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DM][太光] 梦醒

黑历史发表时间:2012-7-22


※曾经的燃战应援文(说起来都是泪)

※略隐晦,BE


>> 迟梦

“喂,你怎么总是惹火我啊。”

总算解决了魔鬼兽定时导弹的威胁,太一和光子郎虚脱一般的倚靠在阳台的栏杆上。

“嗯?”

“我是说,总是这样,你想做什么?别让我再情绪失控了。”

“……”

导弹落水激起的波动已然消失不见,只有面前的河水诉说着从未发生过的故事。

“喂,光子郎?”

对面的少年只是深吸一口气, “没什么,是我大意了,抱歉。”

怎么可能。

心思细腻如他,怎么可能大意到一再触犯自己的底线。

“太一,武之内家来电话了哦~”

还想再反驳些什么,却被妈妈(百度)的声音打断。

“诶,阿空的电话?!”

他的想法终究还是简单得很,自然更关注心仪的女孩对自己的态度如何。

“太一,阿空可能原谅你了啊,快去吧。”

“嗯,那个……”没来得及回答些什么,脑子已经指挥着他的身体冲出了房间。

“喂,喂?阿空?……嗯,收到邮件了?那件事真是对不起,是我不对……啊?名字后面?遭了(小声)……啊哈哈,没什么啦……”

与客厅里太一打哈哈的声音形成明显对比的,里面的房间很静,光子郎仍旧依靠着栏杆,也许在听门外通话的内容,也许在望着远处的什么。

只要能让你清醒,做什么我都愿意哦。红发少年轻轻地吐出一句话。

一阵微风吹起,淹没了似有似无的声音。


>> 碎梦

敲门声。开门声。

“哟,大和。”太一让对方进了屋。

“你的头发……怎么了?”某个人尽力忍住笑问。

“这个啊,在岛根的理发师帮忙剪的。”咬牙的狰狞表情怎么看都与他平静的语言不符。

“噗,”实在忍不住想嘲笑一下这位友人,却被狠狠地回瞪了一眼,“抱歉嘛,只是太有冲击性了。”

“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用词。”

“好,好,知道了啦。”

“不说这个了,你暑假过得如何?”

“别提了,之前的一仗打得神经绷紧了,还没缓过来呢。”

大和仰头喝了一口汽水,“这样啊,我也差不多。”

太一走过去坐到大和旁边。“怎么,来我家只为了说这事?”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锐了?”

“才没有,我一直都很敏锐的。”

大和直起身子,把玩着手里的饮料瓶,太一在一旁静静地等着,尽管有些不耐烦。

“奶奶她知道我父母离婚的事了。”

淡淡的一句话。

太一知道自己这时应该做什么。他应该依旧静静地听,就像当初听光子郎一句一句向他娓娓道来自己的身世一样。

“父母离婚几年来我们所有人都瞒着奶奶,一直以为她不知道这一切,但是我和岳临走的那天晚上,奶奶叫过我说,”大和稍微停顿了一下,“她说,就算我的父母不在一起了也要好好照顾岳。”

“我没想到奶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更没想到她可以表现得这么平静,要知道我父母离婚的当晚我哭了一夜。”

“回到家里的那天我失眠了,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我想逃避了……”

太一发现一向强势冷漠的大和也会有这样示弱的时候。他会承认自己哭过,而且哭了一夜。

“呐,大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你的奶奶一定有她自己的处世之道,一定是不无道理的。光子郎说过,过去的不会改变,她一定也是明白这一点的吧。”

大和转过头来看着他。太一继续说,

“呵,由我说出来可能没什么说服力,大和,接受这一切吧。”

“真的很像阿空啊。”

“什么?”

“你跟她说的话,几乎一样。”

“……”

太像的人,恐怕是不适合在一起的吧。

大和伸出双臂打了个呵欠,“算了,不说了,我果然不喜欢你们这种性格。”

“诶?没关系吗?”

“都说了没什么事了,不要瞎操心。”

“知,道,了……”


>> 实梦

2002年12月25日 下午

三个人无声地走在路上,后面是默默跟着的三只数码兽。

一个人先开了口,“太一,阿空和大和他们怎么样了?”

