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365角色问卷(7.1-7.10)

※题目来源:http://weibo.com/5569301406/EvmKFsrUb?type=comment#_rnd1498300436741

※存档,练习用,不打单独tag,逻辑比较随意,多数有CP倾向


目录

7.1【1. 龙族-路明非/芬格尔】

     【2. 假面骑士exaid-九条贵利矢/宝生永梦】

7.2【A3!-摄津万里/茅ヶ崎至/万至】

7.3&7.4【es-守沢千秋/深海奏汰/羽风薰】

7.5&7.6(跳过)

7.7【es-深海奏汰/羽风薰】

7.8【es-葵日向/南云铁虎】

7.9【MHA-切岛锐儿郎/爆豪胜己】

7.10【MHA-上鸣电气/上耳】



7.1 你的人物最不喜欢的节日或庆典是哪个?

【1. 龙族-路明非/芬格尔】

 

“师弟明天是你们中国的清明节对不对?”

“对啊怎么了?”

“其实我觊觎很久了,”芬格尔刚啃完一个鸡腿,抹了一把他油乎乎的嘴,“你们那儿的粽子看起来很好吃。”

“虽然我代我家乡父老谢谢你的夸奖,但你是不是把清明节跟端午节弄混了,而且就算过节粽子也不白送别做梦了好吗。”

“什么!?”芬格尔急眼,“那你们还过什么节?”

“大哥你还真以为白送啊?”路明非狠狠翻了个白眼,“你这样别轻易走在我们那边街上,会被人打的。”

芬格尔到他旁边挤他一下:“嘿师弟,我看你对过节没什么兴趣嘛,好歹是你们传统节日啊。”

“滚,”路明非手上正忙活着打游戏,对芬格尔的骚扰表示出强烈不满,“我兴高采烈个鬼,清明是祭奠死人的节日好吗,拜托你多了解点中国传统知识再来跟我扯皮好不好?”

“我懂了。但祭奠死人也不能拦着活人开心是不是?你看人活着就还有这么多好吃的,比如粽子什么的……”

路明非忍无可忍差点把手柄甩他脸上:“师兄你脑子里除了吃还能有点别的吗?”

“能啊,比如美女的大腿……”

“……”

“师弟这个手柄好贵的我知道你没钱买新的。”

“大哥我求求你,”路明非不知怎么的声音突然低下去,头也低下去,暂且把手柄扔到一边,“清明节没什么好过的啊,祭奠死掉的人,我家里人要么常年没音讯要么活蹦乱跳地当着小市民,能祭奠的还能有谁,不就是来卡塞尔学院以后认识的那些吗。”

芬格尔也许没想到他的师弟突然打开话匣子说起了丧的一面,愣住没接话。

“而且你看,他们一个个都好威风哦,为了世界和平或者自己的野心死得壮烈得要命,要不就是可怜的姑娘什么都不知道就突然没了,还都好死不死被我目击了整个现场,一到清明他们的影子都恨不得在我眼前转来转去,我没去找富山雅史老师看病已经不错了。”

“噢噢,”芬格尔满怀同情地拍拍他,“师弟你好可怜……”

“谢谢师兄同情,”路明非刚丧完一大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摸起手边的手柄打算继续打游戏,“所以别烦我了行吗。”

“不行。”芬格尔又加大力度拍几下他的肩膀,这几下子让路明非以为他要被拍成斜肩了,“怎么说不能让我师弟被死掉的魂继续缠着是不是?所以明天我们好好吃上一顿,吃完就什么都忘了!”

“去你的还是想着吃!”路明非破口大骂,“我没钱!”

“我请你!”

“你哪来的钱?”

“你这样,我借你的,我们分期付款——”

“滚!”

 

 

【2. 假面骑士exaid-九条贵利矢/宝生永梦】

 

“贵利矢先生,这是送给你的圣诞礼物!”

“哦,谢了永梦。”

“怎么了贵利矢,这可是永梦花好多心思精心挑选的哦!”Poppy忍不住为永梦打抱不平。

“嗯?怎么,我可是满怀感谢的收下了哦,你看。”

“话是这么说——”

“Poppy……”

“我知道,”黎斗走过来插入他们的对话,“毕竟最惊喜的圣诞礼物是我送的,对吧?”

