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伊奈韵子] 余音


※伊奈韵子

※伊奈帆存活假定(二期开播前的脑洞)

※被二期第一话响亮打脸,但是我还是要写

※军事白痴,欢迎捉虫

※没头没尾莫名其妙,阅读请慎重

 

 

活下来了。

能在那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就是最大的胜利了对吧。

活下来了哦,伊奈帆。

 

*

 

「战争胜利的可能性——」

韵子右手的铅笔动作停滞了。

“可能会有吗?……在这种情况下。”她自言自语道,“不过,嘛,我来考虑这个问题也没有用啊。”

作为一名被征入伍的前·高中生,虽然有幸见过己方军队的高层但是想都不可能有与对方交流的机会,自然不会拥有战略战术上的发言权。

所以这只是她偶然想起,又突然想要自己寻找答案的问题。

已经成为军人一员的少女网文韵子,从身份变换起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随身携带的有些破旧的本子也是忘记在哪里偶然捡到而利用起来的。

其实也不算日记啦。少女对自己这样断言过。

允许完整地写下一篇日记的时间是不存在的。上一秒还在谈笑风生的人下一秒就可能会被召集上战场,之后再也没回来。虽然现在地球与火星暂时处于休战期所以不会有频繁的战斗,但平日的训练和巡逻依旧不给人留下多少空隙。

韵子再次审视已陪伴自己快半年的日记本,里面的内容大多数都只是一次一两句话,而且写得有些急促,如果放在战争开始前这一定不符合自己做事样样优秀的标准,但对现在的她来说这些潦草的一笔一划也是必要的。

记住。

她想要记住经历的一切。虽然不可能,但希望能尽量记录下来,包括周围离开的人、亲眼所见的废墟般的城市,以及这残酷的战争的进展。

然后她发现,这半年来多多少少写下的文字,几乎都围绕着一个人。

“啊……该说是他参与的事件多呢,还是他仿佛就是事件中心呢。”

少女叹着气微笑起来,抬起头说:“你说呢,伊奈帆?”

 

*

 

面前床上的少年静静地躺着,没有给出回应,但看得出呼吸很平稳。

“啊……睡着了呢。什么时候的事了。”韵子收起日记本开始了照顾的工作。

三个月前地球军展开了一次对火星方扬陆城的袭击,其结果就人员伤亡而言可谓惨烈,但在那之后战争双方达成了临时停火协议因此从大局上讲算是意义重大。

不过对于韵子来说,事后在死亡名单上没有看到界塚伊奈帆的名字就是最好的战报了。

她上前掖好少年的被角,例行常规用手背试探他额头的温度——很好,体温正常。

就算临时设置的医疗场所再怎么简陋,温度计之类的简单仪器还是有的,但每当遇到伊奈帆睡着的时候,韵子就会使用这种更原始的方法粗略地进行测量,以免多余的惊动。

对于他这样的重伤病号来说,一秒钟不被打扰安心休息的时间都是宝贵的。

“呐,快点好起来吧。”韵子轻声说。

 

*

 

那次作战就像一场梦。硬要说的话应该算是噩梦。

人被逼到走投无路时往往会孤注一掷,甘愿冒着巨大的风险也要放手一搏,而那时的地球军正是如此。韵子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走上战斗的最前线,分分秒秒与死亡擦肩而过,这一点她想她的同伴们也差不多。心里害怕得不行,想要逃离驾驶舱躲到远离战火喧嚣的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只要不会一抬头就看到敌人的枪炮指向自己——而这几乎是令人发疯的事情。

但是有谁说过了,因为是战争。她听那个人说过许多次同样的话,每一次都无疑地平静至极仿佛毫无感情。

其实并不是没有感情的,这一点她很清楚。

于是莫名其妙的,战斗能力被承认的她选择跟随少年的脚步参与这场作战并且奋斗在最前方,而其中的心情她过后才慢慢地收拾清楚。

她在跟雪姐一起掩护公主殿下的时候听到了身后主控室传来的巨大冲击。那声响让她本能地心头收紧,直觉在那个少年的身上将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应该是喜欢的吧,自己对伊奈帆。发现自己这一心情后她纠结了许久,但最终还是坦诚地接受了。

