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光时刻

365角色问卷(6.22-6.30)

※题目来源:http://weibo.com/5569301406/EvmKFsrUb?type=comment#_rnd1498300436741

※存档,练习用,不打单独tag,逻辑比较随意,多数有CP倾向

※涉及作品有KHR、A3!(2)、MHA、DRRR、es(3)、fourze



 6.22 什么事情会令你的人物感到困窘?

【KHR-六道骸/骸纲】

 

沢田纲吉已经三天没找他说话了。六道骸默默在心里数了下日子,又不屑地抛开浮现在心中的焦躁。这三天的一切事宜都是由原门外顾问的长发青年代为传达的,他也很佩服那个人的定力,在自己的眼神下还能泰然自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不愧是沢田纲吉那帮人训练出来的。十年前的自己估计压根想不到如今的自己会为跟沢田纲吉吵架一事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不仅如此,也许会被尚且青涩的自己蔑视说不定。

与沢田纲吉的接触自十年前开始就没有断过。说也奇怪,明明两个人都是互相嫌弃的态度,人生观价值观哪里哪里都合不上拍,却硬要磨合,因此吵架自然是免不了的。如果吵架也不能消解内心的愤懑,那就只有打一场了。沢田纲吉准备的训练室有的是余裕够他们折腾,如果是忍耐不住,他也允许自己破坏一两件走廊或大厅的摆设,而且不需要赔偿。

说得就像每次都是自己的无理取闹一样。想到这里六道骸眼角青筋跳了一下,揣手端详桌上躺着的那块蛋糕。

 

Happy Birthday! Chrome!

 

对,今天是亲爱的库洛姆的生日。六道骸认为这实在不是应该发火的时机,库洛姆今天的工作即将结束,并且将迎来她二十周岁的生日庆祝会。蛋糕是沢田纲吉准备的,还贴心地在正中央装饰了一块菠萝肉,带叶子的。

这种追求形似的蠢样子也只有在那个人的指挥下才能诞生了,不过库洛姆会很高兴吧,是一定会高兴,说不定还会哭出来,这样纤细的少女心情。

 

这次的吵架。他想。也许谁都没有错。

但对方选择的结束方式是回避,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的样子。毕竟这是他记忆中他们“吵架史”里的第一次——以前都会是沢田纲吉主动凑上来,尴尬但小心翼翼装作无事发生地问他要不要来杯热可可。

 

这次由自己来让步也无妨。对于六道骸来讲,做出这样的决定可谓破天荒又可以理解。上一秒还在困窘境地的他下一秒就可以敞亮地决定先开口讲和。阴晴不定的性格也有这么个好处,脸皮并不会薄。

 

离生日会开场还有一段时间,库洛姆的重要场合沢田纲吉是不会缺席的。但比起看对方冷着一张脸跟自己站对角线,他这边行动起来会比较好。

 

六道骸起身,这次由他来敲响对方房间的门。

 


 6.23 你的人物会在过马路前四下环顾么?

【A3!-御影密/密誉】

 

“密君!过马路不看四周可不行哦!”

 

手被抓住扯回刚刚踏出脚步的方向,密上眼皮跟下眼皮打架努力撑开一丝缝隙,看见红发的男人一脸责备地看着他。

“……Alice。”

“好了,记得要好好看路。”誉把他又拉近一点,让他离柏油地面上的白线更远一些。

冬组的其他人也走近过来,丞看起来有些生气。

“御影,不要一不留神就跑掉,这样很危险的吧。”

“嘛,嘛,”紬出来打圆场,“密君下回注意就没事了,对吗?”

“……”

……麻烦。想睡。

密感到一阵烦躁,身体袭来的困倦本能掩盖住周围的声音,谁好像说了什么,但已经听不到了。刚才也是这样,想要找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他看到马路对面似乎有很舒适的沙发以后就下意识挪动了脚步,并且完全没有考虑作为障碍和危险存在的行车。

没有棉花糖,醒着也没有意义。现在就想睡。

他向来任性,睡眠是他仅次于棉花糖的第二大需求,为此可以完全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和心情,因此没有人能够阻碍。

但不幸的是阻碍还是出现了。手掌传来的温度更加有力,触感甚至有些诡异地令人怀念,于是他的视听世界再次打开。密这才想起从刚才开始誉的手就没有放开过他。

“哼哼。不用担心各~~位!作为密君的室友我会好好负起照看他的责任的哟。啊,伟大的同室之情,无私奉献的我!诗兴涌上来了——”

誉空出的另一只手做出夸张的姿势,像往常一样引来路人的注目和自己人的制止。而抓着密的那只手老老实实放着,丝毫不给当事人挣开的机会。

“放开我,Alice。”密缓缓地说,“不会跑掉的,”

“嗯?那太好了,密君。”誉抛给他一个对他来说很是耀眼的笑容,“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不允许离开我身边一米以外哦!”

