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弦J] 恋爱演习

※如月弦太朗×JK

※傻白甜日常

※自我满足向,如果有人也喜欢这对儿就好了

 

“最近的JK不正常。”

对贤吾耳语之后弦太朗紧张兮兮地等待回应,哪知道对方只“哦”了一声就继续去忙手头的调试工作。

“什么‘哦’啊,朋友不是应该互相关心的吗!”弦太朗唰地伸手指向贤吾,却被一下子拨回来。

“可是在我看来JK还是那个JK啊。”

“是的是的!”悠木凑过来附和,“还是一如既往地活跃呢JK君!”

“嗯?奇怪……流星!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刚刚跟友子一起摆弄Nagejaroika的流星自然不知道弦太朗劈头盖脸问的是什么。

“JK最近有没有异常?有对不对!”

“很普通啊。”

“连流星也——”

“多虑了吧,如月。”

“那弦ちゃん是觉得JK君哪里不对了?”

“嗯……”弦太朗摆出思考状片刻,“那家伙以前一直很粘人,但最近好像跟别人疏远很多啊。”

“有吗?”

“没有吗?”

在场的其他人一致摇了摇头。

“为什么!明明JK的确有点奇怪……”一脸难以理解的弦太朗。

“哼……说不定弦太朗さん是对的。”

精神上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谜之黑色气团,弦太朗果不其然看到了友子脸上的深沉笑容。

“友子!”

“我听说了,JK他……”

 

作为学校第一的情报通,每天在校园里乱逛自然是必备功课。到处走的同时可以跟不同的人交流不同的话题,除了跟学校里大多数人都混个脸熟以外,JK也十分享受这比其他人掌握更多情报的优越感。

“哟,JK。”

“新田,好久不见!”JK笑脸迎上去。

曾经因为被JK背叛友情的怨恨而变身独角兽座Zodiarts的新田,后来在JK自己的努力和假面骑士部部员的开导下重新与JK成为了朋友,现在也是能平常地打招呼的存在。

“我去复健了。还是想再试一试。”

“那加油啦!”JK笑着拍拍他肩膀,“我可以当免费陪练哦。”

“你这细胳膊细腿还是算了吧。”

“喂小看我啊。”

“你呢,现在跟如月他们一起混得怎么样?”

“嗯?很愉快哟!”

“看来我的问题也没必要问啊。”

“是吗。”JK笑得更开心了。

“喂,”新田稍微凑近一点俯下身子,露出可以称之为奸笑的笑容,“你恋爱了?”

“从哪儿看出来的!”

“承认了?”

“嘛~单纯的疑问。”

“凭感觉,毕竟我至少对表面的你还是比别人更了解的。”

“意外的严肃回答!?”

“原来期待的是搞笑答案吗?”

“不必了,落语部还不在纳新期。”

“什么啊那是。”新田被逗笑,“所以呢?”

“那看来我也要严肃回答才行了,”JK特意清了清嗓子,“答案是YES!”

“果然!”新田顿感自豪,“是谁——嘛,也不可能告诉我的吧。”

似乎听到一句“YES”就心满意足的新田转身离开。

笑容没有变化,JK转了转眼珠。“意外的八卦呢新田君♪那么是YES还是NO,还有对方是谁呢——”

“喂JK!”

突然听到熟悉的呼喊名字的声音,JK转身看到弦太朗隔着花坛冲自己摆手。

“弦太朗さん!”JK也大幅度朝他摆手。

几步就绕到跟前,弦太朗咧开爽朗的笑容,“原来你恋爱了啊!”

“哎!?”

 

“呼……我要吓死了弦太朗さん……”

“啥啊?”

“一是以为你偷听我跟新田说话二是惊讶你竟然也会考虑这种事三是——。”

“等等为啥这么多原因!”感觉自己是不是被当成笨蛋的弦太朗赶紧打断对方,“还有为什么到教室里来,这不是你的班吗?”

“因为,大庭广众下谈‘恋爱’不合适嘛。”JK敷衍地回答。

“哦,也对,就算是JK也会害羞。”弦太朗轻易接受了这个理由。

“请不要吐槽我啦。”

“没关系没关系!这就是青春!活力四射的青春!”

弦太朗坐在椅子上伸展手脚做了个“宇宙来了”的姿势,JK也忍不住跟着模仿起来。

“不过说起来为什么要关心这个啊,”JK放下手臂,眼睛瞪圆一脸无辜,“安心啦我不会跟Zodiarts恋爱的。”

“跟Zodiarts无关!因为我和你是朋友,”弦太朗拍拍胸口,“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啊,是这样,我都忘了。”短暂沉默以后JK轻声说。

“忘了什么?”