可那时的自己连传达出这个想法都做不到。韵子回想起那一段日子,又觉得难受起来。

作为立了大功的新军,伊奈帆被总司令特意关照过要全力抢救,就在医护人员忙上忙下十几个小时后他总算保住了命,但看起来什么时候突然病情恶化死掉都不奇怪,就是这样命悬一线的情况。之后战战兢兢地度过每一天,直到最近一个月状况才好了一些。

因此看护的人手也不可或缺。起初这一工作由雪姐全部承担——不如说她一秒都不愿离开弟弟的身边——虽然在经历过笨手笨脚总是出差错的时期后做起来也像模像样了,但人的精力终究是有限的。看着年轻的女性准尉一边忙着军务一边又要抽出大把时间照顾自己的亲人,韵子鼓起勇气说出了“请务必让我来帮忙”这样的请求。

界塚雪迟疑了一会儿,但是最终抵不过韵子的坚决。结论是两个人轮流看护伊奈帆,这样姐姐的负担也会减轻许多。

而整个过程中被照顾的病号都平静地接受着,没有发表一句感想。

 

*

 

“左眼……感觉怎么样?”

跟雪姐换过一次班,完成每天的巡逻任务后韵子又接手了看护的工作。这一次伊奈帆刚刚在耶贺赖医生的帮助下替换了眼部的绷带。

“没什么感觉。”

“……这样啊。”

伊奈帆左眼的情况并不乐观。身体其他地方也有受伤但是重创无疑是在头部,但万幸的是罪魁祸首的子弹只摧毁了他的一只眼睛而与脑部擦边而过,因此可以说是用一只眼睛换来了现在这可以说是最好的情况。

韵子又陷入了沉默。自从开始照顾伊奈帆以来她经常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强颜欢笑也会马上被识破,所以不如干脆闭嘴,反正伊奈帆也是寡言的人,不会有多大说话的欲望。

她本来是这么想的。

“韵子,辛苦你了。”少年突然说。

韵子有些惊讶地抬头,看到的还是那副平静的表情。

“突然说什么呢你……”她用手蹭了一下鼻子,“没头没脑的。”

“突然想起来还没向你道谢,正式的。”

“刚刚那样的也不正式好吗!”

“说的也是。”

韵子觉得伊奈帆特别擅长这种不给人接话头机会的回答,话题不会显得被硬生生地切断但想要继续就很困难了。还是自己功力不够吗……她这样想着,感觉到些许挫败。

“说起来——”自认功力不够的少女趁着对话的机会提出了自己从刚刚起一直在意的问题,“告白什么的……是对谁?”

换班的时候听到了姐弟两个正在进行的毫无紧张感的对话,有些字眼如“告白”“不坦诚”“重要”之类的字眼敏感地被她捕捉到,就心情紧张地一直在意着。

“是瑟拉姆小姐。”

“诶诶?!是公主殿下吗?”韵子震惊地反问,同时心里感到了失落。

“雪姐说的是她。”少年顿了顿,“是她误会了而已,瑟拉姆小姐只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目前来说。”

“原、原来如此……”

唔……还是无法镇定啊。

少女内心呼喊着。

“瑟拉姆小姐她,之后一直没有消息呢。”

“嗯……火星那边也没有什么表示。”希望是活下来了啊。韵子默默祈祷着,她这样祈祷过许多次。

“抱歉,”坐在病床上的少年却突然道起歉来,“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些的好。”

“……”

是在说你自己吧?

韵子凭着一股冲动凑近伊奈帆,直视他的眼睛:“为什么不要想?你又没有做错。”

少年也直视回来,“现在想也没有任何意义,还是考虑眼下的作战安排比较好。”

“……是呢,这样说也没错。可是没必要做任何事都追求完全的效率吧?花些时间做些自己想做的‘无意义’的事有什么不好!”我也是……很担心公主殿下的啊。

“……也许吧。”沉默许久,伊奈帆做出了回应。

不得不说面对这样的反应韵子也无法判断她的想法是否传到了他那里。

还是感觉很沮丧。

我行我素,从不在意别人的想法,只会贯彻自己认为对所有人都好的方案。

界塚伊奈帆,就是这样一个自我主义的人。韵子很早就察觉到了,但是她无权对此提出异议。

因为她正是被这样的少年深深地吸引住了,从很久以前开始。

 

*

 

