没办法。要我送你回去吗?”

一平疑惑着点点头。

跟小孩子打交道可不是我的兴趣啊。

有点不爽自己(在黑曜待机一整天)的日程被打乱,骸想他应该跟身后乖乖跟上来的孩子保持一定距离。

当然,走之前他没忘记朝说着“师父这样好恶心”的徒弟扔出自己的三叉戟。

 

六道骸是不喜欢出门的类型。之前行动受限不说,获得自由之后他也从没想过四处逛逛享受悠闲的生活,黑曜中心三楼的废弃电影院是他最常待的地方,有什么需要出门的事情,交给犬他们跑腿就好。

然而他现在却在气温已经不算舒适的六月的一天走在外面,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大概是大脑短路了,因为太热。

一路沿着荒废的国道走,无需回头确认,因为女孩的气息一直与自己有着不变的距离。

是个乖孩子,比起自己家那个。骸在心底竟然有一丝丝羡慕。

他叹口气,平时这种与彭格列接触的麻烦事交给犬和千种就够了,但今天碰巧两人出门采购,留下来的自己的徒弟应付起来又比应付彭格列更麻烦。他有些怀念起库洛姆还留在黑曜的日子,最起码和泽田纲吉打交道的工作可以全部拜托给她。

他只是嫌麻烦而已,他想做的事之外的所有事都属于麻烦事的范畴。

 

中午时分。

几分钟前他们刚刚路过并盛的中学。与弗兰不同,骸知道泽田家的地址,但他不打算规规矩矩把人送到家门口,更不愿意设想与刚好出门的泽田纲吉碰上的可能。

并盛的街道狭窄又温馨,跟六道骸完全不合。他索性考虑既然已经踏入并盛的地界那么把女孩丢在这里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那么,我差不多就到这——”

“嗨呀!”

四处张望的女孩发出惊喜的叫声,骸想她大概终于能认得回家的路而自己的一点善心也算是交差。

“泽田先生!”

一平开心地朝一个人影招手,对方听到喊声也马上朝这边跑过来。

啧。

 

“就是、早上一平拿粽子来想分给大家,蓝波跳出来说她笨,这时候碰巧电视里的采访节目拍到云雀学长(虽然只说了一句话),一平看到后筒子炸弹触发,我就像平常一样把她扔……”

从“偶然”遇到开始,泽田纲吉就一直在旁边絮絮叨叨解释这一切的由来。

“不需要那么详细,我并不感兴趣。”

“知、知道了。”

骸挑着眉看被他无情打断的人表情如平时一般五味杂陈了一下。

“总之,谢谢你把一平送回来!啊对了,既然来了到我家坐坐怎么样,库洛姆之前跟你说过了吧,我们准备——”

“我回去了。”

“等等,难得过来一次嘛,大家都想为你庆祝生日啊!”

“像去年那样乱七八糟的话我宁愿没有生日。”

“哈、哈……”

去年纲吉他们本来想好好帮骸办一次生日聚会,结果因为种种突发因素导致场面一团糟,准备的礼物也没送出去。

“去年真的很抱歉,今年、今年一定——!”

骸还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纲吉内心的小剧场快要尴尬爆炸,正在疯狂呼唤自己的家庭教师前来救场。

“吵架?”一平的视线在两个人之间来来回回。

“不,没有,与其说吵架啊……”纲吉脸一抽。

“我和你关系还没好到能吵架的程度,对吗?”骸贴心地补充。

泽田纲吉的表情又傻出了新境界。

饶有兴趣地观察了一下,骸开口:

“……我说,总是没神经还当黑手党活不久的哦。”

“啥?”冷不丁转换的话题让纲吉摸不着头脑。

骸的右眼跳转成“一”的文字。

 

身后的草丛里发出一阵声响,紧接着身着黑衣的人影倏地钻出来,挣扎得相当辛苦。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这是!?”

