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剑虎] 沙漏

※剑崎一真×白井虎太郎

※题目依旧简单粗暴

※TV结局后,不考虑官方小说

※不会写

※虽然他们都很天使,但是我写东西就这个调调(……

※对不起,用了很乙女很矫情的梗

 

 

距离最后一次呆在这里,到底有多少年了呢。

青年模样的男人靠在墙边,独自思考着这一与他的外貌极为不符的问题。

眼前“白井农场”的旧牌子依旧挂在栏杆上,倒是与回忆中的没什么差别。向远处隐隐露出屋顶一角的建筑望去,除了四周杂草似乎长高了一些以外,也都是他可以轻易回忆起来的场景。

只是这熟悉的地方,再也见不到熟悉的人了。把令人讨厌的想法压到心底,他轻轻甩了甩头,迈开步子沿小路向目标走去。

剑崎一真,时隔多年,再次回到了这里。

 

“喂,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没想到会在这时候被搭讪,剑崎稍微惊了一下,转头看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狐疑地盯着他。

“来见以前认识的人。”

“虎太郎先生?”

喂喂。竟然被这么小的孩子直呼名字啊。心里偷笑一下,心想这个人估计几十年都没怎么变。

“啊,是他。”

“……他三天前去世了,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刚举办完葬礼是吧。”

“那你……”

剑崎回以一笑,并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小路尽头的房屋走去。

“奇怪的家伙。”男孩小声嘀咕,虽然声音完全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UNDEAD的五感比人类要灵敏不少,虽然现在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

“虎太郎,过来一下。”

“怎么了?”

“我觉得我需要严肃地跟你讨论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啊?”

“你,牛奶是不是喝太多了?”

“啊啊,怎么连剑崎君也问这个啊。”

“连我是——”

“广濑小姐她啊,嫌弃我喝太多牛奶,还说我会变奶牛呢。”

“噗,虎太郎,变成奶牛……”

“并不好笑啦!虽然变成奶牛也不错的说。”

“我觉得这个只是想想就好了。”

“嘛,我也觉得。”

“不过你的确是喝好多啊?”

“因为喜欢咯,剑崎君你就别管我啦。”

“但是每周帮你搬回收的瓶子真的好累啊。”

“因为这个啊!”

 

***

脑海中回响起多年前的一段对话,奇怪的是内容格外清晰。剑崎看着客厅角落摆放着的尚未回收的牛奶瓶,思考着到底是自己记忆力太好还是又变得多愁善感了。

刚才的男孩不远不近地跟着他直到进屋,然后视线就一直在他背后打转,弄得剑崎理他不是,不理也不是,最后索性顺其自然。

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个还有几个黑西装男子,大概是帮忙处置后事的,见到这个陌生人也没怎么拦,只是问了他与这家主人的关系,他回答了一句“以前受到他很多照顾”就被轻松放行。

也许是被当成小时候受过资助之类的了吧。

剑崎环视四周,觉得内部装饰和布置的确变了很多。想想也是当然的,几十年过去,再新的房子也会变旧到需要修缮,更何况这座他入住时就小有年头的房子了。甚至可以说,他能在原地再次看到这座建筑都是一个奇迹。

而这个创造奇迹的人,他打心底里感谢。

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但好像是经过人的允许比较好,环顾当下似乎只有站在一边继续盯梢的男孩比较合适。

“那个,我想去虎太郎的房间看看,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的啦。倒是说,你直接叫他虎太郎啊?”

“那太好了——这叫法,怎么了?”

“……没什么。”男孩微微鼓起腮帮子,眼神瞟向一边,“走这里。”

 

男孩本想走在前面带路,没想到剑崎一步就迈到了前面,轻车熟路朝着一扇门走去,然后轻轻推开。

“哼——还是老样子嘛。”除了躺椅和大药箱。

“说得好像你进来过一样……我可从来没看过你啊。”

“你也不是一直都盯着这座房子的,不是吗。”

“是一直盯着哦。”

“嗯?”

“……什么都没有啦。”男孩又是一副不乐意的表情。

剑崎看了想笑,这个小鬼看来是挺别扭的,但是心肠不坏,没有什么理由,但他就如此相信着。

“说起来,”男孩转移了话题,“进虎太郎先生的房间是想做什么?”

“来看看说不定有留给我什么纪念品呢。”

只是随口说说的,其实并没有抱有这种期待,因为也并不现实。

“什么呀,自我感觉超——良好的大叔。”

“喂,我怎么看都只有二十来岁好吧?”

“但是看上去好沧桑啊,年纪轻轻经历了什么大风大浪了吗?”