“……知道了。Alice,很烦。”

 

从此以后一直不离开也可以。神智再次变得模糊之前,他这样想着。

 


 6.24 你的人物选择什么样的代步方式?如果他开车,他的车是什么类型的?

【A3!-Wolf/WolfZero】

 

“别磨磨蹭蹭的,我们可还在躲避追击中啊。”

“当然知道!”Zero愤愤地回击,“我在很努力地走了啊!Wolf,恶魔!”

听惯的咒骂声却让这时的Wolf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他回头,那个小小的身影拖着一副破烂的身体努力想要跟上自己的步伐。

说起来,这家伙一直是光脚来着。

Wolf咋舌,此前的绑架引爆逃亡一路展开过于暴风雨,他在终于有口喘息空隙的时候才发现Zero脚底并没有保护它以走更远路程的基本保证。

他顿了一秒,走到Zero身前一言不发蹲下身。

“怎么了?”Zero感到奇怪,Wolf并不常做出她想不通的举动,“Wolf?……哇!”

Wolf突然抬起少女的一只脚,为免摔倒还用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腰,仔细查看起来。

“等等,很痒啊……Wolf你在做什么,像变态一样。”

话语刚落Wolf狠捏了一把Zero脚底的红肿,对方吃痛叫出声并开始拍他的头。

“真能说啊,毒舌小姐。”Wolf抬头,“还能这么精神挺好的嘛。”

“这是报复!”

Wolf不再理会少女语言的抗议,保持下蹲的姿势转过180度。

“上来。”

“哈?什么上来?”

“我说我来背你,”Wolf不耐烦起来,“看也能懂了吧?”

“我、我能走。”

“别嘴硬。你自己走这么慢我们马上会被追上的。”

“……”

身后的空气静默片刻,少女的轻盈重量加在了Wolf背上。不去多想少女过于轻的体重

,他二话不说起身继续赶路。

“摩托就停在前面,我只负责把你运到那里。”

“你在说什么,以后我可是直到死为止都要一直使唤你的!”

“……别说废话,你知道就好。”

“嗯。嘿嘿。”

“傻笑什么……等到附近的镇子去买双鞋,你那双破破烂烂的脚太耽误赶路了。还有创伤药。”

“还有披风!Wolf总是臭烘烘的。”

“吵死了小鬼。”

 


 6.25 有人试图在街上抢劫你的人物。他要怎么办?劫匪想要他身上的什么东西?这是一次意外事件还是预谋好的?

【MHA-爆豪胜己/切岛锐儿郎】

 

爆豪胜己,雄英高校一年生,当年淤泥事件的当事人,再次被卷进了案件。

 

等隔天见报的见报,上电视的上电视,1-A的学生就不约而同凑过来。

“爆豪,真有你的,又上新闻了!”

“是说你还行不行了,身为英雄科还被抢劫。”

“我好奇的是竟然有人敢抢爆豪www”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倒也不管本人怒气值肉眼可见冲顶,然后一声怒吼:“滚开!挡着老子看黑板了!”

站在爆豪和黑板中间的是上鸣,虽说他平时并不怕这个爆炸小子,但被仿佛能杀人的视线死瞪之后还是怂了一下,乖乖让开。爆豪埋头继续抄笔记,就当周围空气放屁。

不怕死的人还是有的。

切岛拍了下他肩膀:“爆豪你能不能把详细过程讲讲啊?”

“啊?”爆豪眼睛都快气变形,“凭啥!?”

“我好奇嘛。”

“不说。”

爆豪重新拾起差点被他掰断的笔,任其他人怎么说也再不理他的同班同学。

 

午休时切岛叼着半个炒面面包又提起了这件事。

红头发少年一脸真诚但显得很蠢,于是爆豪没再忍下去对着他的正脸来了一次小型爆破。

“再啰里吧嗦直接炸了你。”

“哇!太突然了吧你!”切岛反应及时扛过这一击,只是到嘴的食物多了一股糊味,“啊,太浪费了——”

“活该。”

“对炒面面包道歉啦,它是无辜的吧。”

切岛放下焦黑的面包块儿,抹了一把脸上的灰:“我是想啊,这次事件是不是不单纯啥的。”

当事人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新闻上播的监控片段里,犯人好像比起抢钱对你本人更感兴趣哎,”切岛眨眨眼,“会不会有什么别的目的?”

