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弦J] 纸飞机

 

※弦J,有提到一点流友

※第一人称

 

**

 

そういう設定だから。

 

 

**

 

又是一个四月。

樱花遍地的季节。气温和湿度都刚好合适,空气中遍布的光线明亮但不刺眼,穿衣指数很高便于搭配,虽然因为是呆在学校里还是勉强在外面套了一件天高的校服。

我有条不紊地充起一只一只气球,大脑也有条不紊地走着神。

四月啊……毕业季嘛。

视野远处那个人明明也是毕业季的亲身参与者为什么却在那么起劲地忙着呢。

啊,被注意到了。还回我一个灿烂得耀眼但是有点意义不明的笑。

学生会的成员过来,把眼前一大桌气球交给他们以后我就算是完成任务了——相当轻松的任务,像这样一边走神一边做都可以余下很多时间。

找我当帮手基本没必要嘛……

 

四月的高校生可是很忙的哦,毕业生要忙着毕业升学,非毕业生要忙着为前辈们准备毕业庆贺,在这里当然就是学校传统的舞会了。本来我又不是学生会的人(倒不如说是假面骑士部部员),按说是不该出现在舞会的布置现场的。

是那个人,弦太朗前辈,放学后不由分说就拉我过来了。

“我们两个好歹也算在学生会呆过嘛!”这样说着,然后才解释是学生会长的杉浦拜托他来帮忙,说是人手不够时间紧迫。

——明明看起来没有人手不够啊。顺便,差不多多余出我一个的程度。

 

弦太朗前辈的工作是把“PROM”的字牌和吹好的气球挂起来,因为在场的人里他的身高最有优势,够到高处可以说轻而易举。长得高就是好啊。

我应该也还可以长高的吧?

无事可做的情况下为了不给别人添乱还是靠边站比较好,本着这个原则角落某扇窗户边上就成为了我的选择。背后有春风吹过的感觉让我忍不住犯懒。

平时的话大概会到处窜一窜找人聊些七七八八。

倚靠在窗台上维持一个随便什么样的姿势,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视线一直跟随着一个人。

看他在梯子上爬上爬下然后换个位置继续爬上爬下,时不时跟认识的人(其实所有人都认识)笑着打声招呼,喝口水再重复大同小异的动作。

一点趣味都没有的景象我却看得离不开眼。

……就算在室内也太耀眼了,弦太朗前辈。

啊,不过,也有很多人跟我打招呼,就算呆在不影响其他人的角落里也还是会有偶尔过来聊几句的人。

不谦虚地讲,我跟弦太朗前辈也都算是学校里的“名人”了。前辈自然是因为超级显眼的造型和“要和所有人做朋友”的宣言;至于我,“情报通”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哦?

我,JK,二年C班,真名略。

部里最活跃的部员(也许仅次于悠木前辈),问题儿,轻浮男,情报通。一直都带着这些标签的一提起来就是我了。然后,包括GENE在内的另一面也只给前辈一个人见过一次而已。

因为就是这种设定嘛。

因为是这种设定,在其他人都在场的时候扑到弦太朗前辈身上也不会被觉得奇怪。虽然也可以解释成是我这样的学弟的特权,毕竟到现在并没有其他人做过这种事。

说实话并不希望别人来做。

所以呢,因为是这种设定,看似无意地比别人做出更亲密的动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究竟是不是无意就难说了啊。

是我走神太长时间了吗?会场里的人比刚才少了很多,不过弦太朗前辈还在爬上爬下。

反正是要等他一起的,多在窗边当一会儿布景也没什么损失。

说起来,小友子最近在很积极地追求流星前辈中哟。我跟她同班,隔段时间一下课就会看到她在准备什么礼物的样子,去问的话也只会被回以哥特少女的独特笑容,不过任谁都能猜出来啦。 

以流星前辈回去昂星之前的一番话为起点,这两个人之间的粉红泡泡就一直持续到现在。话说竟然小友子这边是主动的一方,流星前辈也还是不行啊。不过小友子就是那种行动出乎意料的女孩子嘛。

那么……像我这种设定的人如果对那位“中心人物”告白算不算角色崩坏呢?

就是“那种”告白。

 

 

“……那就拜托你们了哦!”

听到了这样一句话(大概是半句),在场的最后一个“其他人”也刚刚关上门离开了。我一时跟不上思路。

“学生会是把剩下的工作都交给我们了吗?”

“说是有紧急会议,让我们先照看一下这里,叫我也休息一下。”

“原来如此,”我冲着走过来的弦太朗前辈夸张点头,“辛苦了!”