两个人都无语的期间韵子难得又回想起了她十分不愿再次面对的那场战斗。

牺牲了许多同伴,拼尽全力闯进基地,结果眼前突然出现了掩护她们的橙色练习机和他所面对的强大的敌人。

驾驶橙色机体的少年悲壮地命令她快逃,她不忍丢下她逃走,内心挣扎抉择的瞬间却发现少年利用她摆了敌人一道,利用她担心他的焦急心情。

虽然是战术没错……虽然也没什么好提的……但还是很讨厌啊,被这样对待。

不如一股脑说出来吧。

“喂,你还记得吗,那次战斗的时候。”韵子开口,却又觉得小心翼翼的自己很可笑。

“嗯,什么?”

“……我被你利用啦!那次!”

“是这样吗——好像有这么回事。”伊奈帆稍微思索后回答。

哈?这什么反应啊!

“抱歉。”少年轻声说,声音一如往常。

“……!别以为一句轻描淡写的道歉我就会原谅你!”

“我知道。抱歉。”

“啊真是的!”

明明知道的啊,这样的对话也早就预料到了。明明不该生气的。

韵子一个人生起了闷气,对象是自己。

“让韵子你担心了,对不起。一直以来都是。”

结果少年的无心一击再次让少女缴械投降。

“没……没关系啦真的!为什么对我这么客气啊,我们不是都认识好久了吗!”

真是的。韵子叹气。

“可是抱歉,还有一件事……”

“都说不用道歉了!什么事?”

“刚才说话太多,有点饿了。”

“对哦,让你一口气说这么多真是……”韵子手忙脚乱,“等一下哦,我去拿点食物过来——”

“可以拜托韵子来做吗?蛋卷之类的就好,如果不耽误你的任务的话。”

“啊、当、当然可以了,再说我的任务现在不就是照看你嘛!”心跳漏了一拍。韵子慌忙掩饰住,“不要小看我的实力哦,病号饭我也很拿手的!”

从小时候常来家里食堂蹭饭起,伊奈帆就特别喜欢自家做的蛋卷。而韵子虽然手艺不及父亲,这一类的简单食物还是能够比较得意地拿出手的。

对鸡蛋真是有着执着的喜爱呢,伊奈帆。

而且终于有机会能让他尝尝自己做饭的水平了。

韵子感觉心情开朗了许多。

“谢谢。”少年微微扯了下嘴角。

这就是名为界塚伊奈帆的少年的笑容。

虽然之前也见到过,但这次韵子的位置偏近了一些,因而那细微的表情变化让她险些呆住。

可恶……这不是犯规了嘛!

“怎么了,不舒服吗?是不是请医生来看一看比较好。”伊奈帆睁大眼睛看着她。

“不用了——!”

 

*

 

「伊奈帆这个笨蛋。」

 

*

 

韵子的日记本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这样一行字。

为什么明明是伤病员杀伤力还那么大啊?

这是困扰了韵子好一段时间的问题。

 

 

FIN.

 

 

后记:

终于……磨蹭了这么久终于写完了。

可能因为要把好几个脑洞糅合到一起所以剧情和思维衔接上大概不流畅……但目前是我的极限了我是个正在挣扎的渣渣【

标题实在想不出合适的这该叫啥啦orz

会不会有单恋的感觉?啊那一定是因为视角是韵子一个人的缘故(点头)伊奈帆那边我也不太敢猜,毕竟官方基本盖章伊奈帆对公主的箭头了所以……(ry

可是这幼驯染真的萌哭我啊,昨天晚上看直播真的炸掉了,幼驯染的感情太感人,就算不是爱情也好,深刻的友情!这样也好!

希望韵子能好好的!

伊奈帆我感觉他就是……明明那么矮(呸)为什么会那么苏!还是无意识的苏!人形攻略机!我不管了我败给你了还不行吗!

以上发疯言论,请勿当真(其实是真的)。

对了还要说一下这里我的推测跟官方剧情差别这么大的原因……原作里伊奈帆能用A驱动了!能用这种神技自然被当成宝贝养着(不)就算自己姐姐应该也见不着了,而且还升职了似乎……不过第一话回来了就好(安定

所以这里面的设定中伊奈帆是怎么活下来的请无视好吗【

最后,谢谢阅读!伊奈韵子安利吃吗!


 
评论(8)
热度(11)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