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KHR][骸纲] 谜底

发表时间:2013-6-9


※二十来岁的骸纲

※读起来也许会感觉莫名其妙的小文章

※文渣常识渣其实不指望写出什么好物

※以上如果OK请↓


哐当哐当。

火车按部就班地行驶在既定的轨道上,车窗外的景象飞一般登场又退场,形成绿色的流体。

看起来有点想吐。

泽田纲吉把视线转回车厢内,重新落在对面的男人身上。

六道骸右手端一杯咖啡,左手随意地翻着一本书,看起来好不悠闲。

但是泽田纲吉却悠闲不起来。

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打破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沉默。“那个……骸?”

“什么?”六道骸抬起头。

“这样做好吗……违反任务要求随便跑到这里来……”里包恩会杀了我诶。

“不喜欢的话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六道骸语气一如既往地轻浮,“不过是你自己非常想去我才带着你来的吧。”

“啊啊,那倒没错啦。”

泽田纲吉自暴自弃一般后仰身子靠上椅背,闭上眼睛,想象着回去之后将遭受的地狱。

“里包恩绝对会杀了我的。”

“就算不这样做你每天的生活也都是地狱吧,所以没什么区别。”

“被你这么说我还真是可怜呢。”

插科打诨到此为止。大概对方也觉得有些无聊,于是不再理睬自己又专心于手上的书本。

很不巧泽田纲吉没有带路上消遣的东西,因此只能再次转头望向窗外的流体。


三天前彭格列十代首领泽田纲吉接到了一项前往巴西的任务,助手是六道骸。从意大利飞到巴西,稍作休整便执行任务,整个过程十分顺利,准备回程时却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六道骸拦下准备登机的自己,神秘地一笑,只对自己说了一句话。

“要不要和我一起逃到世界尽头?”


于是泽田纲吉现在才会坐在南向的火车上忍受被冷落的无聊。

真是的。什么叫“逃到世界尽头”啊,又没犯下什么人神共愤的恶行。

泽田纲吉放松了身体,将头倚靠在车厢壁上,他的微小动作并没有引起六道骸的注意。

火车已经驶过了森林,放眼窗外是大片空旷的平原,这让他感觉好了很多。喜欢开阔明亮的事物,他想也许是他天性使然。仿佛找不到边际的天空和广阔平坦的大地,想象着置身于此的自己,似乎就无所不能。他闭上眼睛感受着窗外风景变换带来的平静。

唰。

泽田纲吉瞥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他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距底页的厚度大约只剩五分之一,眼看又要看完一本。

六道骸就不符合自己一贯喜欢事物的标准。阴暗、神秘、任性,总是发出令人脊背发凉的笑声,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连泽田纲吉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跟这种人走这么近。


跟六道骸何时走近的这种事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一件似乎可以称为两人关系变化的关键的事件。他回忆起一年前的那天,被告知即将奔赴意大利正式接任九代首领称为彭格列新的掌权人时,他终于没有像以往一样拒绝,但是却从家中跑出去,漫无目的地游走在白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感觉看到的一切都陌生得可怕。最后,他竟鬼使神差地跑到了黑曜乐园门口。

进入到破旧的大厅,眼前忙碌的景象让他吃了一惊。黑曜的成员们忙碌地穿梭于空旷的房间里,角落堆着几个塞得满满的纸箱,犬正忙着把一大堆不知道是玩具还是什么的东西从自己的房间拖出来。不过这热火朝天的场面跟某个沙发上稳若泰山的男子丝毫不沾边,他端着一本书看的自在。

“骸,你们这是……”泽田纲吉有些慌乱,这种气氛显然跟平时的黑曜不同。

“是在搬家啦小鬼!看不出来吗?”M.M.不耐烦地回答他。从她的费力程度来看她的家当大概是最多的。

六道骸也注意到了泽田纲吉的出现,放下书本笑着说:“没错。我们要离开日本。”

“诶?!”

“骸先生说留在日本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要离开。”千种推推眼镜。

“等,等一下啦,为什么说走就走啊!”泽田纲吉感觉自己已经语无伦次了。

“千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吧。”

“可是……”

六道骸无奈般地耸了耸肩,要其他人先回避一下。大厅里只剩他和泽田纲吉两个人,一下子又空旷了起来。

“骸……”

“我知道,你要成为彭格列首领了。”

“哎,你是怎么……”

“因为这个我才要搬走的。”

“……我不理解。”

“不理解也罢。”

“感觉你好像在猜谜。”

“我说的正是谜底。”

泽田纲吉皱眉。这对话有点熟悉。

六道骸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位置,好像要自己过来。

泽田纲吉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他旁边。

“听你说话的口气,看来是同意成为黑手党了呢。”

“啊啊,是啊。感觉好像……逃不过去了。”

六道骸的眼神下一瞬间变得锋利起来。

“听里包恩说了那么多,其实我早就知道肯定躲不过去啦。无论再怎么排斥做这种事还是要做,但就是想尽量拖延啊。‘成为十代首领的必须是我'这种觉悟我还是有的。”

……

“为了保护大家……为了让大家都能开心,这件事终究还是要由我来做。”

……

“骸你也……有相同的感受吧?想要保护黑曜的大家,就算无比讨厌跟黑手党扯上关系也不得不成为所谓的守护者。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会说服爸爸让你自由的,至少让你自由……”

“你还真是天真呢,泽田纲吉。”

“哎?”