看到幻梦的前社长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永梦赶紧站在两人中间:“黎斗先生!”

“没关系,永梦,我相信你的判断所以不会出手,”贵利矢对永梦隔开的人送出一个白眼,“但这个CR里混着腐烂僵尸的气味实在是太难受了,我出去透透气——”

贵利矢踏出诊室之后,Poppy锤了一下黎斗的头。

“今天关禁闭哦!”

 

“贵利矢先生。”

永梦来到顶楼停机坪看到贵利矢以一个危险的姿势坐在建筑边缘。

“哟,永梦。”见他来,贵利矢抬手打了个招呼,“啊别走太近,掉下去就不好了,你毕竟是人类的身躯嘛。”

“贵利矢先生……”

“Stop,”贵利矢打断,“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不用安慰我,这么长时间过去该想的早就想过了,想不开也不会有什么办法。倒是破坏了你们过节的气氛抱歉啊。”

“不对,你猜错了。”永梦笑起来,“我是来给你你忘了的东西的。”

“忘了的?”贵利矢弹弹衣袖上蹭上的灰站起来,“啊哈……”

“圣诞礼物,不只我的还有大家的。”

“永梦,我说过不喜欢圣诞节吗?啊糟糕好像是没说过。”

“我知道贵利矢先生不喜欢,老实说早就知道了,”永梦似乎是在考虑措辞,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开心地度过这一天。”

“……真会说啊不愧是名人——那来让我看看你们送的都是什么。”贵利矢着手拆礼物的包装,“哦我现在打开可以吗?”

“可以哟!”

贵利矢先从眼熟的,也就是永梦的礼物看起,是新发售的赛车游戏卡带。

“不愧是游戏脑。”贵利矢气定神闲作出评论,“是说你不会送每个人都是卡带吧?”

“不会吧,应该不是,哈哈。”

“嘿,你就当我信了吧。”

“不过我是真的想跟贵利矢先生一起玩这款游戏,你肯定也会沉浸其中的!”

“可以啊,随时奉陪——啊这个是。”贵利矢捡起中间一张纸条。

——我谢罪,对不起。檀黎斗。

“哼……我猜是Poppy逼的,那家伙丢条命都不可能自愿说这种话。”

“哈哈,不愧是贵利矢先生……”

“嘛,就是这样。……嗯外科医是这个,真有他的风格,”贵利矢一件一件继续瞧着,“Poppy的粉红浓度有点过高了虽然没什么……黑医送的什么太搞笑了吧!肯定是小妮可的主意。”

永梦也是第一次看到礼物的内容,跟着惊叹起来:“嗯,也许就是小妮可。”

“啊呀,这可难办了,让我怎么办呢……”

“怎么了?”

“来帮我永梦!”贵利矢搂住永梦,“快没时间了,快帮我出主意。”

“诶,什么主意?”

“圣诞节的回礼。”

 

 7.2 去年你的人物给谁买过生日礼物?他从对方那里又得到过什么?

【A3!-摄津万里/茅ヶ崎至/万至】

*因为两个人都常用网络用语(有个人还不良)所以有的用词比较随意


“至桑生快~”

拎着两罐汽水进到至的房间,万里以平日语调发出的祝福当做打招呼。

“万里,多谢。”今日的寿星甚至没看他一眼,专注于手上的动作,“可恶你个垃圾。”

“至桑我知道你是在骂哪个NPC但两句话能别连起来说吗。”

“嗯?那来帮我,这家伙是气人程度的难打啊。”

“是是——”万里把仍然冒着凉气的汽水放到桌上,抄起另一边的手柄,“嘿,至桑,过生日也全都是游戏呢。”

“生日有AP减半活动你是不知道吗。”

“倒也是。看来你一天都出不去房间了是吧。”

