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shinkano] 时钟 (上)

※ シンカノ

※恋人设定

※夏令时ED后

※鹿野矫正计划(?)其一

※第一人称注意

※OOC遍地

※不要期待文笔

 

00.

 

喀嗒喀嗒。

时钟的指针来回震动着。

无意义地,来回震动着。因为——

它本来就只能停留在同一个数字上。

 

01.

 

“啊啊,指针停了哎,伸太郎。”鹿野慵懒的声音直指过来。

“嗯?哦,坏掉了吧。话说这天气真是热死了啊,活不下去了……”我随便回了句话又陷入自己的世界中。

“……”

几下脚步声后手机被悄无声息地抽走了,我不禁有些不满:“喂,干什么啊?”

“总在沙发上挺尸可不好哦,而且一直穿着运动外套什么的我看上去就很热啦。”

“鹿野,你是这种老妈子的角色吗?”

“我偶尔也想换一下风格看看。”

“无聊吗你。”

鹿野又摆出一脸恶心的笑容作为回应。

“算了。手机,还给我。”

“给。”

“话说你骚扰我是想干什么啊?”还手机的动作实在是太干脆,我忍不住问他。

“聊聊天嘛,好歹我们也是恋人关系吧?”

“……我现在没什么好聊的。”只觉得太热了。

“诶……放置play吗。伸太郎好无情。”鹿野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很委屈地缩起身子。

好演技。

如果不是见惯了这种场面我也许会不知所措吧,但现在——

“没错,就是放置play啊。乖乖呆着就好了。”

 

这已经是习惯了。

 

现在是令人生厌的夏天。我跟鹿野这家伙已经交往了三个月。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是很奇妙的情况。

那家伙的恶心还是一如既往。

 

“伸太郎——”慵懒的声音再次响起。

“又有什么事?”我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啊喂。

“我有个地方想去,陪我一下吧。”

“哈?”在这种大热天?

“这种回应太伤人了吧……”

“你知道我对在这种天气出门的选项厌恶得不行,光是到这里就已经耗掉我半条命了好吗!”

“但是伸太郎来了这里也什么都没做啊。只留我们看家不是很残酷吗,反抗一下不会怎样。”

“你只会在木户面前作死吧。”

“没关系啦,团长其实很温柔的哟!”

“在你身上丝毫不可信吧。”

“吐槽请温柔点啦。”

“不可能。”

 

02.

 

每天每天都在重复。

不能前进的话,就只能原地踏步了。

指针是不会倒退的。

 

03.

 

“我就知道伸太郎不会拒绝的ww”鹿野脸上是一成不变的笑容。

“麻烦死了……办完事快点回去哦。”

事实上我一半是被强迫出门的。

炎炎夏日。头顶上那个仿佛在冒烟的太阳都好像在嘲笑我一样。

啊啊,太烦躁了啊。

身边还有一个令人烦躁的家伙。

 

“我看看——不远了哦,再走十分钟。”

“喂,找个地方歇一下吧。”

“还有十分钟……”

“HP已经耗光了。”

“伸太郎的体力比我还差啊。”

“是家里蹲真是对不起了。”

“……那就到那边的树荫底下休息一会儿好了。”

“这样才对嘛……”

 

在太阳下交流的人是不是都疯了。

热度是最能灼烧人的大脑的东西,身处热量包围的环境中就好比是使用过度的CPU被扔到烤箱里。

会损害智商的啊。

 

“呜啊……可乐果然是神级饮料,好爽。”一停下来就迫不及待去找自动贩卖机。没有可乐我是绝对活不下去的。

鹿野在一边笑着,当然怎么看都是嘲笑的表情:“伸太郎果然更喜欢可乐吧。”

“没错啊,怎么了?”

“没什么~该说一直对可乐这么执念,真不愧是伸太郎呢。”

“听起来不是像是在夸我吧……算了。”

鹿野后退两步,随意地靠在墙上。

“执著于某些方面的伸太郎,能不能好好前进呢——”

“嗯?你说什么?”

“……我呢,也许根本就没有前进过吧。那一天之后。”

 

如果说鹿野有什么难对付的方面,这就是了。

心理疾病,这么说也许严重了些。被过去所束缚的心理病。说白了就是一根筋,像顽固的小孩子一样。不,就是小孩子吧。

不过有一点。

“这么容易就勾起你的情绪了啊。跟要去的地方有关吗?”我平静地抛出问题。

鹿野的表情动摇了一下,接着又换成笑脸模式。

“有——还是没有呢,伸太郎怎么看?”

