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弦J] 愚人节非要考虑这么复杂的事情不可吗

※弦J

※愚人节突发小短篇

※后半绝望角色崩坏放弃拯救

※好闺蜜流星(?)


*****


“被JK告白了!?”流星突然高上去的音调把弦太朗吓得看一圈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在才放心。

不,怎么说都不是放心的状态。

“是啊,所以才找你商量。”

“这么相信我我是很高兴,不过弦太朗,我也没有经验——”

“骗谁,只是在天高的一段时间我就看见你被人告白十次以上了。”

“不能那么说……”流星突然感觉到被弦太朗自己的话题带跑了,“还有一点,弦太朗你被告白是在……” 

“昨天。” 

“是啊,昨天不是……” 

愚人节。 

一个不注意也许就会被骗的日子。对弦太朗来说的话,被骗几率大概是百分之百吧。并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在对眼前这个朋友充分了解之下做出的判断。

“啊……我当然知道了,”弦太朗垂头丧气,“一大早就被悠木一通电话说贤吾突然失踪狠狠骗了一把怎么可能不知道。”

“那……”跟其他一样当节日的玩笑话不就好了?

“不行不行,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猛摇头的弦太朗。

“这可是事关真心与否的问题,不能草率地就当成玩笑啊!”

是害怕万一是真心的告白而伤害到本人吧。如果猜得没错,每年的这个日子弦太朗大概都是这么苦恼于告白的,如果有人告白的话。

“怎么办啊流星!我昨晚到三点多都没睡着!”

啊啊,当然看得出来,流星再次确认了一下弦太朗两眼的黑眼圈心里想。

在流星思考的空当弦太朗已经不知道绕着停车处的柱子转了几圈。昂星高校的停车处不大不小,好处是比较偏僻,不是上学放学的时候基本没有人会过来。

对,所以说弦太朗是在两节课的间隙跑来寻求帮助的。

不上课没关系吗?因为有第一重要的最烦恼的事所以就算上课也什么都听不进去!被这么回答以后,流星想这个表面不良的人终于又向真·不良靠近了一步,突然对他产生了无谓的担心。

被告白这事流星真说不上什么话,经历是有几次,他每次都尽量委婉地拒绝掉,极其普通极其常见,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更别提在愚人节这种特殊的日子了。

要建议弦太朗像自己一样拒绝JK吗?刚这么想的流星一抬头看到了远处熟悉的少女的身影,一下子受到启发。

“要不要请教一下白川同学呢,毕竟还写过这类小说(*),应该比我更能帮得上忙吧……”流星自言自语。

然后当然的被弦太朗听到了。“嗯?你说什么,流星,还有那个小说是啥啊。”

“没什么。”流星迅速一笑掩饰过去,话题还是不要在这个方向延伸出去的好,“我是说要不要问一下白川同学的意见?看那边,你也认识的。”

顺着流星指的方向看过去,少女跟朋友一起,已经快要走出两人的视线。弦太朗拍拍脑袋,“噢噢是她!当然认识了,不过要问什么啊?”

感觉到话语间的一丝违和感,流星没有过多在意地回答:“问什么,不就是怎么回复吗。”

“嗯……喔,对。”

奇怪于弦太朗突然的吞吞吐吐,流星觉得还是再多聊几句。白川跟自己同班,可以下一个课间时间再去找她——反正弦太朗现在并不急着回去。

“说起来,弦太朗以前都是怎么解决的?”

“什么以前?”

“以前的愚人节被人告白过吧?”

“是有过。”

“那时候是怎么回复的?这一次这么烦恼的话很难想象你以前是怎么应对的啊。”打从心里关心起弦太朗的流星。

“嗯?不,只有这一次……”

“什么?”

“这么认真烦恼这个问题只有这一次。我也想不通为什么啊。”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这是此时此刻身在天高的另一个“不良”的内心想法。JK挠着头走在走廊上,路过3年B班时不觉加快了脚步。

他很怕从里面突然蹦出一个高个子飞机头把自己拦下。

一个教室短短的距离马上就走过去了,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倒是意外收获(?)跟悠木前辈打了个招呼。还是那么充满活力呢,前辈她。

根本不敢朝教室里看一眼。那个人应该正在跟同班的学生讨论有趣的话题或者趴在桌上抱怨班主任大杉老师吧。对,肯定还是平常那个弦太朗前辈。

而JK自己却已经郁闷了差不多一整天。不过追究责任的话源头还是在他本人,所谓自作自受。

走出教学楼,突然失去了目的地。并不是一开始就决定好的,只是郁闷得不想继续待在教室听语调诡异的诸田老师讲课于是出来透透气——换句话说,逃课了。虽然通常来说逃课的好去处是天台,不过JK已经站在教学楼外的草地上所以不作考虑,原路返回也显得很傻。

“天气真好啊——但是高兴不起来。”JK耷拉脑袋,盯着自己的鞋尖挪到背面的学生部活专用楼。

然后,坐到拐角的草地上。

这里不用担心有人会过来,一般情况下。

“我在搞什么啊。”JK晃晃脑袋,仿佛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话说,普通地当玩笑听过去不就好了嘛,普通地!”