“这种自以为成熟的语气听起来真不爽。”

“彼此彼此吧。”

不知不觉说了很多话。也是很久没有像这样带着不少感情地跟人对话了。感觉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差一点就要一股脑爆发出来,觉得不太妙的剑崎决定先打住话头,让自己先静静再说。

然而作为冷静的手段向四周——比如床头柜上——打量的眼神,则让他的情感轻易冲破了阀门。

 

还留着吗,那个……

 

***

“呐呐剑崎君。”

“什么事?”

“我在想沙漏这个东西啊……”

“嗯?”

“总是有点让人感觉不舒服啊。”

“有吗?倒是说这不是你自己摆在房间里的嘛。”

“绝对有!你看,沙子全都漏下来以后掉一个方向就会重新开始,永远都走不到终点,总觉得很讨厌啊。”

“哎……不过别伤心,我听过让它停下来的方法!”

“要怎么做啊?”

“加热下面就好啦,比如用手、像这样——”

“好厉害,真的不动了!”

“对吧~”

“但是这样……”

“又怎么了。”

“还是,走不到终点的吧?”

 

***

两人唯一一次在虎太郎房间里进行的对话,交谈的主题是一个小小的青色沙漏。虎太郎那句提问让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思维像是卡死一般再也转不动。

“那个沙漏怎么了吗?”男孩问他。

回过神来已经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那个小物件了。

“……其实也没什么很特殊的。”

是不是该说能激起回忆的东西太多了呢……剑崎不禁幻想这是不是说明他跟虎太郎还拥有某种程度上的默契。

“果然很奇怪啊,大哥哥你。”男孩撇了撇嘴,“就好像你跟虎太郎先生同龄一样。”

剑崎没有回答。

见他没有回答,男孩擅自猜测起来:“难不成你是怪物?UNDEAD?就像虎太郎先生书里写的那样?”提到这,男孩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情感。

“……不是,想什么呢。”剑崎笑了笑,犹豫了一下终于伸手拿起那只沙漏。

“也是,怎么可能嘛——”男孩被自己逗笑了,“怪物才不会来这里婆婆妈妈半天呢~”

嘛。

 

沙漏很轻,也不大,剑崎的手一下子就能握住,里面装了些青沙。这些细节能想起又仿佛想不起来,模模糊糊地刺激着剑崎已然有些麻木的神经。

说起来,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呢?

“呐,大哥哥,”从刚开始就被剑崎选择性无视的一直盯着他看的男孩开口,“话说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在意了,可以问你吗?”

“你问吧。”

“为什么要叫‘虎太郎’?”

“这该怎么回答啊……普通地就这么叫了?”

“可是这不普通啊……”

“会吗?”

“虎太郎先生周围的人,管他都是叫‘白井老师’或者‘白井先生’,他的孩子们也只是叫他‘爸爸’‘爷爷’的。”

“那你又为什么叫他‘虎太郎’呢?”顺着对话的方向问下去,剑崎又突然察觉到一个细节,“等等,你不是他孙子啊?”

“我什么时候说我是他孙子了?”男孩白了他一眼,“我跟虎太郎先生没有任何亲缘关系。”

“但是看上去你很在意他。”

“……啊啊,就是这样,不行吗?”话里开始明显的出现挑衅的含义。

“没人说不行啦。”剑崎摆出一副抱歉的表情,“你很喜欢虎太郎的吧。”

男孩陷入了沉默。

剑崎看了看男孩,又看了看还拿在手里的沙漏,也沉默下来。

“我去泡咖啡。”男孩小声说了一句准备转身离开。

“牛奶也可以哦。我觉得牛奶更好啦,如果可以的话。”

“麻烦的大叔——”男孩轻轻扯了个鬼脸消失在门后。

 

又被叫大叔了。剑崎苦笑,慢慢地走到床边坐下。

并不急着赶时间,时间对他来说多到奢侈。房子里的其他人也没有进来看过,他就认为是默许了他可以在这里消磨一下时间——他也正想这样做。

毕竟他正是为了看望房间的主人而回来的,虽然现在最后一面也早就见不到。

 

***

剑崎跟以前共同战斗过的同伴们切断联系几年后,这根线还是让相川始给重新连起来了。同为JOKER,彼此无法接近,但是什么也无法阻碍互联网风暴一般的发展速度。因此当某一天,剑崎坐在西西里的咖啡馆里百无聊赖耗费时光的时候来自始的一条推特消息直接害他把喝到一半的咖啡喷了出来。

原因想想也是他大意,那时候推特刚开始流行,他感兴趣就跟风注册了一个账号,用的是自己的名字。没想到一周以后就被始发现了。他扔掉了那个账号不用,换了个新的,结果还是被找到。剑崎一度怀疑那个家伙是不是总是高速学习人类社会的东西导致现在比人类玩的更溜了。