生日限定活动和至桑的脾性结合的结果就是这人的死宅度成倍增长。万里心里这么想着,手上飞速操作帮着解决了屏幕上那只庞然大物。

“有什么不好,”至拉开汽水拉环灌了一口,“万里今天不是也不去学校,我RP真不错。”

“喂喂,你是把我当什么使唤了啊。”

“作为代替生日礼物就不要了~”

“成交。”万里一口答应下来,“至桑的氪金装备都贵的要死我才不想帮你买。”

“哈哈哈,我懂的,学生党的零积蓄时代我也有过哦。”

“不,单纯是你的需求太贵了。”

“氪金才是王道啊,小鬼。”

“嘛总的来说你开心就好了。”万里解决了他的那罐汽水,“再开一局吗至桑?”

“嗯……在那之前先等一下。”

“啥事?”

“万里,近一点。”

“这样?”

“对。”至突然凑过去,“我有个今天的请求。”

万里被对方的举动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小心翼翼跟他对视:“……至桑你想干嘛?”

“没什么,就是想试试开启一下养成游戏生日限定的路线。”

“哈?”

“怎么样,愿意听听我的请求吗?”至又凑得近了一点,变成万里难以直视目测的距离。

“等、等一下。”

“——开玩笑的,”至一下子拉开距离,“万里真有趣。”

“至桑……”

“别生气别生气,我是真的有个请求的,哎呀好像有点难搞了,养成游戏真麻烦。”至赔笑。

“哈,至桑你这个人也很难搞啊。”

“多谢夸奖——怎么样怎么样,就当是我生日的撒比死。”至反过来开始催促。

“你先说。”

“诶——”

“因为怎么看怎么可疑啊?”

“对万里来说很轻松的事,放心放心。”

“……姑且相信你可以吧??”

“没问题。那我说了。”

“哦。”

“我新开了一个号。目前什么装备经验都没,帮我带几天,谢了~”

“又来!?”

 

7.3 你的人物相信鬼魂、玄学、异形或超自然力量的存在吗?如果是的话,为什么呢?

7.4 你的人物是否相信自己遇到过鬼魂、玄机、异形或超自然力量?

【es-守沢千秋/深海奏汰/羽风薰】

*有个bug,千秋三星故事卡的时间点他跟薰还不熟(

 

“「鬼」先生吗?”奏汰停下戳着盘子里那条鱼的叉子,歪头。

“不用敬称也可以啦。”羽风薰摆摆手,“是说守亲竟然也会主动提这类话题呢~”

千秋则是一副很苦恼的样子:“因为实在是在意到睡不着的程度了!”

“那,考虑这件事的契机?”

“千秋,见「鬼」了吗?”

“唔……”

“竟然猜中了啊。”薰暗自佩服奏汰一语中的的能力,尽管他可能仅仅是随口一说。

“就是昨天晚上……”

听了千秋花园餐厅厨房奇遇的两人,作出了相反方向的反应。

“呼呼呼,千秋,也许就是这种「体质」呢。”

“就算是鬼侵犯转校生酱的肖像权也不行啊?”

“你们两位的感想这么南辕北辙我不好回应喔喔喔……”千秋垂下头,“羽风你的抗议最好还是找本人去提,原谅我不能帮你!奏汰说的……是什么?”

“啊我知道,是灵异体质?”

“对哦。很容易跟「那边」的人说上话呢。”

“听说是有这样的人呢,网络上各种小道新闻经常看见来着。”

“可是我以前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千秋以前晚上去过学校的厨房吗?”

“没有。”

“那就没错了,因为这所学校是「特别」的。”

“等,等一下,越说越不对劲了,”薰想要制止,“虽然知道奏汰君的话题总是会走向阴暗的一边,大白天的还是不要讲鬼故事了吧。”

“……我赞成羽风!”

“这样啊,那真是遗憾。”奏汰说,“难得是我对学校了解比较清楚的事呢……”

“你的知识面还是一样偏得过分啊。”

 

7.5 你的人物相信占星术、看手相、塔罗牌或其他类型的算命吗?为你的人物占卜一次看看是什么结果。

7.6 你的人物曾去找过占星士、看手相的或其他什么算命的吗?如果有的话,占卜结果怎么样?他对这结果怎么看?占卜最后灵验了吗?

