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TRUMP] Christmas

在最前面放一下沼民的安利(x

【TRUMP】观后感/自我剧情解说分析/安利[?]


※TRUMP衍生,以D2版TRUTH的演员配置为准

※角色限于TRUMP,但含后作SPECTER剧透注意

 

 

在克兰学园祭之前,开心地过一个圣诞节吧。

 

 

1. 某人的帽子

 

乔治现在很骚动。

非常,极其地,骚动。

“你怎么了?”摩洛问道。

“我的帽子不见了!表征本人特点的帽子哟!”

“是丢在哪里了吧?”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让我的宝贝帽子离我一米远以上!?”

“哎先别着急嘛。你的百技连发呢,表演给自己看啊,放松放松~”

“像傻子一样!没有帽子我的动力源就消失了啊!”乔治两眼一白撇过头去,“乔治的‘百技连发’——发动失败!”

“什么设定啊那是。”

“唔诶……”

是伤心过度了吗,乔治竟然发出了谜一般的叹息声。摩洛实在看不过去,于是提议道。

“要不去问问其他人有没有看到过?”

于是两个人就开始了克兰校园里的探访(帽子)活动。

 

“布鲁诺,见过我的帽子吗?”

“怎么会,精英眼中不会有别人的帽子!”

“精英怎么会注意别人的帽子呢!”

“就是就是!哈哈哈哈哈哈——”

失败。

 

“乌鲁,见过乔治的帽子吗?”

“没有。”

“喂混血种,见过本大爷的帽子吗?”

“你的帽子我都没看过一眼,怎么会知道。”

失败。

 

“古斯塔夫老师!有没有看过我的帽子?”

“啊?你有戴帽子吗?”

“米凯尔基罗老——”

“没有哦。不行啊乔治同学,自己的帽子都照看不好怎么做一名优雅的吸血鬼呢!”

失败。

 

“拉菲耶罗……”

“听说你在找帽子是吗。”

“嗯?你见到过吗!?”

“没有。只是听说罢了。”

“……”

失败。

 

“克劳斯老师,请问你见过我的帽子吗……?”

“啊,我见过哦!”

“真的??”

“当然了,你昨天不还戴着嘛,怎么会没见过?”

“……”

失败。

 

“新来的转校生,你看没看过我的帽子?”

“嗯?不知道哟。会不会是被猫叼走了啊。”

 

“你……”乔治看了一眼路边上散步的亚莲,灰心丧气地低头。

失败。

 

失败失败失败。整个克兰里转过一遍之后都没有任何线索。摩洛看着乔治的样子想象一只即将炸开的气球。

还有点可爱。

“嘛,冷静……”

“怎么可能冷静?学校里这个那个都是一个鬼样子,完全派不上用场!”

“喂,乔治。”

“怎么?”

“还有一位大人我们没有问啊。”

“安琪莉可大人?”

“对呀。”

“这点小事怎么可以麻烦那位大人!”乔治差点蹦起来,因为没有戴帽子的关系他两边的长刘海都飞了起来。

“但是,你想想,说不定……”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他快速否决。

“你们说什么不行?”带着狂气的声音强硬地插入对话,一个身影也如同声音一样插入凑在一起嘀咕的两人中间。

“安琪莉可大人!”

“午安安琪莉可大人!”

“午安,诸君。你们在为什么而烦恼吗?”

“不,是那个……”

“那个……”

“那个是哪个。”安琪莉可挑眉。

“就是……!”甚至这位大人的急性子,乔治心一横开口,“我的帽子找不到了,请问您知道什么线索吗?”

“哦~乔治的帽子,”安琪莉可思考的样子也让乔治跟摩洛为之着迷,然而。

“是我拿走了。”

“……哎?”

“难道我说的不是我们种族的语言吗?我说‘是我拿走了’。”

“请、请问这是……?”一时震惊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话都无法说完整。

“啊,就是因为,”安琪莉可笑起来,“因为太无聊了!”

“啊……?”

“我说乔治你啊,总是戴这一顶帽子不觉得无聊吗?我每天每天看着都觉得厌烦了啊!”看不出是不是真的生气,安琪莉可把眼睛轻轻眯起来。

“难得圣诞节到了,换一顶帽子怎么样?你看我都为你准备好了哟!”说着拿出的是一顶大红的圣诞帽。

“圣诞限定的乔治——也不错嘛?”

“是、是——!”

连忙答应下来的乔治,现在是感激涕零的样子。

 

“喂,乔治……”

“怎么了,摩洛。”

“你现在的帽子……”

走在克兰校园中的乔治,头戴着一顶大红的圣诞帽。这使他成为学校里圣诞老人一般的存在。

“我的帽子有什么不对吗?”

“没,没有。”

“这可是安琪莉可大人亲自送我的帽子!我会永远、一直戴着的!”