这些先不提。因为是网络,看不到人也听不到声音,最后剑崎勉勉强强同意跟始保持一定程度的联系——当然也不可能有多密切——条件是不能向其他人透露他的网络账号。

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这一点,始当初也有疑问,但是剑崎死活都没有回答他。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时不时的问候一句,经常是一方发消息另一方没有回应的状态,但是心知肚明都生活得挺正常。

平淡的日子过了有几十年,始发来的消息内容开始有了变化。他开始告诉剑崎以前的谁谁谁离世了,谁谁谁病重正在抢救。一开始是橘前辈,再之后遥香姐、睦月、广濑……最后到了虎太郎。

掐指一数,当初关系密切的人们似乎现在已经所剩无几。

三天前始尝试着问他要不要回来一趟,还说他会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天音那边有人照顾所以他不必担心。剑崎想了想,他突然有了想回去看看的念头,突然的,于是答应了对方的好意。

所以他现在才在这里。

 

其实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联系。剑崎依稀记得几十年前他与虎太郎在网络上有过短暂的交流。那应该是虎太郎,他觉得。并不是特意去找他——而且特意去找的难度也许反而会增大——只是某天在打工的店里空闲时间突然心血来潮用手机登上了2ch。点进那个讨论串也纯属偶然——虽然也许不是,因为他隐约觉得串主说话的语气熟悉得相当亲切。讲的内容也无非是一些琐事,有感慨有抱怨,像极了虎太郎的风格。不过现在想想,认错人的可能性也是挺大的,但是无论如何他不会觉得后悔。

就这样就可以了。他在心里一直告诫着自己。

 

对虎太郎的感觉,应该是喜欢的。剑崎多次问过自己,答案都是肯定。是没有成为假面骑士的普通人,但是他总是忍不住想要留意他在做什么,而且感觉对方的举动无一例外都很可爱——这些想法当然没有当面说出来过,也随着剑崎的兀自离开而石沉大海。

不过越界的事也做过一点。

那是在睦月终于战胜类别A,成为假面骑士leangle后的庆祝Party上。暴风雨前难得的悠闲时光,那时候他和所有人都对未来满怀希望,认为只要把剩余的UNDEAD消灭就能皆大欢喜。

庆祝用的蛋糕是由虎太郎负责的,剑崎屁颠屁颠地跑去帮忙,心想早点看到白井大厨描述中“那——么大”的蛋糕新鲜出炉。制作糕点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开心的事,虎太郎也不例外,一边轻松地搅拌着奶油一边哼着剑崎叫不上名的歌,这也是他很乐意看到的画面。两个人就一起挤在稍微有些狭窄的厨房各做各的工作。之后被搅拌的奶油飞得太高溅了一点到虎太郎的脸颊上,本人毫无自觉继续手上的动作,忙完当下分配任务的剑崎却盯着那一块皮肤出了神。也许是不小心看到的自己房东微微翘起的嘴唇形状太好看了,或者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因素,总之接下来剑崎慢慢掰过虎太郎的脸亲了上去,顺便舔掉了那一块奶油。

然后两个人都呆掉了,不明白自己做出如此举动原因的剑崎和另一个当事人脸同时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还是以剑崎慌慌张张逃走才结束了这次小事件。

而这样的事情也只发生过一次而已。

事后回想起来,虽然不敢问对方的想法,剑崎觉得能有这件事当做一份宝贵的回忆也不错。

 

***

男孩端着一杯热牛奶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是男人微蜷身体侧躺在床上睡着的样子。

这种时候才尤其觉得这人不过二十来岁的样子,其他时候大都感觉沧桑得可怕。但是也未免太随意了吧?

觉得有些不爽,男孩上前把他叫了起来。

“喂,醒醒。怎么在别人的床上睡得那么熟啊。”

“唔……我睡着了吗……”剑崎揉揉眼睛坐起来,意识还不太清醒。

“看看不就知道了?”男孩又有点嫌弃,“给,牛奶。”

““心情太放松了,一不小心就……谢谢。”

看着剑崎道谢以后喝起牛奶来,男孩犹豫了一下开口:“我说啊……”

“什么?”

“刚才的话我还没说完。”

“刚才的……?”

“其实我在想你会不会就是‘那个人’。”

“‘那个人’是——”

“那个沙漏,”男孩看了一眼被放回床头的装饰品,“虎太郎先生一直跟我念叨想要送给一个人。”

 

***

“这个……”

“怎么感觉,有点像在比喻UNDEAD啊,剑崎君。”

“UNDEAD的话,的确更接近时间停止呢。”

“呐,永生是什么感觉?”

“你问始不更好吗?”

“啊……我不太想跟他说话啦,而且也不擅长。”

“但是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永生什么的。”

“也是。”

“你呀,就别老想些有的没的了,应该说作家的脑子果然比较灵活?”