“还是老样子毫无防备啊。不过,在完全不设防的彭格列面前实力似乎不重要——这想法也够蠢的。”

“……来暗杀的人!??”

“能感到杀气是肯定的——你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完全没有……”

骸送给对方一个鄙夷的眼神。

“那么,那边的,你有什么想说?”

黑衣的人脸色苍白,显然没有说话的余裕。

“……剩下的交给你了,泽田纲吉。我也有点过于多管闲事了。”骸又恢复成没干劲的状态,“顺便,只是我的推测,她今天的意外可能跟这个人有关。”

一平歪头。

“这么说的话……!”

“你难道是第一次遇到吗?这种。”

“不是第一次……大概吧。”

“真亏你能活这么久。”

“……可能是运气比较好。”

纲吉面对几近抽搐陷入幻觉的黑衣人费劲思考到底该拿他怎么办才好,骸揣着手看他。

“多用用你的超直感不好吗,明明对我每次反应都那么机灵。”因此完全没机会下手。

“我觉得这操作起来很难……”

 

结果还是无视泽田纲吉的极力邀请独自回了黑曜。虽然他没有云雀恭弥那样的群聚恐惧症,但与他同处一个空间的人还是越少越好。

……起码不是像现在这样。

“骸先生,欢迎回来!”啪的一声,犬拉响祝贺彩带,千种在一旁默默拉响另一个。

原本空旷的场地似乎塞了不少人。原本就住在这里的几个和库洛姆姑且不说。

“威尔帝博士,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噢,为曾经的合作伙伴庆祝生日嘛,这也是学者的应有素养。”一本正经穿白大褂的婴儿扶了扶眼镜。“毕竟像你这样的人被团团围住庆祝生日会露出什么表情我很期待。”

“那威尔帝卿,生日也告诉Me吧——”

“你们呢。”骸望向狱寺和山本。

“给守护者庆生是十代首领左右手的义务,要不然这鬼地方我可不想来第二次。”

“哈哈,我带了老爹做的寿司!”

然后他选择性无视了兀自进入极限状态的笹川了平和四处乱窜的波维诺来的孩子。戴着黑帽的家庭教师安稳地坐在沙发上喝茶。

“Ciaos。”

“所以,这是怎么回事?”骸终于问出一进门就想问的事情。“犬,千种。为什么放这么多人进来?”

“是是,Me来回答——”戴苹果头套的孩子高举一只手从一堆人中钻出来。

库洛姆也站在旁边认真地盯着他。

“这是师姐和Me,考虑了实际情况以后的临时决定!师父性格那么扭曲——好疼——估计不会老老实实赴约,于是Me们就把大伙叫到这里来了,帮师父你省时省力不用费劲跑一趟。”

“前面先不说,你以为我刚从哪里回来啊。”

“咦,师父去了哪里?”

“……散步。”

“下次我想跟小骸一起去!”M.M也挤出来一脸殷勤。

“骸大人,生日快乐。”库洛姆不知道什么时候挪到骸身边,小心翼翼举起礼物。“跟弗兰擅自做了决定,对不起……但是想大家一起为骸大人过一个生日!”

与自己发型相同的女孩的一席话听下来骸顿时没了脾气,他毫不避讳承认自己就是双标。

“真拿你们没办法……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哦,库洛姆。那么,难得各位来了,就请随意吧。”骸难得慷慨地摆出主人姿态,“但是疑似破坏行为请适可而止。”

他可不想自己的地盘遭受上一年泽田家经历过的惨剧。

 

这场突然的聚会的参与者都有越玩越起劲的趋势,最初的敌对关系在经历过几次战斗与合作之后凝固成更加坚实的形态,现在狱寺隼人跟城岛犬正凑到一起进行看似吵架实则很友好的交流。加上Reborn提出的“彭格列式生日聚会”提议炒热气氛,其他人也热火朝天打成一片,威尔帝在弗兰的照顾下……还是老样子。

而主角只是懒洋洋靠在他专属的沙发上,还好这里不会被波及。

“你怎么也来了?”骸抬眼瞧了一下姗姗来迟的彭格列未来的十代首领,潜在台词表露无遗。

“不要一上来就下逐客令啊!”纲吉忍不住翻白眼,“而且不是我,是一平。”

“什么?”