(对占卜完全不了解就跳过了)

 

 7.7 你的人物对性有什么看法?他对此有什么传统或道德上的看法?

【es-深海奏汰/羽风薰】

 

“‘性’……是交尾哦。”

我就知道。羽风薰扔给自己一个结论。深海奏汰这个人外表的性别特征不明显,对这类概念的认知也一样。他的思考建立在低等生物——说白了就是鱼——的立场,于是交配与繁衍只是短短一生中再正常不过的义务。

羽风薰透过玻璃珠看深海奏汰,这让他视野中所见仿佛通过鱼的眼睛。

一条鱼会怎么看他?

突兀冒出这个没头没脑问题的羽风薰被自己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玻璃珠折射出的视野模糊成一片混杂白光的浅蓝。

深海奏汰凑得很近很近,用他那双看不出心情喜好等一切感情的眼睛盯着他。

“薰想‘实践’一下吗?”

但愿自己不要真的变成溺水的鱼。羽风薰没什么诚心地祈祷。

 

 7.8 你的人物过去(或现在)与父母保持着怎样的关系?

【es-葵日向/南云铁虎】

*节分祭之前

 

今天也一片和平的一年级A班。

葵日向一把抓住南云铁虎的胳膊:“铁君救我!”

“怎么了日向君?”目前的英雄候补流星Black吓了一跳,赶紧问道。虽然求助者比自己能打,但见死不救可不是他的南云铁虎应该做的事。

“今天下午有我们2Wink的采访!”

“是哦,听你说过,”铁虎疑惑,“日向君也不是会害怕采访的类型啊?”

“不是这样,”日向猛摇头,“我刚刚收到了采访的问题资料,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不是,你先冷静……”

……

“‘与父母关系如何’?”铁虎复述出让日向头疼的问题,听的人头埋得更低了一点。

“虽然知道做偶像迟早会遇到这种问题,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了,”日向干脆趴到桌子上,“不管实话实说还是编造谎言怎么都觉得不对啊。”

“唔,现在的杂志采访会问这么隐私的问题了啊……”铁虎也有点头疼。

“就是说啊……”

“铁虎你什么时候对日向家里的事这么了解了?”就坐在两人旁边无意中把话全部听去的友也插嘴,“说起来你们之前有这么要好吗?”

“哈哈,发生了一些事嘛。”铁虎随便扯了一个理由。

“总之现在我跟铁君相亲相爱哦!”日向比了个鬼脸随即身形僵住,“不对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啦——”他又戳了戳铁虎,可怜巴巴地望向他。

熟知自己这位好友习惯性夸张的特性,铁虎没有对他刚刚的言行发表什么看法,而是顺着对方的意思把重点扯回“如何应对下午的采访”。

“如果实话实说结果会很糟糕吗?大将告诫过我好多次男子汉一定不能说谎。”

“会吧,铁君你觉得粉丝会想见识偶像灰暗的家庭背景吗——嘛虽然不排除会有一定吸粉的作用也说不定。”日向手撑住侧脸视线飘上天花板,“而且我和裕太君虽然不喜欢父亲,他姑且是个社会人,说实话会产生不良影响的。”

“唔唔,的确……但你也不想说谎。”铁虎替他下了结论。

“所以才找你商量啊!铁君你一定要帮我!”

结果又回到了起点。

 

(以下略。最后铁虎拉着日向去找裕太被告知直接拒绝回答这一问就好。)

(↑就说是沙雕作者的无逻辑段子)

 

 7.9 如果有人问你的人物生活中最重要的法则是什么,他会如何回答?

【MHA-切岛锐儿郎/爆豪胜己】

 

学院里得到校方许可的随机记者采访,这次的主题是“你生活中最重要的法则”。正叼着冰棍往宿舍方向走的切岛有幸成为接受采访的第二个人选。

“别人我不清楚,但切岛的答案我闭上眼睛都能猜出来!”上鸣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插嘴。

“对对,虽然跟闭不闭眼睛没有关系。”濑吕附和。

“喂!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切岛一脸茫然:“啥,我有这么明显吗?”

