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剑虎] 发烧

※剑崎一真×白井虎太郎

※题目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你猜是糖还是刀

※我觉得好像挺友情向的(

※原作进行期间,时间点谜

 

剑崎封印完UNDEAD回来以后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客厅。

往常虎太郎都会坐在客厅的电脑前敲着键盘写文章,广濑有时候端着杯茶出来晃一晃,其他时候窝在自己房间搞她的研究。但今天他在沙发上坐了一分钟也还没人出现——虽然一分钟并不算长,可是他已经觉得足够反常了。

一点声音也没有,都跑出去了?

还是决定先到其他房间看看,剑崎起身上楼,却恰好看见从虎太郎的房间出来的广濑一脸灰心丧气地迎面走来。

“广濑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剑崎赶忙问。

“剑崎君!回来得正好,得救了!”广濑一副发现救星的样子让剑崎暂时陷入困惑。

“什么得救了?”

“啊、就是,你快去看看白井君!”

“虎太郎怎么了?!”

“他发烧了……”

呼……原来只是发烧啊?腹诽了一句,剑崎看了广濑一眼,“只是发烧用不着大惊小怪的,不用担心啦。”而且,不就是吃药后好好休息一下就可以恢复的程度吗。

“但是我不懂该怎么照顾他……”

“……广濑小姐,你不会没有照顾过发烧的人吧?”

“当然没有,而且我从来没有发烧过,经验0。”看到有能接手工作的人之后,广濑安心不少,语气也放松下来。

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到什么可怕的事情的剑崎就这样维持着某种奇妙的表情被广濑轻松推进了虎太郎的房间。

“接下来拜托你啦,我也去查查发烧该吃什么药比较好。”

“普通的退烧药就可以了。”剑崎并不清楚这句话有没有被心情愉悦的广濑接收到。

那么,接下来——

迈进房间,剑崎看到躺在床上的虎太郎,眼睛闭着,但是大概没有睡着。

“虎太郎?”他试着呼唤。

“剑崎君……回来了啊。”对方睁眼看了他一眼,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嗯,感觉怎么样?”剑崎留意到床头摆放着的脸盆和毛巾,“广濑小姐应该帮你降温过了吧?”

“嘛……不太好,”虎太郎扯扯嘴角,露出尴尬的表情,“是热敷。”

“啊?”剑崎哭笑不得,“广濑小姐真是……”

“我现在感觉好累啊……心理上的。”床上的人有气无力地抱怨着,惹得剑崎笑了出来。

“别灰心嘛,广濑小姐她也是很关心你的。”只是方法不对而已。

“我知道啦……”

蔫巴巴躺在床上的虎太郎少了一份活力,这让剑崎不太适应,也让他响起了不久前每天都遭他白眼吃瘪然后乖乖道歉的牛奶小子,虽然他本人对此并无愧疚的自觉。

“你生着病还是别多说话了,我先帮你降降温,这样会舒服一些。”

剑崎出门换了一盆凉水,顺便找广濑拿了退烧药后端了一杯水进来。他在床边坐下,把毛巾放在虎太郎还很烫的额头上,发现自己全程被盯着。

被盯得有点不好意思,剑崎忍不住提问,“干嘛一直看我啊?”

“难得见到剑崎君对我这么温柔,嘿嘿。”又是一如既往天真的笑容。

“喂,这么说不是很过分吗,我一直很温柔的好吧。”

“哼哼,谁知道呢~”

“说谁呢你——”佯装出一幅生气的样子,剑崎自己也没能憋住几秒,又笑了出来,“算了,吃药吧,然后早点休息,明天再找你算账。”

“剑崎君,你刚才最后说了什么吗。”

“没有,你听错了。”

丝毫没有攻击力的斗嘴也有点累了,剑崎扶虎太郎坐起来,但发烧的人在面对他递过来的水杯时皱起了眉。

“虎太郎?”

“唔,剑崎君,这个可以换成牛奶吗?”

“虽然我知道你喜欢牛奶啦,但是吃药的时候就不必了吧……”

“可是我以前一直都这样吃药的啊。”

“牛奶送药对身体有害,这个习惯还是戒掉比较好。”

“没关系啦……”

“不,必须改掉。”

“剑崎君……你好像老妈子啊。”

“这是在关心你啊!”

虎太郎终于不再反对,剑崎松了口气,搭着他的肩膀喂他把药吃下去,然后又表示安心地拍了拍,“这样才对嘛。”

“这么温柔的剑崎君,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就当是生病的特殊待遇嘛。”

“嘿嘿……突然觉得病不好也挺好的。”虎太郎又傻笑起来了。

“说什么呢……”

“没什么。”

“不过虎太郎你还真是喜欢牛奶呢。”

“嗯,喜欢啊,而且多亏了牛奶我才长到了181——”

“可你喝了那么多还不是没我高嘛。”

“剑崎君!”本来想要借机炫耀自己身高的虎太郎顿时懊丧起来,转念一想在这个足足比自己高出四厘米的人面前炫耀就是个错误。

“抱歉抱歉。”剑崎笑了起来,“而且在你生病的时候还跟你说这么多话。”

“没关系啊?我觉得挺好的。”被剑崎换过一次冷敷的毛巾,虎太郎又钻进被子里平躺着,眼睛直视天花板,“好奇怪啊,我现在感觉好和平,明明只是因为我什么都没在做而已。”

“别想太多了,现在好好休息才是最重要的,我很怀念活蹦乱跳的你啊。”

“什么呀,说得像我的病好不了一样——而且那个形容词太莫名其妙了吧。”

“喂,怎么生病了就开始一直吐槽我?”

本来只是随口一句抱怨,没想到虎太郎真的闭上眼睛做出了思考的样子。

“……也许是想多说点话,跟你。”

“嗯?”

“最近好像没什么机会说话啦,我是这么觉得。”

UNDEAD出现的频率比以往高了不少,剑崎时常是一出门就大半天见不着人,一开始出现这种状况虎太郎觉得很懊恼,人都没地儿找,计划好的实地取材就又泡汤了。到后来次数多了,他也逐渐习惯,反正可以听当事人口述,只是心里总有隐隐约约被落下的失落感,而这种感觉又被他强行压下。

“虎太郎……”剑崎叫了他的名字。

“抱歉,我又想多了,生病真讨厌啊。”虎太郎摇了摇头。

刚刚还在说和平的。没有戳穿青年前后矛盾的话,剑崎轻轻用手捂住他的眼睛。

“所以说就别想了嘛,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有牛奶喝啦~”

手下那双眼睛睫毛动了动,搔得剑崎的手掌有些痒。

“什么嘛。”也许是觉得好笑,也许是安心,虎太郎露出平时的笑容,这让剑崎也觉得心情明朗了起来。

“晚安,虎太郎。”

“嗯,晚安。”

 

FIN

 

 

结尾比较仓促,赶在电脑没电前打完字,请原谅。

我终于有产出了( 虽然不好吃,中间OOC得我都不想看……

不过还是希望剑虎小伙伴来交流QWQ

 
评论(13)
热度(13)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