JK的声音低下去。

——摆出那么惊讶和认真思考的表情做什么……那样连“愚人节快乐”都说不出来啊!

“愚人节的告白怎么可能是真的——难道第一反应不该是这样的吗?”受到心理层面上的冲击,思考未果的JK忍不住到另一个当事人身上找寻原因。“弦太朗前辈,难道在愚人节是永远的被骗的一方?”

虽然同时把自己的告白划分进“谎言”让他有点不甘心。

那么。

“愚人节的告白。”

JK顿了顿,竖起左手食指。

“是真心话?”

接着右手食指。

“还是谎言而已?”

——怎样都好啦。

自问自答的结果还是自暴自弃。

几天前聚会时朋友说过,愚人节对别人告白是很差劲的做法,这说明告白的人懦弱又不想负责任,才挑了这样一个可以一句“开玩笑”就能蒙混过去的日子传达感情。

而自己原本就是这种形象所以没关系。

正因为本来形象就很差劲,听到那一番话后才萌生了“干脆就这样做吧”的想法。而且,作为愚人节的玩笑来说也不错。

怎么会料到被如月弦太朗本人无意识甩了个回马枪。

“不过因为是弦太朗前辈所以也很合理,”JK正儿八经地分析起来,“嘛,原本做的打算就是一半一半。”

只不过这一半预测应验以后一时无法接受罢了。无法接受到昨晚没能睡着的程度。

“啊,等下放学以后还有部活会议……饶了我吧。”已经开始盘算起请假的理由。

“嗯……我想想,就说脚扭到了先回家吧,嗯,就这样。”轻快地起身然后迅速进入装病状态,“疼疼疼——”

“……JK?”

“弦、”JK差点跟草地再次亲密接触,“弦太朗前辈!??”

毫无疑问是真人没错。伴随着微型黑洞一样的神秘空间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外形酷似火箭的假面骑士。

宇宙形态的fourze,可以用宇宙能量构建类似黑洞的物质实现瞬间移动。

“前辈你,为什么……”是刚出现吧,但愿什么都没听到。JK在内心祈祷。

“噢,刚刚去了趟昂星。”

“去找流星前辈?”

“嗯……有些事情。”解除变身,弦太朗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躲躲闪闪的。跟JK一样。

“各种各样呢……”

“倒是JK,你翘课了啊?”

“弦太朗前辈也一样吧。”JK眨眼表示无辜,让弦太朗忍不住摸了摸鼻头。

“……因为很焦躁。”

“哈?”

终于忍不下去了的样子,弦太朗闭眼深呼吸再睁开,“受不了了!我就直说好了!”

“什、什么啊……”JK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有不好的预感。

“JK!昨天说的话,再说一遍!”

“等等什么??”

“就是……昨天说的,今天已经不是愚人节了,所以我想好好再听一遍!”虽然说不说全看你。

弦太朗小声嘀咕出后半句,然后正视JK。

“今天说的话,就不能当谎话看了吧。”

……

弦太朗前辈的回马枪,真厉害啊。因为是无意识所以更厉害了。

“好啊。”

听到JK平静的回应,弦太朗只是眼睛睁大了一瞬,接着认真起来。

“那么,弦太朗前辈请听好了哦。”

JK装腔作势清了清嗓子。

“我喜欢前辈。

我刚刚去了兔子窝。

我说的话有一句是对昨天的复述。

我从未说过谎。

我说的话里只有一句是真的。

以上全部都是谎话。”

JK愉快地看着面前努力跟上话语的飞机头眼睛快要转起来。

“完成。这就是我想说的。”

“……JK。”

“在♪”

“非要考虑这么复杂的事情不可吗?”

等弦太朗掰完手指抬起头来,发现JK已经窜到了十米开外。

“一句忠告——”JK咧开嘴,“大杉老师今天准备突击模拟考,前辈还是快点回去的好哦。”

刚才的话留着慢慢想也没关系。

*****

“流星发来的邮件吗?”

“嗯。”

骑士部的活动室。悠木凑到友子身边看她聚精会神地操作手机,手机屏幕随着按键按下微微抖动。

“哎……好无聊,隼前辈和会长要奋战论文来不了,小弦还有JK好慢啊……部长要给予警告才行,嗯!”

“也好,好好珍惜你的部长资格吧。”还有几天就要移交给后辈了。把隐含的意思表露得差不多,贤吾调侃着。

“贤吾君不要多嘴!”被戳中痛处的悠木朝对面噘嘴。

“有趣。”

什么?似乎要继续交谈下去的悠木和贤吾同时回头看着露出神秘微笑的少女。

“你说什么有趣,小友子?该不会说我……”自顾自脑补成被嘲笑的宇宙少女一副受到打击的样子。

“不是哦。”友子摇头。

“是说我们之外。老样子满是青春的酸臭气息呢。这个,真好。”


END



*这类小说:指fourze官方小说里提到的那本,简单来说就是弦○○和流○展开了禁断的恋情(。



后记


感想:为什么突发总比周密计划实现的可能性高

然后,本来不想让他俩继续腻歪的,都腻歪两篇了,但很可惜没管住脑。

……以后可能继续腻歪(。

 
评论
热度(16)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