“呜啊……好羡慕乔治……”摩洛轻声说。

什么时候找个借口也戴起帽子好了。

 

 

2. 某人的圣诞树

 

今天是平安夜。

说是平安夜,按时刻其实已经接近第二天了,也就是深夜。学校里的人经历过几小时前的狂欢后都沉沉睡去,只有亚莲这样的问题少年才会在这种时候在这里做这种事。

他仰头盯着庭院里巨大的圣诞树发呆。

“亚莲?”

“呀,皮耶罗。”

“又来了。什么‘呀’啊,你以为现在几点了?”皮耶罗感觉头痛。

亚莲歪头思考起来,“嗯……也就十二点吧?”

“不是也就啊!这么晚了还不回宿舍吗?”

“过一会儿就回去。”

“你们最好现在就回去哦。”

“……呜啊!”

“不要每次都怪叫啦,皮耶罗。”

“是说这个的时候吗?克、克劳斯老师,我们……”皮耶罗摸摸毛茸茸的耳罩,这是他心虚的表现。

“又被你抓到了呢,克劳斯老师。”亚莲不以为然地吐了下舌头。

“怎么又是你啊亚莲!”克劳斯顶着他标志性的一头乱发从暗处走出来,“每次每次都这样白天逃课晚上跑出去的——”

“我现在可是在克兰里哦老师。”

“啊,这次还算好的,”克劳斯顺着他的话头继续说,“幸亏是被我逮到,要是被其他老师逮到的话——”

“这句话你也说过很多次了。”

“亚莲……!”皮耶罗用胳膊肘捅了一下随意插话的少年。

克劳斯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无奈扶了一下眼镜。“总之,要好好听老师的话知道吗?茧期可是我们吸血鬼成长的关键时期哟。”

“是,是。”亚莲夸张地点头,然后就不管克劳斯继续盯着圣诞树发呆。

“这棵树有什么好看的吗?”克劳斯轻声问。皮耶罗也凑上来跟着一起看。

“有,当然有啊。”亚莲抬起手指向上方,“看,星星。”

他说的是圣诞树最顶端作为装饰品挂上去的金黄色五角星。

“啊……”克劳斯陷入沉默。

“……就猜到你会这么说,”皮耶罗说道,“自从学校里摆了这棵树以后你每次看到都会说这一句。”

“呐,我可以爬上去吗?爬上去就可以够到星星了!”

“不可以!”克劳斯和皮耶罗两个人异口同声。

“为什么你总是这么异想天开呢?”

“会摔下来的!”

“切……早知道就自己偷偷来爬了。”

““不可以。””

再次被异口同声地否决了自己的计划,亚莲不由得愣了愣。

“是,我知——道了。”亚莲瘪起嘴来。

完全就是需求没得到满足而耍脾气的小孩子。

“亚莲。”皮耶罗轻声呼唤。

“什么事,皮耶罗。”

“这个,给你。”他拿出藏在背后好一会儿的盒子。

“啊、哦……这是什么,我可以现在打开吗?”

“当然了。”

“谢谢!”沮丧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收到礼物的惊喜。果然是小孩子脾气啊。

“还有这是你的,克劳斯老师。”仿佛变魔术一般,皮耶罗的手中又多出一个小一点的盒子。

“唔……十分感谢。”克劳斯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时候收到学生的礼物。

会是什么呢?皮耶罗笑眯眯地看着两个拆盒子的人等待他们的反应。

“哇!”率先拆开盒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的亚莲双眼发光叫出声来。

是能够抓在手里的,比庭院里那棵小了不少号的圣诞树。当然意料之中的,树的顶端点缀着一颗小小的星星。

“皮耶罗!”

“平时收集树枝什么的废料做的,不错吧。”

“谢谢你!这下可以摸到了,星星!”

“这个是……”克劳斯发出声音。他手里拿着的是一个不透明的小袋子。

“是胡萝卜的种子,”皮耶罗解释道,“吃胡萝卜对视力好嘛,老师你总是走路看不到周围,很危险的。虽然要把种子种出来是挺费劲的……”

皮耶罗似乎是在懊恼自己考虑不周,苦恼地抓了抓头发。

“不会不会,真的,谢谢你皮耶罗。”克劳斯也很高兴,“很感谢你这么为我着想啊。”

“那就好!”

“是啊是啊,老师的视力是该多注意一下了,否则以后到哪里都会酿成事故哦。”

“你就少说两句吧亚莲。”皮耶罗无奈地吐槽他。

“怎么会呢,别看这样我对自己的视力还是很有自信的!”没想到的是克劳斯也不甘示弱地回嘴。

就像两个小孩子吵架一样。

眼看两个人的嘴架将要升级,皮耶罗赶忙插到中间,“好了好了,大半夜吵架你们两位真是有精神啊。既然是平安夜,我们对着圣诞树许愿怎么样?说不定会实现呢!”

听罢,亚莲跃跃欲试地合上双手照做起来。

“许了什么愿望?”

“保密!”白衣的少年眨了眨眼,反而问皮耶罗,“你呢?”

“哎,这样很狡猾啊!我也保密!”皮耶罗冲亚莲做鬼脸。

“克劳斯老师呢?”