鹿野特有的踢皮球式回答。只用听的,是真心话还是谎言根本分辨不出。

“我说你啊……面具戴久了偶尔摘下来也可以吧。”

“伸太郎真像哥哥呢。”

“本来就是吧。”

“……对。”鹿野摆摆手,“嘛,剩下的到了再说吧。”

“啧,话总说到一半是想急死谁吗!”

“没有这个意思哟?我觉得是伸太郎太心急了才对。(笑)”

……恶劣的小鬼。

“……”正当我烦躁地饮下可乐的时候,鹿野突然凑了过来。

“总盯着我干什么啊?”

“伸太郎,我喜欢你哦ww”

“……!”

 

这样不是更热了吗混蛋。

 

04.

 

结果又走了十分钟左右。

途中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鹿野稍微停下来盯着一个方向出神了一会儿,顺着方向看过去——大概是生锈的单杠。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我这样想着。

“到了,就是这里哟。”

我顺着鹿野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太阳还是热烈地挂着。

前方是一栋普通的住宅楼,至少看上去是。

“这里是……”

“我以前住的地方啦。”

鹿野的过去。

我的脑中飞快地掠过几个字。

以前住的地方,楯山家算一个,我也曾经去过几次。而这里还是第一次来,所以就是那个了吧。鹿野和母亲住过的公寓。

是察觉到我在思考什么了吗,鹿野停下脚步看向我,几步远的距离间阻隔着热浪。

“跟我一起去吧,伸太郎。”嘴角咧开大弧度的笑容,眼睛里却充斥着许多不明的情绪。

像猫一样的眼睛。

 

夏天真是令人烦躁啊。

 

这是一栋老旧的公寓,大门锈蚀得已经锁不住,铁制楼梯踩踏上去发出酸涩的声音,楼道里也很阴暗——总之整栋建筑似乎都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不妙啊。

不好意思,我,如月伸太郎,19岁,对灵异事件的抵御力为零。

有点丢人,不过是事实。

行走在鬼屋一样的公寓里,现在还算可忍耐范围内。如果再有什么……我脑内的弦也许会崩断吧说不定。

说起来,之前偶然得到的情报,我直视前方打量起鹿野。

那家伙怕鬼。

有一次全员去游乐园里的鬼屋探险,鹿野恰好被木户揍后目欺解除,只有一瞬间的事,我看到他都快哭出来了。

目欺还真是便利的能力啊。

所以这种情况下他会是什么反应呢……我不禁对此感到好奇,恐惧感都削弱了不少。出于突增的好奇感,我仔细打量起鹿野。

——在发抖。虽然很轻微但的确在发抖,对我在他身后动作慢下来的表现也没有理会。

果然是在害怕吗……或者说别的呢。

还是询问一下吧。

“鹿野,还好吗?”

没有反应。

“鹿野?”

“嗯?就是这里。”鹿野回头看了我一眼,没什么特殊的情绪。

“哦,哦……”我含混地回答。

二楼最深处的房间,最阴暗的位置。房门颓败地竖立在眼前,似乎用轻轻一推的就能能推开。

“唔,现在来看这扇门还真是矮呢。”

“当然的吧,已经十年了。”

“伸太郎来打开门吧。”

“为什么是我啊,你开不就好了。”

“伸太郎你是ky吗?”

“哈?”

“看气氛啦气氛——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好吧’然后体贴地开门么,真是没办法呢。”说着耸了耸肩膀的鹿野。

……事真多啊这家伙。

“是是,”我握上门把手,另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别逞强,鹿野。”

发抖被我看到了啊,笨蛋。

 

我没有看他,但感到手触碰的身体微微一凛,接着听到某个人别扭的回应。

“温柔过头的可不像我认识的伸太郎。”

“啊啊,就知道被你小看了。”

前方无论有什么,别逞强,让我也一起面对吧。

这是与名为“时间”的牢笼的作战。

 

TBC


——————————————

……这一个脑洞被我存了大半年(你

还没写完。所以如果不发上来被人断断后路大概是有生之年都(闭嘴

其实是老卡死(((((阳炎(主要是小说)好久没回顾对里面人的说话方式产生了一点混乱……我这里的伸太郎和鹿野大概就是标准的相互嘲讽类型/再见

全写完以后大概会修改上篇因为很想在中间呼应一下标题www 现在做不到所以把一点东西删掉啦。

鹿野矫正计划也将继续进行下去!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我喜欢shinkano!


 
评论(1)
热度(12)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