爆豪捏扁见底的牛奶盒子,精准投进垃圾箱:“傻啊。我当然看出来了。”

“哦是吗!”

“你以为老子是谁啊。那人的应该是跟B班的复制混蛋很像,是瞄准我的个性了。”

……

(略,总之有阴谋(靠

……

“这可不得了!爆豪你跟警察说了没?”

“说了,可那帮家伙没当回事。”爆豪回忆起被询问的情况,青筋开始暴起,“所以老子打算自己干。被人利用当傻子的事谁会忍着啊!”

“太爷们儿了爆豪!”切岛日常开启了佩服模式,“也让我加入吧!多一个人更快不是吗!”

“哈?瞎凑什么热闹。而且说到底是违反校规的事。”

“噢噢,你也知道违规哦……”

“你有意见!?”

“没有!所以让我加入吧!”

“……烦死了随便你。”

“哈哈哈,太好了!”

爆豪塞给切岛一个面包:“买多了,堵上你的嘴。马上上课了。”

 


 6.26 你的人物是否还和童年的朋友保持联络?是哪个人?因为什么?

【DRRR-纪田正臣】

 

纪田正臣没想到他走在路上被可爱的年轻女记者拦下采访的话题竟然会是青梅竹马。

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网络小报的记者,这次交给她的街头采访很富有青春色彩,也符合她给人的第一印象,所以甚至可以看到她的眼睛闪闪发光。

“请问你还和童年的朋友保持联络吗?”

“有还是没有呢……很难说呢。”

“那个,这是什么意思?”

“嘛,某些原因吧!”

“可以说详细一点吗?”

“没办法啊,这是只告诉你的秘密哦——有的!”

“很神秘的样子呢……”

“因为对方不知道是我嘛!”

“为什么?”

“嗯?匿名论坛很流行的哦,姐姐你不了解吗?”

“啊是这样,我懂了。你看来非常珍惜这个朋友呢。”

“这位可爱的女士,可不要产生奇妙的联想哟。我亲爱的女朋友桑会嫉妒的!”

“那么你想见他吗?”

“喂喂,真是狡猾的问题啊,”他顿了顿,“……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哟。”

“诶诶?”

“见面就能把话说清楚,一点误会也不会存在,再好不过了对吧!但我做不到,我还没做好准备见他。我倒是很希望能站在他面前把所有事情都好好说明白,但现在只能逃到这个地方来了呢~”

“虽然不知道你们两位发生了什么,但有一天能和好如初就好了呢。”

“谢谢!借你吉言了哦。”

“以我个人的想法是很想问得更详细一点,但很遗憾呢。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有什么话想对他说吗?假设这句话能被本人知道的情况。”

“嗯,这个嘛……想到了!以后还会叫你一起去捉兜形虫哦!——就这样!”

 


 6.27 是否有什么事物,不管你的人物有多么悲伤沮丧,在他看到后仍能露出会心的微笑?

【es-羽风薰/深海奏汰】

 

羽风薰喜欢大海。

不知道有没有他姓羽风所以喜欢到海边吹风的原因,他想也许没有,毕竟他并不喜欢这个比看起来沉重许多的姓氏。

如果死还是死在海里比较好。之前他作为玩笑话说给后辈听过,但他内心其实真的有这一想法存在,一直存在。他自认为是个乐观的人,什么事一经他口仿佛就能云淡风轻——然而他的另一面却并不能这么从容。

这时候,他想,也许只有大海才能包容他。

海风带来扑面的凉意和盐味,这是如此巨大的水体才能做到的特权。

沉默却又聒噪的,是良好的倾诉对象。

 

脸上多出一份不属于自己的偏低温度,还湿乎乎的。薰歪头,蓝发的少年呆呆地盯着他。

“呼呼,薰真的像千秋说的一样在抱膝坐呢。”

“啊哈哈,守沢君还真是什么都说啊。”

奏汰收回触碰薰的脸的手。这对彼此都是习以为常的行为,他们都不以为意。

“因为,薰最喜欢大海嘛。”

“可以不要擅自加最吗,我最喜欢的还是女孩子哦。”薰朝他吐吐舌头。

“可是,在我看来是这样啊。”

“奏汰君有最喜欢大海的滤镜在的缘故啦。”

“呼呼,嘿嘿。”

“什么啊,奏汰君,笑声太诡异了。”

“嗯?”

 

沉默的,聒噪的,良好的倾诉对象。

 

很奇妙的一点是,深海奏汰这个人周身好像缠绕着什么神奇的气氛,越接触越让薰忍不住把他与自己熟知的事物身上联想。

“奏汰君。可以听我说点没意义的废话吗?”