“我可没有你那种软弱的想法喔。说到底我做这些不过是为了自己罢了,犬和千种他们只是被我利用,你明白的吧?”

“这个……”

“再说,”六道骸抬头看向黑漆漆的天花板,“做什么是出于我自己的意愿,你没资格品头论足喔。”

“抱歉。”

“我会成为雾之守护者。你不必担心这方面的事。”

泽田纲吉有点不可思议地看向六道骸。

“哈哈,”对方好像很开心地笑了两声,“那么,为了补偿你我的损失——”

六道骸站起来向他做出邀请的姿势。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旅行呢?”

话题转换得真是够快。为什么会突然提出旅行的想法啊,莫名其妙的家伙。泽田纲吉忍不住笑了出来。但看对方大有自己不回应他就不改变动作的架势,泽田纲吉暂时忘记了刚才的负面情绪开口道,

“好啊。去哪里呢?”

“去哪里呢……哪里都无所谓。”六道骸慢慢地接近泽田纲吉,“不如先和我定下契约吧。”

“谁要和你订……”

……

被吻了。

六道骸一脸笑意地拉开一点距离观察着刚刚被自己突袭的男子。

“哦呀。竟然没有害羞,真是无趣啊你。”

“为什么要害羞啊。不过倒是的确被你吓到了。”

“啧,原来彭格列其实意外的是这种开放的角色?”

“才不是啦。”

六道骸摊开手,又重新坐回沙发上。感受着身边柔软的沙发凹陷下去又恢复了一部分形状,泽田纲吉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差一点就露出破绽。

心脏跳得很快。可是不能被骸发现,他这样决断着。嘴唇互相触碰的触感还残留着,泽田纲吉决定无视它。

“刚才那样莫名其妙的。”

“哦?是指接吻的事吗。”

“不用说这么明白也可以。”

“噗,”六道骸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果然还是害羞吧。是初吻吗?”

“……与你无关。”

六道骸笑的声音更加明显,他伸过手来胡乱揉了一把泽田纲吉的头发,后者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泽田纲吉不再理会对方的挑衅,问出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在意的问题。

“那本书是什么?”

“是这个吗?”六道骸向他展示了一下书的封面。

“小王……子?”

“是啊。”

“……”

“怎么,泽田纲吉,你今天沉默过头了吧。”

“不,是我受到的冲击太大。”

“嗯?”

“因为完全不搭。”

“面对你的评价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伤心呢。”

“果然今天有问题的是你而不是我吧。”

“是吗?”

“……”泽田纲吉感觉自己又陷入了某个无法回头的死循环。

“我原本想要杀了你的。”六道骸低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你说什么?”开玩笑的吧,为什么会突然提到这个啊。

“知道你今天要对自己的未来作出决定的时候,我想着要是你同意成为黑手党就在今晚把你杀掉,而且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再留在日本,所以才会开始搬家。”

“哎……”

“但是你却跑来了。毫无戒备地自己跑来了。说实在的这把我吓了一跳。”六道骸好像想到什么不高兴的事情一样闭上双眼,“因为我还没做好准备杀你。”

什么啊,这是。

“这也算是……你救了自己吧,哈哈。”

六道骸再次睁开眼睛,这次泽田纲吉看清了,他的表情。

又温柔又无奈。

“所以刚才的是契约啊。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想起来了。

——我可怜你,你那么单薄,呆在这个坚硬的地球上。如果有一天你特别怀念你的星球,我能帮你忙,我可以……

——噢,我明白了。但是你说话为什么总像猜谜似的呢?

——我说的正是谜底。


之所以跟六道骸走得近,是因为其实是一种人。

但是很奇妙的,觉得他是可以陪自己一直走下去的人。

而且能走到最后也说不定。

所以才能和他形成这种其妙的关系吧。


另外,虽然本人没说,这次旅行是六道骸兑现的一年前的承诺。


泽田纲吉觉得他对六道骸正在看的书又产生了兴趣。

“那是什么?”

六道骸抬头,扬了扬手中的书本。

“怎么还是小王子。”你难道看了一年吗。

“是另一个版本。”

“情节不一样吗?”

“完全一样。”

“……”

……

“有时候我真的弄不懂你,骸。”

“那真是万幸了。”

泽田纲吉无奈地笑了笑:“你说话总像猜谜似的。”

六道骸悠然地与他的彭格列对视。


我说的正是谜底。


-Fin-


后记之二(?):

不知道这篇算不算黑历史(。其实本来想写长一点的(。

 
评论
热度(4)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