“哦!”

无论什么时候都这么有精神呢前辈。不过……

只有两个人在的气氛现在的我有点招架不来啊。

不要坐下冲我笑啦!

 

手机械性地动作,把白纸叠起来再折成形。不知道怎么度过这段似乎格外漫长的时间所以选择了折腾手边多余出来的一摞白纸,不过转移注意力只是一方面原因。

用折纸飞机然后在里面写情书这样老土又少女的方式告白的我,也没有什么立场嘲笑兴趣领域落在昭和时代的前辈吧。

而且这种最简单的折纸方法也是临时用手机检索到的。有点逊啊。

如果失败……

失败的话,后果之后再考虑好了。

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所以干脆不想。

目之所及只有被谁随便扔在地上的一支荧光笔,试了试是黄色,还算是符合我的风格。虽然这并不是重点。

趁弦太朗前辈不注意写上去了,告白的话。用的都是最传统的表达方式,这种时候并没有余裕让我思考携带暗示的文字游戏。小心一点把文字都折到里面,我看着手里新鲜出炉的纸飞机想要不要先拍照留个纪念。

那样也太显眼了。

马上事实证明事前的心理准备做过多少以及自言自语的减压有没有作用真正做的时刻也就只有短短一瞬而已。

扔出去了,不过因为太紧张忘记练习一下,纸飞机扔到了对面的飞机头上。

啊……抱歉,并不好笑。

弦太朗前辈有了反应。希望不是被尖角扎痛才感觉到有人在试图骚扰他。

“嗯……JK?”他回头弯腰捡起不幸坠落的纸飞机,用疑问的眼神看向我。

其实说点什么也比把话题的主动权交给我要好。一时语塞和脑塞的我只能先傻笑应对。

“我明白了!”突然高涨上去的语调让我一个激灵。

“明白什么?”

“因为,你也很无聊对不对!没事可做真的超——难熬啊!”

“嗯……是、是啊……”与期待中的展开不同,不过也松了口气。

弦太朗前辈就是那个弦太朗前辈。

“你用的纸是哪里来的——哦,也给我一张。”看见我手边的那摞白纸,他伸手过来摸走一张也开始胡乱叠起来。

“还是得做点什么事消磨时间啊,嗯。”

我不说话,看着这个人三下两下折出了一只千纸鹤,然后鼓起掌。

“好厉害!”完全不擅长折纸的我,看到这种景象的下意识的反应。

“嘿嘿,小意思,”他摸摸鼻子,“之前可是在密封舱里折千纸鹤折到天昏地暗呢。”

“也是啊~”但还是很厉害嘛。

瞥了一眼被放在桌上的自己的作品,难道它的使命还没有完成就这样结束了吗……

虽然这样也没关系,只不过是不太巧而已。

总之先聊聊别的让心情缓和一下。

“那个……弦太朗前辈舞会有邀请哪个女孩子吗?”

“没有,我跳舞不好也没情调就不参加了。”

“诶——那暗恋你的女孩子们得多伤心。”

“怎、怎么会有这种事……”

“别小看自己哦,据我的情报你可是很多人心仪的对象呢♪”比如跟你同班的高村悠希奈前辈。

然后,用“很多人”而不是“很多女孩子”这种狡猾的文字游戏只是想稍微玩玩而已。

“真的假的……那JK你会邀请谁?”弦太朗前辈停下手上的动作,几只千纸鹤已经悄悄出现在桌上。

“现在说是不是还太早啊,我才准高三而已?……而且我是摇滚风格的啦,舞会这种跟我完全不搭哟~”

“……那有想邀请的对象了吗?”也许是我太小心翼翼的错觉,总觉得这句话前辈也说得小心翼翼。

怎么回答呢?

“怎么说~完全没考虑过啊。”暂且还是这样说好了。虽然本来就没想过要参加毕业舞会的。

“哦……哦,了解了。”他笑起来,“我也觉得舞会跟我不搭。”

“彼此彼此吧。”我打诨着。

“我想毕业的话就请大家去家里一起吃一顿火锅是最好的了,作为我最好的纪念!”

“如果是悠木前辈下厨的话还是饶了我吧。”上一次被迫吞下宇宙火锅的心理阴影还存在着。

“什么啊,你不是也说‘意外地很好吃’吗。”

“但是视觉冲击很可怕啊!”