 


 6.28 是否有什么事物,不管你的人物有多么高兴,在他看到后就会生气郁闷?

【es-守沢千秋/流星队】

 

“唔哦哦哦哦哦——”

这是流星队队长在十分钟内不知道第几次发出这样的叫声。

“第三次了吧?”

“不不,在下数过了,队长殿下这是第五次是也。”
“怎样都好,我们为什么要躲在这种地方啊,好麻烦……”

队内的一年级正猫腰躲在学校屋顶露天餐厅的沙发后面,观察他们队长守沢千秋的一举一动。

现在是午休接近尾声的时间,来餐厅吃饭的学生大多已经散去,因此三个人来到这里一眼就看到他们的队长在与面前的食物作着斗争。

“真想不到,原来队长殿下也有克服不了的东西是也!”忍有些激动地说。

“嘛,前辈也是人,总归会有的,”翠挺了挺渐酸的腰,要他一个178的个子窝在椅背不算高的沙发后面着实辛苦,“多半是不小心点到带茄子的菜了吧……”

“嗯嗯,我理解队长的感受!我也是看到胡萝卜就会产生生理上的不适!”铁虎难得表达了感同身受。

“我也是,对鱼眼……但这样好吗,不做点什么就要上课了,”翠丧气地说,“我可不想跑去教室,迟到了还会当着全班的面被老师骂……”

“是啊铁虎君,我们不是来找队长殿下商量下次演唱会的事情的是也吗。”

“嗯……总觉得打扰队长的战斗不太好啊,而且他可能不想让我们看到他这种样子吧。不过说的也是,再不行动就没时间了!”

“没关系,小孩子的「时间」有很多很多哦……♪”

“——呜哇!”

声音尽管十分温柔,但突然出现在三人背后的冲击力还是把他们吓了一跳。奏汰歪头不明所以:“没事吧?大家,吓到了?”

“有一点吧,哈哈……”铁虎回答,“深海前辈原来你也在啊。”

“深海殿下走路没有声音,像忍者一样太帅气了是也!”

“是的,这里的海鲜饭非常美味呢,不小心就到这个「时间」了。”奏汰眯眼朝他们朝向的方向看了看,“在做什么呢……啊呀,是想找千秋吗?”

“是!关于下次的演唱会,我们希望提出自己的方案,于是就想跟队长商量一下,”铁虎困扰地挠挠脸,“但队长现在好像不方便……”

“铁虎、忍、翠,长大了呢。小孩子们的成长就像「酱油」一样,是能让人感到愉快的调味料……”

“那个……深海前辈,你在说什么……?”翠垂下头放弃理解。

“呼呼呼……不要担心,孩子们。没什么事比「成长」更优先了,千秋也一定也赞成。”

深海前辈果然不太好懂。三个一年级这么想的时候,奏汰越过他们走向了餐桌旁边的千秋。

然后说着“挑食让后辈困扰可不行哦~”,夹起饭菜中的茄子强硬地塞进仍在心理斗争中的红色英雄口中。

另外三人看得一阵沉默。

“……深海殿下,果然很厉害是也。”

“前辈,还活着吗……”

“可能先救救他比较好吧……”铁虎说,“然后再说演唱会的事。”

 


 6.29 什么事情会令你的人物大发雷霆?

【es-逆先夏目/つむ夏】

 

逆先夏目在心里默数。

 

四,

——啊哈哈,夏目君?怎么不说话了?

三,

——到底怎么了,突然沉默起来很吓人的,呜……

二,

——呀,不小心扯到伤口了……啊哈哈,救护车来得真慢呢,看来今天路上堵车了吗。

一。

——本来想帮忙的,结果我这么笨,连自己都受伤本末倒置,还是这么派不上用场呢。

 

作为酝酿到最终的回应,夏目朝准纺腹部熟悉的位置结实地来了一拳。

“呜哇——!好痛!夏目君你在做什么,我可是伤员哟,怎么可以给伤员增加新的伤处呢!”

“前辈伤的是手臂对吧,”夏目冷淡地俯视他,“跟腹部又没什么关系。”

“呜呜,太过分了夏目君,年轻人真可怕……”

“好了请闭嘴,前辈,骨折还阻止不了你的嘴真是件讨厌的事。”

“嘿嘿,因为多亏了夏目君的急救装置,我现在不怎么疼呢。”

“那我现在打电话叫救护车回去,前辈一个人拖着骨折的手臂随便死在哪片路边的草丛里好了。”

“不要!?而且骨折怎么会这样惨死呢,请不要吓我!”