有啊有啊。另外两个人诚恳地对他点头。

“你就差把‘男子气概’拿毛笔写脸上了。”上鸣拍拍他肩膀补充。

“写脸上也不错但我更愿意换成头带……喔爆豪!”切岛眼光一亮朝旁边猛挥手。

“啊?”爆豪注意到了这边,原本似乎想点个头就直接走开,但碍不住叫他的人直戳过来的热量,只得朝他们过来。

“有事快说!”

潜台词是没事叫我过来就炸了你。听出这层意思的上鸣和濑吕不露痕迹地退开一米。

“他们在做采访!”切岛赶紧解释,然后回头对记者介绍,“你们采访爆豪吧,他的生活法则超帅气超男子气概的!”

爆豪挑眉:“我被采访过了。”

“啥。”

“这帮人采访的第一个就是老子,”爆豪笑起来,“老子的法则就是‘胜利’——不用我再说一遍吧啊?”

记者连忙表示不用不用,你们两位的答案都很热血向上,很符合英雄的印象呢。

“爆豪你果然很帅!”切岛搭上他肩膀。

上鸣和濑吕黑着脸又退开一米。


7.10 你的人物收到过的最糟糕的礼物是什么?

【MHA-上鸣电气/上耳】

 

上鸣电气的苦瓜脸已经摆了一个上午了。

“拜托你还是换个表情吧,比你那个白痴脸看着还难受。”芦户下课戳戳他的脸。

“你就别管他了,让他自生自灭。”濑吕说。

“你们男生的友情就这么冷漠啊。”

“怎么会,我们也很担心他啊,”切岛凑过来,“可是帮不上忙只能这样了……”

“所以,他遭遇什么天灾地变了?”

上鸣捂住脸指了指桌上奇形怪状的盒子。

“耳郎送他的生日礼物,好像是耳机还是什么的,”切岛继续说,“他跟峰田打打闹闹的时候弄坏了。”

“我我我承认我有错,但上鸣也拿着炫耀扔来扔去的,不管怎么说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角落里峰田神经兮兮冒出来吓其他人一跳,接着被上鸣一手推开。

“我还是死了吧。”

“不要啊上鸣!!!”

上鸣头磕桌子,众人齐力挽留的闹剧上演了不到一分钟,便被哼着歌走进教室的耳郎响香一举终结。

“这么热闹你们在干什么?”耳郎扒开峰田坐到自己座位上,表现出对他们所作所为的浓厚的好奇。

“……哟,耳郎!回来这么早?”

“今天的实习提前结束就回来上课了。你们在干什么?”

无关人等自觉退出一定距离,留石化的当事人与她对峙。

“哈哈,耳郎,早上好啊。”上鸣挤出一句。

“你又放电放傻了?”耳郎敲他一下,“哎你桌子上的……”

“不是!!”

“啊?”

上鸣看事实摆在眼前实在瞒不过去,心一横朝耳郎低下头:“抱歉!都是我的错你送的耳机我还没用就弄坏了!”

峰田在一边惊讶“上鸣竟然没把我供出来真稀奇”然后被濑吕封住了嘴。

耳郎沉默了一会儿才给出回应:“我说,你真的把我送你礼物当一回事了?”

“当然!!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太高兴了因为是耳郎你第一次送我礼物还是交往以后第一次所以我唔——”

耳郎自带的耳机飞速插过来震得他抽搐一下:“闭嘴。”

完了完了完了。上鸣脑内飘过一行要完的字幕。

“耳机修不好就再买一个,这倒不是问题,”耳郎盯着他开口,“但我还没有原谅你。”

“是是是……”上鸣要死的心情再次涌了上来。

“放学一起去挑一个新的。作为惩罚帮我跑腿一个月。”

“跑腿一辈子也没问题!”

“废话少说。”

“好好好。”

……

这就完了!??

被胶带封口围观了全程的峰田表示他再也不想在教室里看现充。


 
评论
热度(1)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