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BLADE] Undead饲养法

※剑,TV原设吃了

※可以把Undead卡牌当库洛牌看(你

※这里的Undead可以再放出不过收放由骑士自己决定(美好的愿望

※(大概是)各自独立的片段

※第二段几乎全是私货

※结局(09)可以跳过信我()

 

 

01

 

“喂,无聊死了——”被困在卡牌里的矢泽敲打着边框,最终的外部效果是剑崎感到自己手里的一摞牌正在进行微弱但有规律并且令人烦躁的晃动。

“你喊什么我也不会放你出来的。”想起前几天放矢泽出来的时候他把虎太郎家搞得一团糟的场景剑崎闭上眼。

“foooooooooo,等我下次出来肯定要你好看,人类~”

“那你就永远也别出来了。”剑崎把牌扔到桌上。

“你你你——!!”

“还有什么话要交代吗?”剑崎眼睛向下斜。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矢泽眉飞色舞地提议,就算看不见他的脸剑崎也能感受到他的眉飞色舞,“我提供你一个情报。”

“什么?”剑崎稍微有了点兴趣,低头听他说。

“有个特别吵的家伙刚刚趁你不注意跑出去了哟——我头上那个。”

“根本没人比你吵……类别King!?”

“回~答~正~确!”

剑崎拾起牌来翻了一遍,确实少了一张K。

“啊……那也是个麻烦的Undead,估计又得捣乱了,得赶紧找到他!”剑崎撂下牌匆匆起身,马上消失在矢泽狭窄的视线里。

“喂、我还没说完呢,情报都告诉你了让我出来啊???”说完才意识到根本没说出交易条件的矢泽特别想踢飞他所在的这张桌子。

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

 

02

 

今天是开室外烧烤party的日子。

虎太郎悠闲地哼着调子准备烧烤用的工具,他刚刚把烧烤架抬出来擦干净,现在正在数穿食物的铁钎。

“橘先生、睦月和望美来了,还有天音和始,鸠先生也在,虽然还有一些奇怪的家伙……算了不管,难得这么热闹,太棒了!”

“自言自语什么呢?”

“剑崎君,”虎太郎抬头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的剑崎,“没什么啦,很高兴而已,大家都聚在一起了。”

“哦——”剑崎点点头,“那个,我渴了。”

“饮料在那边,自己拿吧。”虎太郎继续数铁钎。

“我想喝牛奶。”

虎太郎停下动作。“诶?我记得你不喜欢牛奶的啊,怎么劝你你都没反应。”

“现在想喝了。”

“那太好了,孺子可教,牛奶可是最佳饮品!看在你终于理解的份上破例分给你几瓶好了。”

“冰箱里那些的话,全部喝完了,还想喝。”

“啊?”虎太郎呆住几秒咀嚼剑崎这句话的意思。

剑崎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全部……喝完了?你在开玩笑对吧?”他还是不敢相信。

“没开玩笑啊。全部喝完了。”

“剑崎君你……我的牛奶啊……”虎太郎无力地垂下头,“怎么这样……太过分了……”

“抱歉,突然想喝就。”剑崎面无表情双手合掌。

“……算了,再买吧,不过你以后一定要先告诉我!”

“我~知~道~了~”

看着对方得知被原谅后马上灿烂起来的表情虎太郎无语。

“没发烧吧剑崎君?”一手贴上剑崎的额头一手贴上自己的,“体温正常啊……还稍微有点低过头了,你今天很奇怪啊?”

“是你想多啦。”剑崎拉开虎太郎的手,“不就是喝光你的牛奶吗,真小气——”

“我、我都说过算了,小气的是你才对吧?什么事啊。”虎太郎不满地噘嘴。

“真是有趣的家伙啊。”

“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喂,虎太郎,我还是渴。”

“没有了。”

“找别的替代品就好,我要求很低的~”

“出奇的烦人的剑崎君……要喝什么啦。”

“饮料!最好是鲜榨树汁,很美味的……”

“等一下,”虎太郎怀疑自己听错了,“你确定说的是树汁?树的,汁!?”

“没错啊,有问题吗?”

“有很多好吗!!”一向好脾气的房东感觉思维都混乱了,“……你不会只是在整我吧?”

“怎么会~”剑崎故意凑近,与虎太郎对视,“我只是对你很感兴趣嘛——”

感到一阵恶寒的虎太郎慢慢后退扯了扯嘴角:“建议你还是去医院看看,剑崎君……”

“你这样说我很伤心啊,我是想跟你更深入地交流——疼。”

剑崎捂住脑袋不满地回头。“哎~这么快就发现了啊,无聊。”

“!??”陷入震惊的虎太郎,下一秒看到有些难以置信的画面。“剑崎君有两个!?”