“对,骨折不会死,”夏目声音里的温度又下降几分,“那么前辈是怎么想的,‘反正不会死那就尽力做’吗?”

“怎么会呢。如果真的死了那也没办法不是吗,那就把愿望寄托给来世吧。”

“……”

“夏目君?”

“‘你’到底是什么?”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纺不明所以地眨眨眼,配上额头非自然的虚汗看起来极其扎眼。

“没记错的话夏目君以前也这么问过我吧,可以告诉我吗?”

 

大脑炸裂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半年前他被冠以“奇人”名号的前辈哥哥们一个接一个遭到讨伐,陨落在新制度的舞台之上时,站在台下的他体会到的与之类似。而不同于过去只能束手无策看着悲剧落幕,他现在可以用双手亲自触碰到眼前可称之为“异物”的对象。

 

纺抬起视线动了一下:“夏目君,你现在是在掐我的脖子吗。”

“我不认为这需要确认,”夏目回答,“前辈猜我接下来会做什么吧。”

“你在生气?”

“是哦,但生气不是行动呢。”

“也是啊……抱歉我果然还是不能体会夏目君生气的感觉。”

“没关系。作为代替如果身体的疼痛能让你有所察觉我个人而言无所谓。”

心里的一股火气仍然在忍耐着。夏目想也许对着这个让人火大的家伙不顾一切乱吼一通是比较有效的解决方式,就像小时候对“纺哥哥”做的那样。

但这个“纺前辈”不同——这一认知让他更加生气。他缓缓加重手上的力道,手指围起的圈面积随着缩小。

青叶纺全程都在微笑。他没有反对他。

可能只需要再多一点力气,一切就会结束,逆先夏目再也不用忍受闷气,青叶纺再也不用这样微笑。

夏目想他和这个人大概都疯了,但还没疯到彻底无可挽回的程度。

 

“前辈,”他松开手,伴随对方脖子留下的红印和救护车由远及近的预告音,“要不要加入我的组合?虽然还是要按照那个天祥院英智定下的制度。”

“可以吗?夏目君,不是在生我的气吗?”

“啊,是这样。”夏目甚至笑了一下,“但我可是魔法使啊。”

 

感受不到自己的幸福的笨拙的青鸟,成为散播幸福的魔法使的助手的话,多多少少也能有所察觉吧?

 


 6.30 你的人物最喜欢去做什么来庆祝他的生日?挑出他过得最开心的一次生日,写下流水账;挑出他过得最糟糕的一次生日,写下流水账。

【假面骑士fourze-JK】

 

这大概是最糟糕的生日了。

 

JK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大脑当机一般只能不断冒出这一句话。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一点也回忆不起来。他们的月面基地仿佛一瞬间化作灰烬,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们一个个倒在其间,身上的伤令人不忍直面。

原本的生日Party都已经准备妥当,作为惊喜他在当天踏进基地之后才打算宣布,而宣布现场却是这种惨状。

眼前的景象足够他发疯了。但他的身体没有什么反应,站在被破坏的基地内也没有感受到窒息——毕竟他现在在月球表面。

他想大喊,可是声音也传播不出去吧。毫无防备站在这里的他也许下一秒就要死掉了,与他最重要的朋友们一起。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毫无头绪。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他是被一巴掌扇得睁开眼睛的。

视界重新充满光亮之后,首先看到的是美羽会长揉手的样子。“施暴”者看起来花了大力气,不知道有没有泄平时的愤的原因在里面。

歪头做出一点反应之后,他被谁扶着坐了起来。

“怎么了JK!做噩梦了吗?怎么都叫不醒你!”

熟悉的安心声音让他忍不住就要哭出来。

“弦、弦太朗前辈!还有大家……”JK努力憋住,“我是在做梦吗?”

“说什么呢,这可是现实哦。”美羽甩出一句,“是你在教室里睡着了。”

他环顾四周,确实是他的教室没错,而周围却围了一圈不属于这个班的身影。

唯一的例外友子阴沉沉地对他造成打击:“JK你做梦的时候叫声,很奇怪。”

“JK,你梦到什么了啊?”悠木凑过来钻出头,“看起来很痛苦呢。”

“嘛,嘛……没什么!梦都没什么意义对不对!倒是现在几点了,大家都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吧,晚上6:30准时开始哦!”

“好啊!大家都去,”弦太朗一把搂住JK,“把梦里受到的惊吓都补回来就好了吧!”

 

(编不下去了)


「365」
 
评论
可以摸到微博找我玩→@脱水鮟鱇
© 逆光时刻 | Powered by LOFTER