名叫八神光的女孩诧异地抬起头,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发起话题的少年。

“他们怎么样,我怎么会知道。”

“应该是在交往了吧。”

“啊,应该是。”

“看阿空经常一脸幸福的样子呢。”

“大概吧。”

太一独自走在前,光子郎走在后面,小光能看到的只是自己哥哥的背影和光子郎被夕阳模糊了的脸。

“大和喜欢阿空很长时间了,这也算是终成眷属吧。”

“我们该祝福他们对吧?……”

终于忍不住回头粗暴地提起红发少年的衣领,“我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哥哥!”小光急忙想上前制止。

而被提起领子的一方只是淡淡地看着他,“我说,我们该祝福他们吧。”

决定分组时跟岳一组,把小光交给他,除了尊重岳的选择以外还有不想让妹妹发现自己的失落吧。

终究还是放不下。

就算平安夜微笑着鼓励她送礼物给喜欢的那个人,就算那个人是他同甘共苦过来的朋友,终究还是放不下这份积淀了几年的感情。

但是放不下又能怎样呢。

揪住衣领的手慢慢松开,太一撇过头狠狠啐了一声,然后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你总是做这种让人讨厌的事。”

光子郎移开步子在后面跟上他的,亚古兽和甲虫兽也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了小光身旁,只留得前面两人缓缓地走着。无声。

小光默默地望着刚刚的一切,眼睛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 幻梦

烈日下,两个身影和另外两个会合。

“光子郎,到底出什么事了?!”

“玄内先生通知我说有个地底工厂能量释放异常,极有可能发生爆炸!”

“那怎么办?有办法制止吗?”

“我在想办法,好像进去修改一下程式会有用。”

“怎么没叫其他人来?大家一起的话可能比较好吧?”

光子郎停住了动作,注视着眼前的人。“叫他们一起来做什么?送死吗?”

其实也没打算叫他来的。但是。

太一睁大了眼睛,“送死?!怎么这样说?”

“这里现在很不稳定,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地底的爆炸还有可能引起类似地震的一系列变动,多叫些不懂的人只是纯粹送死而已,这里只要我去就可以了。”

“我也一起去!这样太危险了!”

“你去只能更危险罢了。还有,”光子郎扯出一点笑容,“如果我出事了,你可以去救我啊。”

这是不可能的吧。

“不过嘛,那都是后话,太一你不相信我的能力吗?我会活着出来的哦。”

“我怎么会不相信。”沉下语调的话。

他很想不相信,很想冲上去跟他一起进入那个危险的地域,但是身体丝毫不能动弹。

一阵进化之光。

“走了,比多兽。”光子郎坐上伙伴的背部,没有回头。

“对了,太一。”

大型昆虫类翅膀扇动的声音让接下来的话语有些模糊。

“梦,该醒了。”

接着,眼前一片白色蔓延开来,耳边似有一阵巨大的轰鸣声。


>> 梦,梦,梦……

太一睁开眼睛。

涌入鼻腔的是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四周围是刺眼的白,他躺在床上,试着动了一下。

尖锐的痛。

围在床边的有很多人,他能看到小光极力忍住眼泪的表情,大和的眉头紧锁,美美抱住阿空哭个不停。

再远一点的地方,大辅猛捶着墙壁,一乘寺不忍地撇过头,没见到小京和伊织。

那个人呢。在哪里。

“太一,你终于醒了。”

“太好了,你醒了……”

“身体还好吗?要不要叫医生?”

太一微微动了动头。“不必了,谢谢。”

“光子郎呢?”

回应给他的是一片沉寂,除了美美依旧抽抽嗒嗒的哭声。

——“梦,该醒了。”

那句话,当时的确没有听到。

梦,该醒了啊。


>> END


附:

这里是写文之余的碎碎念- -

八神太一毫无疑问的是我的大本命无误,正因如此本来想弃掉燃战的我看到古燃里有太一就又屁颠屁颠的跑来了= =

第一次写应援,还请大家支持。

本文为太光向(其实本来设计的是微太光向,但是收不住了囧),如果你从中看到一点太和向我没有意见因为我自己写着写着都看到了太和这是怎样orz

不多说了,2600多字的小短篇,分成了几小段以后看起来可能比较跳跃,但我希望借此表达出些什么。


 
评论
热度(7)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