“先别叫我作家啦,还一部作品都没有……”

“哦,那要好好加油哦,未来的作家先生。”

“别开玩笑啦……”

“呐,我说,既然你每天看着这个沙漏思考那么复杂的人生问题,不如干脆送给我好了?眼不见心不烦嘛。”

“剑崎君,你这是趁火打劫吧……”

“好过分啊,明明是想帮你解决烦恼的说?”

“哼……好嘛,想要就直说。”

“嘿嘿,多谢啦。”

“不过有个条件。”

“还有条件啊……”

“不想要算了。”

“那你说。”

“等所有事件结束以后,世界和平以后,这个就送给你。”

“哎,那要等多久啊。”

“由你这个拯救世界的英雄说出这话不觉得很不负责吗。”

“抱歉,我错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哦?——就当是接受我取材的额外报酬好了。”

“?!不,你好小气啊……”

“开玩笑啦,玩~笑~”

 

***

“真讨厌啊……明明我很喜欢的,结果却要送给你。”

“为什么是我?你为什么确定会是我?”

“啊啊你好啰嗦哎大哥哥……直觉啦直觉,小孩子的直觉可是很准的哦?”

“说话还是那么装成熟啊。”

“不是在装好吗!而且,你出现过的吧,在那本书里。”

虎太郎写的,《名为假面骑士的假面》。

“嘛……谁知道呢。”

“倒也是呐。”

觉得这语气非常熟悉,剑崎晃了神,继续听男孩说下去,大有滔滔不绝的气势。

“我不是这家里的人,只是家住在附近而已,但是经常过来玩,也很受虎太郎先生的照顾。真实情况怎么样我是不知道啦,反正据我所知,除了我以外也没有直接叫他名字的人,但是你那么轻易地叫出来了……算了。”

“这样啊。”

“我……我可是一直都看着这家的哦?跟你不一样,在人离开以后才来这里。之前说的都是真的哦。”

逐渐说出不太符合男孩年龄的话,他也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

“再说虎太郎先生吧。他对我很好,也跟我讲了不少事情,其中就有有关这个沙漏的。他对我说过‘每次看到这个沙漏都感到很难过’这样的话。”

剑崎只是静静地听着。

“但是他还说过,并不是想象中那种死结啊……之类的。比如,每一次调换方向都是一次新的开始嘛——他这么说。”

“不过按我自己的看法来说,怎么想都是你的问题啦,大哥哥。”

“噗。”

“干嘛笑啊?”

“你这个小鬼,未免也太小大人了吧?才十几岁而已吧?”

“十几岁要你管……我十四岁了啊!”

“嗯……比想象中要大一些。”

“用不着你来想象。”

“不过还是,很感谢你。”剑崎展开笑容,“我也算是听到回答了吧。”

“意义不明……”

“小鬼,大人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啧,好不爽……”

 

告别了男孩和白井农场,剑崎站在那块牌子旁边停了好久,不过视线并没有看向它。

手里握着从那里得到的,迟来几十年的礼物,谁也不知道现在的他在想些什么。

 

 

FIN.(?)

 

 

 

后续(也许是刀):

 

 

某一天网络的聊天记录

 

相川始「最近如何」

剑崎一真「还是那个样啊,话说我觉得我已经学会意大利语了」

相川始「哼——」

剑崎一真「你那是什么语气啊,始」

相川始「没什么」

剑崎一真「唉,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怪不得当时虎太郎对你又气又怕的」

相川始「那只是过去罢了」

剑崎一真「那你们后来就相处得很融洽了吗」

相川始「……也没有」

剑崎一真「你看吧~对了,虎太郎还跟我说过,你对天音这种照顾,好多人称之为萝莉控呢」

相川始「剑崎」

剑崎一真「?」

相川始「你是想打架吗」

剑崎一真「不,不敢(笑)」

……

……(省略号部分是省略的聊天记录←你)

……

剑崎一真「嗯?为什么好久没回应了,始?」

相川始「剑崎」

剑崎一真「是」

相川始「从刚开始到现在你已经提起白井五次了」

相川始「剑崎」

相川始「你在看吗」

相川始「剑崎?」

 

没有消息再从网络的另一端传来。

 

 

 

真·FIN.

 

 

 

后记:

……我,本来构想的是比较治愈的沙漏梗的,然而我自己被卡死了一个多月,结果写出这种含有奇妙成分的东西……虐大概有,但是治愈也有,个人认为(

爆了一下肝,我最近大概是没办法有产出了,况且作业还没写(目死

放心,剩下的梗都挺甜的了,大概(虽然也没一两个了

欢迎捉虫,我一次写完的,没检查orz

全文6172字。

 
评论
热度(9)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