“没什么♪”JK恢复灿笑,“那么,弦太朗さん要帮我吗?恋爱问题。”

“当然要帮!我的直觉果然没错啊,大胆说出你的烦恼吧JK!”弦太朗雄心勃勃。

——忘记弦太朗さん行动的理由了。不是作为fourze而是大家的朋友,为了朋友而每一件事都尽力去做。

——我正是喜欢这样的弦太朗さん哟。

“不过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呢……”JK抓了抓头发,好像真的在烦恼。

“那就我来问吧!和她进展不顺利?”

“这个,还在单恋中。”

“唔哦,要走的路还很长啊。”弦太朗摸摸下巴,俨然一副专家的样子,“对方是怎样的人?”

“单纯的笨蛋。”

“原来JK喜欢这种类型!”点点头,“就是说还没有表明心意对吧。”

“是啊。因为是个超——喜欢交朋友的人,我目前还只是朋友之一。”

JK刚说完就心想不妙,一时嘴快。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发现对方正在不住地点头。

“我懂我懂,青春的烦恼啊。而且喜欢交朋友的人一定是好人,我也想跟她做朋友了!”

你真的懂了吗弦太朗さん。心里吐槽的同时也松了口气,JK瘪瘪嘴庆幸躲过一劫。

虽然就这样被发现似乎也不错。

……冒个险吧?

“弦太朗さん,”JK叫了一声旁边陷入独自感动的人,“既然说要帮我,那我有事想拜托你。”

“好,尽管说吧,我会全部接受的!”

要是听完也能接受就好了……JK忐忑不安。

“……那,”似乎是做了一些心理准备,他深吸一口气,“可以陪我做一次演习吗?”

“演习?”

“嗯……恋爱演习。”

“听上去很抽象嘛,要做什么?”

“Kiss。”

 

弦太朗迈进Rabbit Hatch的下一秒就被流星拉到一边。

“什么事流星?”

“啊,是,那个……”流星的表情很犹豫。

“怎么,扭扭捏捏可不像你啊。”

“我刚才,路过二年级楼层的时候……无意看见了。”

“二年级楼层?哦,是看到我跟JK了吗?”

“是。”被对方主动爽快承认流星有点傻掉,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这点小事不用藏着掖着,很奇怪啊你。”弦太朗摆了摆手准备走开,却又被拉了回来。

“我听到了……”

“嗯。”

“你们的对话……”

“嗯。”

“不过真的是不小心听到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弦太朗拍拍流星的肩膀,“所以到底想说啥啦。”

流星的语气更加小心翼翼,“你答应了吗?Ki、Kiss……”

“你不是都看见了?”

“咳,我说了只是路过一下。”流星站直身子,“不过有点在意而已。”不过是在意到思考其他事都会走神的程度而已。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弦太朗笑起来,“流星你在奇怪的地方很执着啊。”

这种“奇怪的地方”被人称为八卦的事实两个人其实都不知道。

“嘛……”流星自己也本能地觉得尴尬,毕竟算是探询个人隐私。

“嗯,答应了。那小子练习得还真是认真啊,盯着我一脸深情的样子搞得我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哦,哦……”流星感觉自己什么地方受到了冲击。

“好了,肚子饿了肚子饿了!喂贤吾,有没有什么吃的?”弦太朗走到桌边坐下。

“这里又不是食品储藏室,”贤吾扔过来一句话,“可别把Burgermeal吃了。”

“我又不是白痴——”

“流星さん,你在做什么?”

听到友子的关心流星回过神来。“没什么,友情真是美好啊。”

“……在说什么呢。”友子歪头。

 

“真是输给你了啊,弦太朗さん~”JK独自坐在夜晚的楼顶上吹风,“答应那么迅速我都措手不及了。”

得到允许以后逐渐靠近亲吻对方的脸颊,短短的十几秒间JK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差点爆炸。本来还想过趁机告白然后谎称练习的,不过在情绪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还是放弃了——说不定真的会说漏嘴。

而现在想想白天的自己简直蠢得像单恋中的少女。其实也差不多,不过他性别男。

“不愧是弦太朗さん!”JK一个人情绪高涨起来,“接下来要不要更进一步呢……”

 

“不如申请追加演习试试看能不能得寸进尺吧♪”

 

END


后记

 

我打每一句话都要笑上两秒钟(相信我。

高中生的恋爱真好啊,真可爱。美好的青春,恋爱的酸臭味 :)

※并不是JK单箭头。看了看写的好像是很像这样所以说明一下(你

流星可爱嘿嘿嘿嘿

希望这个短篇给你的印象不会过于OOC

 
评论(1)
热度(25)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