“我这么大年纪已经没什么愿望……”克劳斯喃喃道。

“怎么会!”亚莲惊讶,“不要这样说嘛,再好好想想,愿望是谁都会有的。”

“就算你这么说了……”

两个人又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虽然是其中一方咄咄逼人另一方被逼迫回应的状态。

这种和平的景象再多持续一下就好了。

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

这大概就是皮耶罗许下的愿望吧。

Merry Christmas。

 

 

3. 他与他与猫

 

索菲是在克兰某个偏僻角落的落雪的草丛里找到亚莲的。

“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刚下过雪。”他俯下身子想把它抱起来,却被巧妙地一个错身躲过了。

猫的胡子上还沾着些许雪粒,在早上的阳光照耀下反射出微弱的光芒。

索菲叹了口气,这只猫的性子倔他也不是第一次知道。“还是快点回去比较好哦,否则你的主人又要急得到处找你了。”

趴在地上的动物动了动耳朵,不知道算不算回应。

“大早上就这么悠闲啊,混血种。”

“转校生?”

是刚过来不久的转校生万里。老样子迈着平稳的步伐,脸上挂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容。

“早上好。”万里语调轻快地打了招呼。

“……早上好。”

“这么早来这里做什么?”万里看看四周,“这里不是……还是荒废状态吗。”

学校里目前为数不多的荒废地区,据说在大火之前是作为惩罚室使用的让人不怎么愉快的地方,因此也没有什么人愿意来这里。索菲是知道的。

“因为这里很安静。”索菲回答,“没有那些‘精英’们来碍眼。”

“哦是这样。”万里接话,“我是恰巧散步到这里来的,跟你一样我也不喜欢看那些人吵吵闹闹。”

“这一点上我们算是有共同语言了吧。”索菲笑了。跟这个转校生交谈就如他所说过的那样,感觉能聊很多。

“它也是一样的吗?”

“嗯?”

万里视线指向的是依旧趴在草丛里的那个。

“这只猫是克劳斯……克劳斯老师的?”

“是啊。它叫亚莲,是只老猫了。”

“亚莲……”

“怎么了?”

“没什么。”万里一笑带过,“看起来它跟你很亲近嘛。”

“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索菲觉得好笑,“刚才我想去抱它还被拒绝了。”

“嗯~距离这么近还能安稳地待在原地不动,不是亲近是什么?”普通的话早就蹿到远处去了。

“这样……偶然而已,我之前喂过它一次,大概是被记住了吧。”

“哦~”

万里笑了笑不再说话,开始环顾周围的雪景。索菲无聊之下又转而注视起亚莲。

也许是被盯得不舒服了,亚莲抖抖身子站了起来。绕索菲的脚边转了两圈之后踱步去了另一个人那边。

“?”感受到脚边传来的接触感,万里有些惊讶地低头。“这真是……没想到呢。”

“转校生,看起来你比自己想象的要受亚莲欢迎啊。”

万里看了一眼索菲,表情莫名带着一分无奈。“也许吧?”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缓缓蹲下身子。亚莲竟然凑到他手边蹭了起来。

“哎呀……可是,我可没随身带猫粮啊。”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万里掏了掏口袋。

“该说太巧了吗,”他摊开手掌,手帕上面躺着一块曲奇,“昨晚留下的结果忘记吃了,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亚莲嗅嗅,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什么啊,转校生你也会偷偷留夜宵吗。”

“我饭量大嘛。”

索菲表示有趣地哼了一声。

“哦,对了对了。”

“什么——”索菲刚问,眼前就突然伸过来什么东西。

方方正正的,整体呈现温润的深色,外部还用丝带象征性地打了个结。

一盒,呃,巧克力?

索菲傻眼。

“Merry Christmas。”万里笑,“我的圣诞礼物。”

“谢、谢谢,不过……”突然送巧克力什么的……

“别在意别在意,”万里解释,“只是个礼物罢了,一眼看到就买下来而已。”

“哦,这样……”

“能和你相遇我很开心,索菲。”将似曾相识的话语再度说出口,万里俯下身摸摸亚莲的头后离开。

“……奇怪的人。”索菲摇了摇头,“不过我也很开心能认识你。”

转校生。

名叫亚莲的猫摇了摇它的尾巴。

 

 

END

 

 

后记

 

0. 某个被遗忘的人

 

“……祝尊敬的父亲大人圣诞快乐。”

模仿自己大儿子的语气读完刚刚拿到手的节日贺卡,达利·德里克感慨地闭上双眼倚靠在自家豪华座椅上。

“圣诞快乐,我亲爱的两个儿子。”

“不过,还是更希望这时候被人叫一声‘小达利’啊——”

 

完。(笑)

 

这是,呃,我有生以来写得最快的一次。(目瞪口呆

圣诞快乐,克兰的人们,希望你们在学园祭前能度过这些开心的日子。

后两段不小心对应上循环论了对不起啊(………………)

 

最后,没有说明的亚莲许的愿望是能认识一位美丽又可爱的女孩子。


 
评论
热度(1)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