“表象而已,表象。”弦太朗前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继续折纸。这次不是千纸鹤而是难以形容的什么东西。

倒是我最先折出来的纸飞机还摆在他手边上。

“说起来,悠木前辈和部里的其他人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否则像我们两个这样翘掉部活帮别人干活一定会被打电话询问个遍的。

“噢噢,我忘记告诉你了,”他也折出一只纸飞机并且扔出去试飞,“悠木跟贤吾参观天文中心去了,隼和美羽准备论文今天不过来,兰和春我让他们放假了,友子你比我清楚。”

是。小友子跑去昂星高中了。

眼睛追随着扔出去的飞机,看它顺利地飞到场地中央停下。弦太朗前辈露出得意的神情,似乎是在炫耀比我扔飞机的技术好。没人跟你比啦。

“这么说今天恰巧部活暂停咯。”

“差不多吧,偶尔大家也要休息一下嘛。”

“我们这种部其实平常也……”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可做,尤其是半年前事件解决之后。

“什么?”

“没什么♪”怎么说我也是下一任部长嘛,我会带领大家把部活继续下去的,虽然以我的能力来说有点艰难。

 

“喂JK。”

“怎么了?”突然被严肃(大概)地叫了名字感觉有点惊讶。

“……”

突然陷入沉默的这个人。是想到什么事了吗?

“弦太朗前辈?”

“……春天到了啊。”

“嗯,是啊。”

“说到春天……”

“嗯。”有点奇怪?

“所以说我很害怕春天啊,心里会痒得受不了……!”

熟悉的台词,不过我还是不能很好地理解就是了。

“在说什么啊弦太朗前——”

完全出乎意料的,面前的这个人突然坐直紧盯着我,让我完全无法动弹。

不仅这样,神情也一瞬间变得相当认真。

不仅这样。手竟然也被抓住了。

……等等等等一下!?

前面说春、春天……

不……不会是……吧?

一时间大脑中狂奔过各种想法最终都撞车搅乱成一团,已经半当机状态的我只是直视着弦太朗前辈张口说话的每一帧画面然后在脑内生成慢动作。

“JK,我、我——”

 

开门的声音把一切都打断了。

是开会回来的学生会成员。当然除了他们之外也没有可能是别人罢了。

弦太朗前辈反应很快已经把手收了回去,归来时机不太巧(大概)的几个人只看到我们两个面对面坐在一桌,桌面上堆着折成奇形怪状的白纸。

我或许还是平常的样子,虽然不敢确信脸色有没有异常。

“辛苦你们了!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们完成就好,今天非常感谢!”负责的干部笑脸迎过来,然后注意到了桌面上的东西。

“折得挺不错嘛!”他赞赏起来,“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送给我们装饰会场?”

“哦,可以啊!”弦太朗前辈回答。

但是有一个。

我把唯一一只自己折的纸飞机抓过来,“这个就算了吧,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哟♪”

“嗯?嗯,就是这样。”弦太朗前辈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疑惑,不过还是随着我应和,谢天谢地。

毕竟我可不想让写了“那些话”的东西挂在毕业生的舞会上啊。

 

 

回过神来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了。

弦太朗前辈折的千纸鹤和其他东西作为送给学生会的小礼物挂到了四面的墙上。虽然有点莫名其妙的,这一天也接近结束了。不过——

我攥着已经起皱的纸飞机,瞥眼过去看了一下旁边走着的人。

对方也察觉到回看过来,顺便从我的手里把飞机抽了出去。

这种时候突然?

“嗯?这里面是不是写了什么东西?”

看他马上要打开我赶紧制止,“等等弦太朗前辈!”

“怎么?”

“前辈,你要说的……我是说刚才要说的……不会是那个吧……”保险起见还是问一下最好,虽然要问出口很艰难。

“还能是哪个啊,当然是那个了。”干脆的回答配上的是一如既往的笑容。根本想象不到刚才还紧张得话也说不清……!

“我想听你的回答,JK。”

“呜哇……”尽管没有明确听到说出那几个字,心跳还是突然快得不行。这种感觉要怎么表达才好已经搞不清楚了,所以最终我也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伸手过去,“那,飞机还我好了!”

“!?怎么了突然?”他看来被我吓了一跳吧,不过我不会退让的。

“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既然是一样的内容重复了会很尴尬啊!”

沉默两秒以后弦太朗前辈像我预想中一样叫了出来。

“……哇!”

这时的我脸应该也是红的了吧。

 

 

END

 

后记:

 

感谢脑洞关键字:没拆开的纸飞机。

弦J可是能把看上去一眼就BE的关键字也转变成HE的神奇CP哦!(我就随便一说

很不会写东西,对不起。

以及,这次的风格可能受P站作者的影响比较大。


 
评论
热度(18)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