“给!”

一平轻快地跑上前,手里举着暗青色三角状的什么东西。

“这是……”

“粽子,一平特意回家拿来的,听她说他们国家的端午节是在今天。”纲吉解释道,“真巧呢。”

说起来之前这个人跟他絮絮叨叨的时候好像是提过一句,粽子什么的。

骸皱眉盯着拿到手里的新鲜玩意,一时没有动作。

“不喜欢?”

一平小脸皱成一团。

“没有哦。十分感谢你的好意,我可爱的小姐。”

骸绅士地笑了笑,抬起头冲着另一个人的语气转了180度。

“这个要怎么吃?”

“哎,这样把外面的粽叶剥下来……现学现卖啦,我也只吃过一次!”

他按照泽田纲吉笨拙的动作指导把一层层有些粘糊糊的粽叶剥开。

甜而黏腻的口感,偏爱甜食的骸并不讨厌。

“怎么样?”纲吉比一平还好奇地稍微凑近一点问他感想。

“不赖。”

简短的评价也让一平很开心:“太好了!感谢你,今天的帮助!”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哦。”对小孩子他从不吝啬自己的笑容。徒弟除外。

“啊哈哈哈哈一平终于来了!看招!”奶牛装的小子突然拿着一块蛋糕冲过来,在骸一侧头闪开以后踩着纲吉的头当缓冲瞄准一平飞过去。

突袭当然不会成功,一平马上跳开蓝波就顺理成章一个咕噜栽出几米。

一平急了:“蓝波,站住,不能胡闹!”

两个小孩又像平时一样开始了你追我跑的游戏,制造出奇妙的很吵又不太惹人心烦的背景音。

骸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景。他拿自己家的熊孩子对比,竟然找到了与旁边站着的人的一点共鸣。

他余光一扫,离自己最近的泽田纲吉露出了有槽无处吐的搞笑表情。

 

补充一点,愚蠢程度上完全没有共鸣。

 

 

END?

 

 

那之后骸指挥众人打扫一片狼藉的黑曜中心。

“骸师父,看起来很不情愿的样子其实很开心不是吗,难道是蹭得累?”

“哪里看出来的。还有闭嘴扫地。”

 

 

——

 

后记

 

最近捡起KHR来,漫画复习完,动画回顾了一半,真好看啊都好看,全部都喜欢。

然后一转眼就到六道骸生日了。

今年正好赶上端午节真的好巧,虽然日本那边端午是公历5月5号,但我知道以后就忍不住脑补骸被糊一脸粽子的场景,代替之前糊蛋糕(然后看到过有人画

这个梗让我挣扎了半个月左右最后跟当初设想相差特别大,本来只是想写骸和一平和纲吉三个人,结果所有人都提到了,大概我是很想让别人都来掺和一下热闹热闹,看六道骸尴尬实在是很有意思。

如你所见我不会写作,之前写出一半左右的时候看不过去删掉不少对话,如果现在看起来能言简意赅一点就好了,虽然说到底还是流水账,只是脑补很开心(

这个该不该打骸纲的tag啊很犹豫(虽然还是打上了

写的时候又复习了一下代理战第三场战斗,骸评论纲吉的0分试卷的时候我:哪里的邻居家哥哥吗你。代理战篇的六道骸真是亲切得不可思议,还当起了解说役,泡罐子的后遗症吗?只是玩笑,我喜欢这样越来越有人情味的六道骸,搞笑艺人之路走得也很顺畅真好(笑)

(其实,可能是带了滤镜,我觉得指环篇开始直到完结他都很亲切。可怕。)

希望端午节当天能吃上粽子。


 
评论(3)
热度(12)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