“我我我,我才是真正的剑崎。”说完头上接着又挨了一个手刀。

“谁信你啊。”剑崎一脸这人怎么这么无聊,“虎太郎,他没干什么事吧?”

“啊?啊……是Undead吗……没啦,除了喝光了牛奶……”

“Undead是什么没个性的称呼啊,可以叫我king吗?”“剑崎”接话,“还有那是骗你而已。”

“哈?”

“我是真的对你很感兴趣哦,你这样的人类真好玩。”眼疾手快接下剑崎忍无可忍的攻击,king变回自己的样子对他宣告,“我说过的吧?我对Undead之间的战斗一点也没兴趣,我最想做的就是给人类世界捣乱。”

“我记得很清楚,所以你现在就回去吧。”剑崎毫不留情地掏出封印卡。

“等等,我才刚出来不久哎,空气都还没呼吸够呢。而且你看,我也没像Queen(男)那样造成实质性的破坏对不对?”king依旧是游刃有余的语气,只是不动声色地与剑崎拉开了距离。

“谁刚才说最想做的是捣乱啊——”

“嗯?有谁说过吗,真是调皮啊。”

King平静地接受着剑崎和虎太郎两个人无言的视线。

僵持接近一分钟之后剑崎还是决定暂时放过这只黑桃K。“那好吧,就允许你再待一会儿。”

“Thank you, my master~”

“随便你了。”剑崎叹气,“应付K真是很累啊。”

他默默怀念起被自己关禁闭的矢泽。

 

03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Queen之一的蛇Undead——梓美,独自站在白井宅空旷的草地中间警觉地探查四周,但是显然在极为和平的景象中这一举动完全多余。

“可疑,太可疑了,这一定是什么假象,和平的表面下往往危机四伏哟。”

并没有人或者Undead理会她的自言自语。

梓美丝毫不在意,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今天好像原本应该很热闹啊,Joker也在,那么可是趁机取胜的好机会——封印Joker的肯定是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带有蛇类标志性又微妙地有些脱节的笑声自打发出之后竟一发不可收拾,想想大概Queen自己沉溺到什么美好的胜利幻想中无法自拔。下级的不死生物们自知打不过类别Q于是能躲多远躲多远,而拥有人形的上级家伙们对此则是见怪不怪。

“那个女人在做什么啊?”梅花Queen城光坐在旁边瞅着,一脸不屑。

金居喝了一口从宅邸主人那里要来的咖啡。“自我释放吧……但是也太过奔放了。”

“只要别打扰老夫午睡就行了。”大象的Undead大地压了压自己的遮阳草帽。

“喂这怎么看都是打扰的程度了吧啊?”矢泽忍不住伸长脖子质疑。

城光看起来依旧没什么兴趣:“哼。不过是低等的冷血动物。”

但是这可以穿透耳膜的规律的笑声持续大约10分钟后终于有人坐不住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梓美的自我沉浸机制能够维持这么长时间都感受不到任何尴尬。

“我说你这个Queen好烦啊!”喝不下果汁的King表现出不满。

“有什么事吗,我的败将?”梓美很开心地回复。

“啧,”心里想着区区一只Queen竟然管自己叫败将,King手上的行动倒是干脆利落许多,“我就帮你闭嘴吧。”

轻易举起手边烤了一半肉的烧烤架扔了出去,目标当然是梓美,虽然更精确一点是朝着脸扔过去的。

然后铁架也如愿地正中目标。

世界仿佛安静了几秒钟。

“……啊啊啊啊啊!!!!!!”已经快速反应变回Undead形态抗下King的烧烤架攻击,不过变成蛇形的脸部还是遭受了灼热温度的重创。加之以前有过类似的恐怖经历作为阴影,如果现在恢复人形所有人大概能看到她狼狈逃跑的稀有(大概)场面。

梓美去处理伤口了。世界终于安静下来。

“不过,浪费食物可不好啊。”嶋昇先生看着Queen消失的方向叹息。

 

04

 

吉永美雪现在不开心,十分、非常,不开心,而且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熟人也小心点的气息,从她一脸烦躁坐在休闲椅上的样子就能够判断。

但是总会有不怕死的人凑过去。

“哦真少见啊,干瞪眼的植物女王殿下。”矢泽过去调侃。

美雪抬头瞥了来者一眼又恢复原来的姿势,“有何贵干?”

“没什么~只是关心一下你。”一听就是虚伪而欠揍的语气,围观群众表示下一刻看到他被拍飞都不会奇怪。

“多谢,然后根本没必要。你可以走了。”美雪迅速摆摆手,“你在眼前很碍事。”

“切,无趣的家伙。”Queen(男)离开Queen(女)朝着King凑过去,他显然是太无聊了。

而在另一边的角落里。

“哎——所以她就这样一直坐着了?”剑崎和广濑默契地提出同样的疑问。

“啊,就是这样。”始不动声色地起身,“我都告诉你们了,不用继续蹲着了吧?”

“是是,谢谢你。”还在蹲着的剑崎赶忙道谢。

“那我走了。”

临时的情报提供者离开,剩下的两个人继续蹲在草从后面观察着。

“呐,剑崎君,真想不到那个人会乖乖听话呢。”

“同~感,当初可是把我们都骗得团团转啊。”

“所以有没有可能,她是真的喜欢虎太郎?”

“这个可难说……不过有可能哦?”

从自称凑巧路过的始那里听来的消息,虎太郎要求红心Queen也就是美雪在院子里呆两个小时,并且不能伤害其他人和Undead。然后被要求的一方竟然还照做了。

“她也是个不可思议的Undead啊……”

“说不定意外地纯情呢。”广濑笑起来,“让我都想帮她一把了。”

“喂,当真?”

“多少有点……”

“还是先跟虎太郎确认一下比较好吧?”

 

极其不爽。

美雪换了一个姿势,抱起手臂一个人生闷气。

自己为什么要乖乖听那个笨蛋人类的话在这里干坐着,一点也想不通,明明可以无视所谓要求按自己喜欢的来,相川始也没有干涉她的行动。

不爽。但她还是努力维持自己的淑女形象,这出于兰花本身的自尊意识,还有从人类世界学到的规则。

说到人类世界的规则,她现在也不是太懂。她一直以为人类社会不过是弱小的生物聚在一起自卫的产物,他们天生对其他物种怀有恐惧和敌意,而且不堪一击。但是这形成已久的观念在面对白井虎太郎时产生了极大的动摇。

“啧,说什么‘不能见死不救’啊,笨蛋吗。”美雪勾起笑容,但对这笑容比嘲讽更多了一丝温度却没察觉,“我可是Undead哦?”

也许,植物的感情会更迟钝一些。

 

与此同时,两个热衷自家房东八卦的房客正在屋里找另一个当事人对峙,不对,是询问。

“诶?你、你们怎么知道的……”虎太郎正在喝牛奶的动作停滞下来。

“保密啦保密。”剑崎避开这一点,广濑接着凑上来,“我就直接问好了,你还喜欢美雪小姐吗?”

“咳,”虎太郎差点呛着,“你突然这么问我也……”

“你看她都在那里坐了很久了,也遵守约定没有伤害别人哦。”广濑拉虎太郎到窗边,从他们的角度可以看到美雪半张气呼呼的脸。

“呜啊,表情好可怕……”虎太郎后退半步,“会不会要求过分了啊……”

“哎?这是在担心她吗?”剑崎凑过来。

“不不是啦,我也没想到她真的按我说的做了……之前是说做到的话等会儿会去见她,怎么办啊……”

“还有这样的约定啊?”广濑兴奋起来,“什么啊简直跟女孩子的考验一样——不过对象反过来了。”

“广濑小姐!”

“好好,抱歉。”毫无诚意的合掌。

“真是……”

“就去见她嘛虎太郎,看来她还挺执着的。”

“啊……我是不太想见她才这样躲着的,想的是反正美雪小姐不会在外面呆多长时间。”

“但是始已经走了哦?”

“不是吧?”虎太郎目瞪口呆。

“走了啊。既然这么不想见就叫始回来吧……”

“不,等等,还是算了。”虎太郎放弃一般闭眼,“我去就好了吧——”

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想见的。

 

05

 

始停下脚步。他多次察觉身后有人跟踪但是没有理会,这次他觉得有必要问个清楚。

“是谁?”他冲着身后的树发问。

“……是我。”跟踪者老老实实地出现了,看到他的瞬间始露出一丝无奈的表情,这表情又马上消失。

“又是你吗。”

“是,又是我。”

“我都说过不可以了吧。”

“但是我无论如何都!”

“不可能的。”

“请不要这样心胸狭窄!你的其他牌都被释放了我是知道的,为什么不肯释放Chalice呢,我期待与他的再次对决已经一万年了!”

“这我也说过,唯独Ace牌是不能释放的。”始本想甩开黑桃Jack的高原,考虑片刻又加上一句,“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怎么这样……”高原脱力倒地,“我们的再次见面究竟要要等到何时,Chalice——!”

 

06

 

“橘先生,你在那里看什么?”剑崎看到站在河边眺望的橘。

“啊,没什么。”橘淡淡地回答,“来看看风景。”

“这样啊……伊坂他怎么样了?”

“我叫他去对面河上打坐了。”

“打坐!?”剑崎吃了一惊。

“跟鸠先生学的。他说打坐能修身养性,我就叫伊坂照做了,希望他重新做Undead。”

“但愿能有效吧……说起来不怕他逃跑吗?”

“我拜托嶋先生派奈雀儿去监督了,同为鸟类他应该也不会怎么样。”

“诶……”

另一边,伊坂则一边脸红感受着落在头顶的奈雀儿一边认命打坐。

“橘,你给我记住……!”

借用漫画梗→戳我

 

07 (一句话梗)

 

● 黑桃9的Mach仗着速度快的优势跑去骚扰广濑小姐,结果被哑铃砸晕。

● 方块K金居看着其他Undead疯来疯去冷眼旁观,结果多次躺枪青筋暴起。

● 天国的红心K(镰田)因为被Board改造过所以无法释放。

● 某次黑桃10Time险些造成全球时间停止,因此所有人(和好事的Undead)一致决定把他永久封印。

● 方块9Gemini乐此不疲玩着让其他人猜哪只是自己真身的游戏,结果每次都被识破。

● 梅花10Remote为自己失业而感到悲伤。

● 红心4Float今天又被人问起为什么不开心了,怎么办。

 

08

 

“那边还真热闹呢。”睦月走近并排坐在阳伞底下休息的自家三个Undead。

“是太吵了。不过也与我无关,随他们去好了。”梅花J大地伸了个懒腰,眼睛一直没睁开。

“睦月,你小子过来干嘛,”城光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友好,“不跟你那些同伴混在一起。”

“别这么说嘛……”睦月干笑,“想跟你们聊一聊,之前也……没什么机会不是吗。”

“哼。”老虎的Undead把头别到另一边。

嶋昇招了招手让睦月坐在旁边,“别在意,她也没有恶意——我想你懂的。”

“嗯。”睦月看了一眼城光,对方没什么反应,“我带了望美做的饭团,不嫌弃的话你们都吃点吧。”

“哦,那真是太好了。”嶋昇面带喜色,“听说你女朋友的手艺很不错啊。”

“是听……她说的吗。”

“你猜呢。”年长的狼蛛回以一笑,“那边的,你要不要吃?”

“给老夫留一个,谢了。”大地依旧没有睁眼,只是向睦月摆摆手打声招呼。

“是,我知道了。”睦月特意留出一个饭团,然后看向城光,“你呢?”

知道那个人是在叫自己,城光只伸出一只手,什么话也没说。睦月把饭团放在她手上。

“这是加了梅干的,吃起来会清爽很多。”

“哦~怪不得这么好吃。”嶋昇称赞,“真不错啊睦月。”

“是,嶋先生。”

“喂,”梅花的Queen突然开口,她的份的饭团已经解决掉了,“还是很无聊啊,小鬼。”

“我总被你这么说呢。”睦月笑,“我就是这么无聊的普通人啦。”

“啧。”没想到被干脆承认了,她没话说一般咋了下嘴。

“放心吧,我会努力成为合格的骑士的,也多亏了你们。”

看着睦月发自内心的笑容城光没了劲,“啊。我知道啊。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怎么走都是你自己的事了。”

“就是这样。要加油哦睦月!”嶋昇也为他鼓劲。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前后辈游戏还真能玩上瘾啊,”一直默不作声的大地突然插嘴,“也带我一个怎么样,毕竟我们也共同战斗过了。”

“是!以后请多关照!”

看着眼前三个仿佛自己长辈的Undead,睦月露出了今天以来最开心的笑容。

 

09

 

清晨。

上城睦月从清晨的梦中醒来。

短暂的记忆片段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它们在眼前排列整齐,却又突然打散,消失不见。

是梦啊。

早该知道是梦的。

睦月有些遗憾地想着。

不过也过去挺久了……感觉很怀念。

他的的确确有时能够听到由他封印的Undead的声音,这个现象持续了好几年,就算卡牌早已不在手中也是这样,睦月对这似乎是意外获得的特殊体质感到欣喜。

完全的欣喜。

没有忘记。不会忘记。Undead们的故事与那些同Undead战斗的人们的故事,睦月愿意将它们封存到心底。

而今早的梦太过真实了,睦月不得不怀疑这是否就是曾经存在的过去,或者是传闻中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的经历。

大概是的吧,不,一定。

“好,接下来准备去面试吧!”

向着明天充满干劲地大喊。

 

 

END

 

 

后记

 

感觉睦月真的会做这种梦……人类和Undead和睦相处,后期能了解Undead想法的睦月一定期待这样的场景。第一次看剑到后期的时候就已经不觉得这些Undead是什么反派了,他们都是为了自己的种族而战的个性鲜明的不死者。也许因为上一次Battle Fight胜利者是老祖宗所以再次释放的Undead很容易拥有人类的感情,我愿意这样相信。

至于永远停滞的Battle Fight,这样就足够了。

……结果还是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感觉表达出来,痛恨自己的词汇量(

最后推荐一下P站作品,Undead家族paro四部曲,特别可爱w

 
评论(15)
热度(45)
  1. 污鸦逆光时刻 转载了此文字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